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 > 第165章 我请你来了吗?滚出去!
    陆骁等人没待多久,半个时辰就出来了,这个时间绝对让圣皇也挑不出一点错处来。

    他们出来的时候,左睿正靠在院子里的树干之上,半垂着眸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七八岁的孩子,身量还未长高,还带着一点稚气。但是左睿的身上,已经隐隐的有了几分压迫力。

    陆骁看的暗自点头,心道:这样的孩子,也才配得上一句皇子。

    他走过去,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见过四殿下。”

    左睿伸手扶住陆骁,没让他真的弯腰下去,笑着道:“陆将军多礼了。”

    他看了看陆骁身后的几人,道:“聊完了?将军与师姐多日不见,想来定然有很多话要说,何不多待一会儿?”

    陆骁笑眯眯的道:“四殿下心意臣领了,只是我还是不多待了。再多待片刻,怕是有些人要不高兴了。”

    左睿有些尴尬,伸手摸了摸鼻子,道:“将军莫恼!”

    陆骁挑眉,也不在为难左睿,而是道:“这些时日,臣等不能陪在婳婳身边,她在这后宫之中举目无亲,全靠殿下照拂。臣心中感恩,多谢殿下。”

    “将军见外了。”左睿道:“她是我师姐,我照顾她是应该的。”

    顿了顿,又道:“况且,师傅临走前曾吩咐我要照顾好师姐,若是我没做到,他老人家回来怕是要扒了我的皮。”

    陆骁笑了笑,道:“不管如何,还是多谢四殿下对小女的照顾。殿下的恩情,臣铭记在心。”

    说罢,也不再多言,带着自己的几个儿子转身离开。

    果然,他们人还未走出院子,那边圣皇的人已经过来催促了。

    左睿看着陆骁冷笑一声,理也没理那内侍,直接带着人扬长而去。

    他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安。

    父亲的这些举动,实在是有点太过了。

    他就算是要为了大哥的以后奠基,也不应该用这样极端的方式,让老臣心寒。

    这样,怕不是给大哥寻靠山,而是给大哥寻麻烦了。

    他转身看了看身后关着的房门,想着陆婳这些时日不怎么明媚的心情,还是没去打扰,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转眼便到了陆婳出嫁之日。

    这一大早,房门便被人推开,一行老嬷嬷兼宫女鱼贯而入。

    众人一眼看见陆婳孩子床榻上安安稳稳的睡着,当下便震惊了。

    几个老嬷嬷都是圣后身边的老人,那是跟着圣后一同入宫的,在这后宫之中地位甚至比一些妃子还要高。

    此刻那些婢女六神无主,纷纷望向站在那的三个老嬷嬷。

    其中一个老嬷嬷冷着脸,道:“当真是胡来,没规没矩。大婚当日,竟然还这般蒙头大睡?将来嫁入东宫,如何为太子打理后宅?”

    她几步走到床边,伸手便要去掀陆婳的被子,口中同时沉声道:“陆小姐,你该起……啊!”

    她尖叫一声,直接倒飞回去,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地上。

    掀开一半的被子再次落回原处,一只白玉般的小脚缓缓的收回被子里。

    陆婳拥着被子坐起身来,扫了一眼在地上挣扎的老嬷嬷,冷冷的道:“哪里来的贱妇,如此不懂规矩?我的被子,也是你能掀得的?”

    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刚清醒时的暗哑,冷冰冰的,让人听之背脊发凉。

    “你、你大胆!”剩下的两个老嬷嬷对视一眼,冷声道:“我们是圣后娘娘派来为你梳妆的,你不感谢便罢,居然还对我等动手?”

    “感谢?我让你们来了吗?”陆婳冷声道:“扰我清净,感谢没有,惩罚倒是有,你们想不想试试?”

    此话一落,众人瞬间禁声。

    惩罚?要知道陆婳在后宫中唯一一次惩罚人,便是不久前。

    她可是直接将好几个宫女的舌头生生给拔掉了。

    那些老嬷嬷仍旧心中不快,但是却不敢炸毛了,顺了顺气,轻声道:“陆姑娘,今日乃是你大喜之日,你还是早些起床梳妆吧,免得误了时辰。”

    顿了顿,又道:“我等在宫中大半生,皆为圣后娘娘信任之人,特意来为姑娘梳妆,贺姑娘大喜。”

    陆婳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道:“出去。”

    那老嬷嬷一愣,道:“什么?”

    “我说,出去。”陆婳声音冷了下去,道:“听不懂?”

    “可是时辰快到了呀。”那老嬷嬷急声道:“圣后娘娘百般嘱咐,一定要我等伺候好姑娘,千万不能误了时辰。陆小姐,你……”

    “再不出去,我让人扔你们出去。”陆婳冷冷的道:“别拿圣后娘娘来压我,有本事,让她亲自来。”

    说罢,顺手抓起身边的枕头抬手朝着那些丫鬟扔了过去。

    霎时间,捧着妆盒的几个婢女手一抖,胭脂水粉的洒了一地。

    “我说最后一次,滚。”陆婳冷冷的道。

    那些人到底对陆婳惧怕,不敢再说什么,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转头便派了人去圣后宫中请示了。

    等房门关上,陆婳才从床上慢吞吞的爬了起来。

    她踩过那些胭脂水粉,在镜子前坐了下来。

    桌面上摆着凤冠霞帔,还有很多圣后送来的首饰,陆婳却看也没看一眼,径直打开了旁边的一个小木匣。

    这里面,装的都是封寒给她弄的各种各样的首饰。

    在观星楼,这样的首饰还有很多,陆婳只带了这些常用的出来。

    挑了几样戴上,又抹了之前师傅留下的脂膏,将自己稍做整理。

    她刚刚弄完,外面便响起了脚步声。

    圣后冷着一张脸从外面进来,一眼看见坐在镜子前收拾妥当的陆婳,沉声道:“陆婳,今日乃是你大喜之日,你怎可胡闹?”

    陆婳看她一眼,淡淡道:“不知圣后娘娘是指什么?”

    圣后道:“我派来的那几个……”

    “娘娘派来的那几个人,着实不太懂规矩。”陆婳淡淡的道:“卑贱之身,也敢用那双肮脏的手来掀我的被子?圣后娘娘,你宫中的规矩,实在是不怎么样。”

    圣后:“……”

    大清早的,圣后被陆婳几句话气的脸色铁青。

    陆婳现在,是越来越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