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521章 毒液爆发
    凌天宇脚步猛然间停下,他嫂子这么问,让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知道自己嫂子什么意思,现在算他有结婚的心,也做不到的。!

    他不可以让嫣然一直等着他,那样太不负责任。

    苏若曦见停下脚步,抬头盯着凌天宇,伸手给他整理了整理衣服,一脸的溺爱道:“你结婚了,我才放心,也才安心,我在你哥哥墓前发过誓的,要亲眼看着你结婚生子,不然嫂子可要食言了。”

    “我……”话一出,凌天宇喉咙忍不住的动了动,话都说不出来,眼睛都不敢和他嫂子对视,他哥哥的死一直是他的痛,他抹不去的痛,纵然今天拥有‘花’不完的钱,有通天的医术,有大本领,却远远不一个完整的家。

    最对不起的,莫过于他嫂子,他亲手毁了她的幸福。

    “其实,嫣然也不错的,她也喜欢你,我只是个人觉得,嫣然‘挺’适合你的,当然,还要看你,无论你娶谁,嫂子都无条件支持你,只要可以亲眼看到你结婚生子可以。”苏若曦满脸笑容的敲了敲凌天宇的脑袋,继续挽着手臂回了别墅。

    凌天宇坐在客厅,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心如刀割。

    苏若曦给凌天宇倒了一杯水,给他递了过去,看着没有看完的书,也没有再说什么,她只是随口一提,至于什么时候结婚,也要看他自己的。

    她再慌,也无济于事。

    看着水杯内的水,凌天宇哪有心情喝下去,伤疤再次揭开,原本每天被事情压制着,可以不用想,可现在听到他嫂子的话,尤其是那一句“在他哥哥墓前发过誓”,这句话犹如子弹,击他的心脏,让他喘息不过来。

    “扑哒!”

    原本还能忍住的泪水,再也没有忍住,是强行仰头憋回去,凌天宇也没有堵住泪水落下来。

    客厅安静的很,这声落泪声,苏若曦已经听到了,抬头看了过来。

    见他嫂子抬头看过来,凌天宇忙仰头喝着水,假装没事发生。

    苏若曦见天宇没事情,认定自己刚才可能听错声音了,恐怕那不是落泪声,是他弟弟喝水漏在了地打出来的声音。

    “咕噜!”

    最后一口水一饮而尽,凌天宇忙趁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放下水杯,说了一声,匆忙的离开了客厅。

    离去的凌天宇,开着车去了公司,终于在离开庄园时,哭了出来,嘴的烟都忘记了‘抽’,他是真的心痛,后悔。

    当初干什么要为秦天依出头?要是不出头,凭他的学习能力,毕业后,找个好工作,不会太难的,好好的一家人被他亲手毁了。

    他毁的不光是家人,还有他嫂子的幸福,一生的幸福。

    要真是这么一直单身下去,他真的会受不了,他嫂子不欠他们家什么,相反该说欠的是他们家。

    人已死,定亲自然不存在,也不用替他们家还钱,可还是担起来了这个责任,更是将父母还有他哥哥的骨灰火化,埋了,作为儿子,他根本没有尽过一天孝,简直是个‘混’蛋。

    “啪!啪!”

    凌天宇原谅不了自己,毫不留情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大耳光,泪水依然止不住,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哭过。

    男人不是不哭,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的心也是‘肉’长的,固然一切向前看,话是这么说,事情真搁在身,都受不了的,除非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

    凌天宇也不知道流了多少泪,回到公司没有进办公室,在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洗脸,强行用冷水让自己冷静。

    一直等到彻底恢复往日的模样后,才回了办公室,耐心的等着时间到。

    晚七点多的时候,凌天宇和段嫣然离开公司,去了市心逛商场,算是二人世界吧。

    “不好看这件衣。”段嫣然在衣服店里给凌天宇挑选着衣服,虽不是第一次挑选了,逛了一大圈,没有找到一件让她看在眼的衣服。

    凌天宇是无所谓,衣服穿着舒服行。

    段嫣然一路挽着凌天宇的胳膊,一个店一个店的转着,凌天宇全当动手之前的散心。

    不得不说,‘女’人逛起来商场,可以说是兴致勃勃,一刻钟都没有停下过,给凌天宇挑了不少衣服,手都是大包小包的,反观她自己,只是买了几条‘裤’子,她是专‘门’来给凌天宇买衣服的,真是个护夫狂魔。

    “我们回家吧。”段嫣然逛完最后一家店,看了看该买的也都买了,也可以回去了。

    凌天宇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整,回去后,基本到了去‘玉’墓‘门’的时间,毒液也快爆发了。

    随后开车载着段嫣然回了依山庄,将衣服换了刚买的运动‘裤’,这样动手的时候更方便。

    这一刻他终于等到了。

    十一点整,凌天宇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卧室,开车离开了依山庄,赶往了吕洲那里。

    他本想回来去的,一想,这个点儿是毒液爆发的时间点儿不错,但他也知道,有人饮用水,时间前后不一样,决定往后推推时间再动手,等全部爆发后,再进去灭他们,反正也等了这么长时间了,不在乎再多等几个小时。

    ……

    ‘玉’墓‘门’内,外‘门’弟子基本已经全部倒下了,外‘门’的长老更是不济,坐在太师椅,眼皮都睁不起来,毒液在体内已经彻底散发开来。

    内‘门’也好不到哪里去,弟子成片倒下,内‘门’长老更是如此,修为更是尽数废去。

    张杨,副掌‘门’白剑,皆是像一条泥鳅一般,趴在地,双眼内被恐惧和无尽的疑‘惑’充斥,他们前一刻还在说话,下一刻金丹破裂,一身的修为尽数散去,甚至一丝力气都没有。

    白剑最不济,他修为还没有掌‘门’张杨高呢,趴在地动都不想动。

    整个‘玉’墓‘门’,像一个鬼城一般,没有一丝动静,安静的可怕,他们是想叫出来声音,也得有力气啊。

    “怎么……怎么会这样?!”掌‘门’张杨在心结结巴巴极为不解道,他脑袋现在都是懵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第六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