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509章 真是他的福星
    听到吕洲的话,凌天宇有些没头绪了。

    “玉墓门要是放松警惕,或许有机会,你可以让陈家也派人过来,用人数碾压,我吕家现在最多只能再派一位元婴七层的出来,分神都在闭关。”许久,吕洲见凌天宇一言不发,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只要玉墓门放松警惕,偷偷的潜入进去,瞬间干掉那两个太上长老,反正知道他们的闭关之地,一个元婴六层不保险,那就派过去两个,甚至三个,陈家的元婴强者,相信不少的,元婴八层都能派的出来。

    闻言,凌天宇知道吕洲的意思是什么,只有一个字快。

    在他们警惕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干掉他们,那这就意味着,外门还有内门的弟子,还有长老都必须在最短时间内灭了,这得需要至少四名金丹强者。

    他刚才看了玉墓门的地图,面积很大,一时功夫很难全部灭了。

    凌天宇陷入了进退两难当中,玉墓门他是必须要灭的,可现在也确实有困难。

    “我先想想。”凌天宇摇了摇头,起身先告辞离开了博渊阁,回了公司,吕洲亲自送走了他。

    一路上,凌天宇都在思考怎么办,之前考虑的时候,也没有把玉墓门警惕这回事放在心上,光知道灭了。

    吕洲和陈洋一样,都是怕被认出来功法,确定是他们,不出意外还好,出了,凌天宇可以独善其身,毕竟天控一门知道他背后有一位合体期师父,肯定也会很难确定,甚至忌惮他师父还有同级的朋友,那怒火就会全部撒到吕家身上。

    就算凌天宇可以出面,万一天控一门要是狗急跳墙,誓要找吕家的事情,他师父要是不出面,搞不好会露馅。

    “妈的!”凌天宇越想越憋屈,一声脏话飙了出来,显然气的不轻。

    本以为可以轻松灭了玉墓门,如今还是不行,要是这一次不灭他们,再对嫣然起歹心,怎么办?

    这种可能是存在的。

    “功法隐藏不了,警惕还存在,动个屁的手啊。”凌天宇心情相当不爽,回到公司直接躺在沙发上,一句话也没有说,这把还在处理工作的段嫣然吸引住了,回来脸色那么难看,忙走过去。

    “干什么?”凌天宇正在烦心呢,段嫣然动了动他的手,一句带着怒火的声音出现,把段嫣然吓住了。

    凌天宇可从未对她发过脾气,这可以说是第一次。

    “你怎么了?”段嫣然心里多少有些难过,还是努力使自己保持微笑,关心的问道。

    “没事。”凌天宇揉了揉太阳穴,也意识到刚才的口气不是太好,他也不是故意的,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干掉玉墓门,现在又有困难。

    “没事就别老是眉头皱在一起,这张脸都成什么了。”段嫣然也没有生气,男人么,不高兴的时候,口气不好也正常,忙靠近凌天宇坐了下来,俯身亲了一口凌天宇的小嘴儿,办公室内也就他们两个人,也不在乎被人看到,宋烟舞去财务室拿文件去了,没有个把小时不可能回来的。

    “别那么烦心么,喝点儿水。”段嫣然将自己的水杯打开,递给了凌天宇。

    “水?!”段嫣然的话,让凌天宇突然脑海内精光一闪,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眼睛内满是惊喜。

    “你太好了,啵!”突然,凌天宇搂住段嫣然,将她压在了沙发上,满是激动的吻了她一口。

    段嫣然真是他的福星,他现在想到办法了,吕洲担心的意外,可以解决,他曾经说过,他是小人,不是君子,尤其是对付玉墓门这样的门派,没有必要遵守什么规矩。

    他要用下三滥手段,他可是神医,实力不如玉墓门,但用毒,他敢自认第一,还是无药可救的毒。

    他的君子只对真正的君子展现,小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面对凌天宇突然这样,段嫣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向来都是她主动亲的,什么时候凌天宇主动过?这算是间接表白么?甚至承认?

    “我先离开一会儿。”凌天宇完全没有注意到段嫣然现在的反应,拿起来车钥匙跑着离开了办公室,赶往了吕洲那里。

    这一次,只需要对付那个守墓人就可以,他不信那两个元婴强者不喝水,即便金丹后,可以不吃不喝,但只要他们碰水,他就可以废了他们,修为不会立刻散去,但起码可以让他们全身无力,甚至调动不了体内的修为,到时候就是杀。

    一个普通人都可以杀了他们。

    若不是段嫣然提到水,他都忘了他还是神医这回事,可以用毒的,反正玉墓门又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门派,没有必要以君子对待。

    凌天宇来到博渊阁后,将想到的办法说了说,吕洲当场吓得有些说不出来话,竟然要用这种小人的手段,凌天宇是彻底颠覆了他的三观,这不是君子该用的啊。

    凌天宇根本没有注意到吕洲的反应,而是低头看着玉墓门的地图,他要看看上面标识的水井位置,将毒放在水井内便可以。

    玉墓门绝对不能留一人,必须消失。

    “你……你真要用毒?”许久,吕洲才回过神来,眼睛内带着惊恐,看着凌天宇问道。

    “当然。”凌天宇看着地图毫不犹豫回道:“既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又怕功法气息泄露,那就暗杀,对付这种门派,无需君子手段。”

    “咕噜!”

    这话,让吕洲忍不住惊骇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他对凌天宇有了害怕的心思,这谁要是成为他的仇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确实害怕了,这种手段一般不是君子可以使用出来的。

    “觉得我很阴险对吧?”凌天宇看完所有水井的位置后,瞥了一眼吕洲的表情,笑了笑问道。

    “确实。”吕洲没有隐瞒,如实回道:“这不是大丈夫所干出来的。”

    但凡大丈夫,君子,谁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是堂堂正正的下手。

    只有小人,奸诈之人才会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