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 > 第181章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陆婳肩膀上扛着根棍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人,满眼都是不奈。

    “就该一棍子敲死你。”陆婳有些恶狠狠的道:“啥也不知道,留着你浪费粮食吗?”

    那人:“……”

    他沉默片刻,最后道:“你寻的那个人对你很重要?”

    陆婳一愣,然后道:“很重要。”

    他哦了一声,揉着后脑勺站起来,道:“我会努力想起来。”

    陆婳上下打量他一眼,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他抬眸看了眼陆婳,也不说话,一步一步的挪回大帐。

    还在恢复期,猛然被人敲一闷棍,他还是有些受不了。

    他也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在这军营之中住下来了,一边吃着药恢复身体,一边被揍。

    是的,被揍。

    陆婳三不五时的便拎着那根棍子敲他闷棍,说是要帮助他早日找回自己的记忆。

    现在他几乎形成了条件反射,一听到陆婳的声音便觉得自己的后脑勺隐隐作痛。

    还有,陆婳给他起了个名字,叫……狗剩。

    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名字,他没有任何表示,除了陆婳,也没有其他的人再喊。

    这日,陆婳再次一闷棍敲在狗剩的脑袋上,敲得狗剩后脑勺剧痛,侧头幽幽的盯着她。

    陆婳看一眼他的眼神,然后顺手将手中的棍子一丢,道:“得,还是没想起来。”

    狗剩摸摸脑袋,冷冷的道:“会傻。”

    陆婳:“……什么?”

    “想不起来,会傻。”狗剩冷冷的重复了一遍。

    陆婳:“……”

    这个人惜字如金,但是她也能基本明白对方的意思。

    他是在告诉自己,继续这么敲下去,他不但想不起来还会变傻?

    陆婳嗤笑一声,看着对方道:“那你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狗剩皱了皱眉,沉声道:“恢复。”

    陆婳:“……你说话不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更是一点也不擅长打哑谜。”

    狗剩抬眸看她一眼,然后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眼,道:“黑的变红,就想起来了。”

    这次陆婳的脸色终于有了点严肃气息。

    她捡到狗剩的那一晚,这人半夜醒来,那双眼睛的确是猩红的,只是不知为何,第二天就变成了黑色。

    随着他眼珠子变成了黑色,他的记忆也一并消失了。

    狗剩伸出自己的手,然后五指缓缓的握了起来,一字一顿的道:“力量,没有了。”

    陆婳低头去看他的手,然后便看到这人的掌心有着一层厚厚的老茧。

    这是一个练家子!

    陆婳看着他的眼睛,道:“你最好快点想起来!”

    话刚落,便听到左睿的声音远远的响起。

    “陆姐姐!”左睿远远的从外面跑过来,道:“陆将军有事寻你,你快去一趟。”

    陆婳神色一凛,道:“出了什么事?”

    左睿道:“我也不知道,你先去一趟,好像挺着急的。”

    陆婳二话不说,抬脚便跑了。

    左睿站在原地喘气,一抬眸,便看见还站在原地的人。

    这个被陆婳称作狗剩的人,正眯眼看着陆婳离开的方向。

    左睿看了他半晌,突然间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狗剩刷的一声扭头盯着左睿,沉声道:“你见过我?”

    左睿顿了顿,然后道:“我总觉得看你有些眼熟。”

    狗剩上前一步,直直的盯着左睿的眼睛,道:“你在哪里见过我?你知道我是谁?那我叫什么名字?”

    左睿:“……”

    “我叫什么名字?”狗剩直勾勾的看着左睿,有些执拗的问道。

    他甚少说这么长的句子,平时说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的。左睿深深的感觉到了这个人对他名字的好奇。

    他看了眼狗剩,然后道:“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狗剩:“……”

    虽然只有陆婳一个人会喊,但是他也受够了狗剩这个名字。

    左睿似乎看出他的想法,眼睛里带了点笑意。

    他道:“我可能是看错了,你不可能是我曾经见过的那个人。”

    他之前见过的那个炼魂使幽冥,可是有着一双厉鬼般的猩红双眸,那一身诡谲的气息,隔着老远便能让人汗毛倒竖。

    面前这人双眸漆黑,俨然是个正常人。他虽气质阴森可怖,但是到底与他那日在观星楼所见的人差了太多。

    那日所见炼魂使幽冥,是敢直接跟师傅叫板的人。虽不知是鬼是仙,但绝非是普通的肉体凡胎。

    面前这个人,却是实实在在的肉体凡胎。

    左睿说完那话,冲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狗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脚步一转,朝着陆婳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陆婳匆匆赶到陆骁的营帐,一眼便扫见站在一边的陆有福,眼眶通红。

    陆婳收回目光,看向陆骁,道:“到底出了何事?”

    “思雅不见了。”陆骁沉声道。

    “徐姐姐?”陆婳愕然的道:“怎会不见?”

    “怪我!”陆有福声音有些哽,沉声道:“我前些时日跟她说想要新衣裳,她便一直放在心里,今日出门去集市,说是要买布回来做衣裳,谁知人一入集市便不见了,还是宁儿和诗雨寻不见人这才跑回来求助,我这才知道她……”

    陆有福狠狠的一拳砸在桌上,咬牙道:“这都怪我。”

    “这种事谁也不想,现在最重要不是怪谁,而是怎么把人找回来。”陆婳沉声道。

    她看了眼陆有福,道:“你和父亲坐镇军营不可轻易外出,这件事我去办,我去把她找回来。”

    陆有福看着她,道:“要小心。”

    陆婳点点头,转身往外走。

    陆骁道:“要不要带一些人?”

    “不用,人多了反而碍手碍脚。”陆婳头也不回的道:“你们守好关卡,不要让人出城。只要在这个城里,我一定将她给找出来。”

    他们到了边关之后一向低调,轻易不外出。偶尔进城转转,也绝不会走远。

    更何况这里在陆家的控制范围内,一般不会出什么事,所以这才疏于防备,让人有机可乘。

    陆婳拿了剑,快马朝着集市赶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