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美人没理会陆婳不善的神色,神秘秘的凑过来,压低声音道:“想不想见封寒?”

    陆婳脸色一变,都顾不得生气了,看着美人道:“你知道封寒在哪里?”

    美人一笑,道:“不知道。”

    陆婳瞬间恢复面无表情,“那你说个屁。”

    “但是我们可以去找他啊。”美人眨巴着眼睛,蛊惑道:“你对他有想法,正好我对他也有想法,咱们不如去试试?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他不会看上咱们呢?”

    美人一撇嘴,道:“我反正是觉得我比那个玄阴仙子柳月眉要长的好看多了,你觉得呢?”

    陆婳:“……”

    你可真敢说!

    不过话说回来,面前这位大美人的确比柳月眉要好看了那么几分。

    “去不去?”美人道:“好歹想了一场,你就不想想争取争取?有婚约又怎么了?这不是还没成亲吗?”

    陆婳不知道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鬼使神差的道:“那你是打算跟我抢他吗?”

    大美人勾唇一笑,抬手撩了一把头发,道:“当然是各凭本事!”

    陆婳:“……”

    妖精,狐媚子。

    要不宰了吧?

    那边的大美人不知道陆婳已经在心里磨刀了,依旧在喋喋不休的道:“你去不去?不管你去不去,我反正是要去的,兴许玄阳仙君就真的看上我了呢?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陆婳:“……你要去哪里找他?”

    她找了封寒这么久都没找到人,面前这个女人能找到?

    大美人勾唇一笑,道:“玄阳仙君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出门寻找忘川井的下落,这段时间谁也找不到他。但是,我们找不到他,我们可以守株待兔嘛。”

    陆婳:“……什么意思?”

    “咱们去玄阳仙君府邸等他啊。”大美人理所当然的道:“他总是要回家的。”

    陆婳:“……”

    她抬手揉了揉眉心,道:“你觉得玄阳仙君的府邸是那么好进的?”

    “平日的确不好进,但是最近可是有一个机会进去的。”大美人眯着眼,笑的像只猫,道:“封寒性情阴晴不定的,府中人手一减再减,减到今年,已经是人手严重短缺了。三日后,玄阳仙君府邸会公开招募侍女,这就是咱们的机会啊。”

    陆婳幽幽的看着大美人,道:“你早就计划好了?”

    大美人:“那还用说?”

    陆婳:“……”

    面前这个狐媚子为了勾引师傅居然做了这么多功课。

    怎么办?还是宰了吧!

    陆婳一边在心里默默地磨着刀,一边鬼使神差的跟着大美人走了。

    她也是用尽了一切办法寻封寒,遍寻不着,也只能用最笨的办法,去他家里等他回来了。

    这个觊觎封寒的狐媚子,就连名字都带着几分勾引人的味道,叫什么梦梦,每喊一次,陆婳都觉得牙酸。

    这个叫梦梦的,身材极其高挑,有一双大长腿。陆婳站在她的面前,刚到她肩膀。

    这么大一坨,非要叫什么梦梦,简直了!

    两个对封寒有想法的人,在三天后站在了玄阳仙君的府邸前。

    玄阳仙君的府邸,一如封寒这个人,干净而漂亮。

    府邸不小,人却很少。站在这里,能感觉到这座宅邸的寂静。

    她和梦梦,连带着一起被挑选出来的二十个婢女都被安排在一个偏僻的院落,穿着同样的衣裳。

    此刻一群人站成一排,在她们面前的,是这个府邸的管家。

    这位管家穿着一身粉色的罗裙,冷着一张脸,满脸严肃。看着二十几岁的姑娘,却愣是给人一种老夫子的感觉。

    她视线冷冷的扫过众人,扬声道:“入了玄阳仙君的府邸,你们便是玄阳仙君的人。从此以后,你们活着的意义,就是玄阳仙君。”

    “在府中伺候,有三点要特别注意。第一,要干净。第二,要干净。第三,要干净。记住了吗?”

    “记住了。”

    ……

    陆婳站在人群中,唇角止不住的翘起,露出几分笑意来。

    师傅这毛病,还真是走到哪里都不改。

    他爱洁,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

    看这女管事一连强调多遍爱安静,便知其中重要性了。

    那女管事继续道:“除了爱安静之外,还有就是要安静,要恪守本分。仙君不喜吵闹,不喜别有用心之人。否则惹恼了仙君,那谁也救不了你。”

    女管事还交代了许多,这才放过了她们。

    后来,陆婳被分去了奉茶,萌萌则因为人高马大,被弄去干粗活了。

    梦梦很不服气,找陆婳抱怨,道:“老娘长的这么漂亮,居然舍得让我去做粗活?那个管事是不是嫉妒老娘比她长的好看所以故意整我啊?”

    陆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是是是,全天下你最好看,所有人都嫉妒你。但是你拥有了常人无法拥有的美貌,那你肯定要承受常人无法承受的人生啊!”

    梦梦被陆婳说的有点懵,明明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但是心中有点爽是怎么回事?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笑眯眯的道:“你说得对!老娘看在她长得丑的份上,就原谅她了。”

    说完这话,她拎起旁边的笤帚,转身干活了,特别卖力。

    陆婳又翻了个白眼!

    她端好自己的茶盘,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这房间的窗户正对着主院那边,虽然什么也看不着,但是陆婳仍旧每日都习惯在窗边朝着那边站一会儿。

    到玄阳仙君府邸已经快大半年,这大半年她茶艺长进不少,却依旧没等到她想等的那个人。

    陆婳叹了口气,想着若是再过十日,他若不回来,自己就不在这里傻等着了。

    她也是信了梦梦的邪,跑来这里守株待兔,简直浪费时间。

    ————-

    第二日,陆婳尚在睡梦中,房间的门便被人一脚踹开。

    管理茶房的侍女一脸严肃的站在门口,厉声道:“还不快起来?收拾收拾,去主院伺候。”

    主院?

    陆婳一个激灵,整个人瞬间清醒。

    从床上一跃而起,动作飞快的跟上了那侍女。

    在去主院的路上,她的心脏狂跳,快要蹦出嗓子眼了。

    主院里……会有她的师傅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