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 > 第114章 给你你想要的!
    话题转的太快,饶是封寒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徒儿变脸速度快的他跟不上。

    他顺着陆婳的手指看向她发间的玉钗,眸光动了动。

    这东西,是他送的。以前她将它放在妆盒里,从来都不曾戴过。

    这是她第一次戴他送的首饰。

    封寒这时候才发现,不止那根玉钗,她身上穿的衣裳,也都是自己让人做好送来的。

    以前她总说太夸张不愿意穿戴,但是现在却都穿了。

    封寒的眸光柔和下来,点点头,道:“好看,很衬你。”

    陆婳看封寒不翻旧账乖乖顺着她的话题,心中松了口气,甜甜的一笑,道:“我也觉得好看呢!”

    封寒盯着她的笑脸,道:“你、不觉得很夸张吗?”

    陆婳脸上的笑容顿了顿,然后道:“师傅对不起,之前是我不懂事,让你伤心了。我、我把对那些人的愤怒都转嫁到你身上了,其实你什么也没做错,你只是在对我好,是我不知好歹。”

    有些话本以为开口很难,但是真到了那个份上,却也顺理成章了。

    说出来,反而让陆婳轻松了一点。

    她看着封寒,道:“师傅,我很抱歉。以后,我保证不再混账伤你的心了,你就不要在玩失踪了好不好?”

    封寒直直的看着陆婳,道:“你真的这么认为?”

    陆婳狠狠的点头,道:“比真金都真。”

    “不是因为我不见你所以故意说这些话哄我开心?”封寒微微蹙眉看着陆婳,道:“其实,你心里仍旧觉得我这样错了,是吗?”

    陆婳一愣,然后道:“师傅,我真的不是这样想的。虽然你不见我我也很伤心,但是我是真心诚意的道歉的。我之前是钻了牛角尖没想明白,我现在都想明白了,师傅你相信我。”

    封寒看陆婳良久,最后神情柔和下来。

    他看着陆婳,低声道:“其实,我也有错。”

    陆婳:“……什么?”

    “我说,我也有错。”封寒看着陆婳,认真的道:“我都没有问过你想不想要,就把自己觉得好的一股脑的都给你。有些东西我觉得好,你却不一定觉得好。便像是这吃饭一样,你喜欢小豆粥,觉得滋养。而我却喜欢银耳莲子羹,好吃。我嫌弃小豆粥没滋没味儿,你却也觉得银耳莲子羹又甜又腻。若你非要我吃小豆粥,我心里大概也是不愿意的!所以,不问你便将我觉得好的都给你还要你接受,是我的不好。”

    陆婳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封寒,结结巴巴的道:“不、不是这样!师傅,你没有做错,真的。你、你给我银耳莲子羹也好小豆粥也好,我都能接受的,真的。”

    封寒笑了笑,伸出手指点了一下陆婳眉心,缓缓道:“你不用为了迎合我委屈自己!你不用为了任何人委屈自己,知道吗?”

    陆婳:“……”

    “如果我做的不好,你可以提醒我。如果你想要什么,你也要告诉我。这样,我才能知道该怎么对你好。”封寒笑看着陆婳,道:“知道了吗?”

    陆婳呆呆的看着封寒的脸,呆呆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封寒又点了点陆婳的眉心,最后收回手,看着陆婳发间的那根玉钗,道:“不过,你戴着这个,真的很漂亮。”

    说罢,站起身来,转身朝着一边走去,看样子是去下棋了。

    陆婳在原地呆坐了很久,最后抬手摸了摸自己眉心。

    被封寒碰过的地方,在隐隐的发烫。

    那人的手指明明带着几分冰凉的,但是此刻这片肌肤却像是着火了一般,滚烫滚烫的。

    封寒,高高在上的国师大人,神一般的存在。

    可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在刚才经历了自己的无理取闹后,还给自己道了歉。

    他这样的人,会做错什么吗?

    他需要给人道歉吗?不,他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必要向任何人道歉。

    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能要求这样一个人道歉。

    但是,她却逼的这样的一个人低三下四的给自己道歉。卑微的让自己提出意见,哪里做的不好的,他改。

    陆婳的眼圈倏然间就红了,好半晌才压下了那股莫名的泪意。

    她陆婳何德何能,值得国师大人这样对待?

    她不过是一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粗人,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只能舞刀弄棒的粗人。

    被所有的人嘲笑,被自己爱的人嫌弃,被所有的人看不起,这才是她陆婳该有的人生,这才是她的常态。

    但是现在,她却被这样一个人捧到了天上。

    她晕晕乎乎的,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她向他发脾气,伤害他,无理取闹,他却还在给自己道歉。

    陆婳红着眼眶坐了许久,直到一桌在菜都变得冰凉了,陆婳这才起身离开。

    她去找封寒下棋去了。

    虽然棋艺不精,但是师傅从来不嫌弃。

    日子,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一般。

    但是,有些事情却又在悄然的发生着改变。

    比如做饭的大厨会问她,“陆小姐,你觉得昨日的膳食如何?还有,明日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比如打首饰的匠人会拿了图给她看,道:“陆小姐,你觉得这个样式如何?用纯银雕刻,不夸张又好看。”

    比如做衣裳的裁缝会拿了花样和颜色给她瞧,问:“陆小姐,你看这个花样配这个颜色如何?老奴觉得很衬你,就是不知道陆小姐你的意思呢?”

    陆婳感受着这一点一滴的变化,心中那用坚冰垒起的围墙,也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的融化。

    国师大人说到做到,他开始试着去了解她,给她她想要的,而不是给他他想给的。

    他便如春风细雨,一点一点,在她好不自觉的情况下融入了她的生活。

    她吃的,是他寻来的厨子特意为她做的,样样精致。

    穿的和戴的,都是来观星楼后他送的。

    她的衣柜已经由一个变成了两个,衣裳还在源源不断的送来。

    首饰盒也已经由小换大,堆了好几个。

    陆府带来的那些衣裳首饰,早就不知道扔到了哪个犄角旮旯。现在的她,从头到脚的穿戴都是封寒一手打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