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 > 第299章 他们以为自己是谁?
    那人手里拿着糕点,神色阴沉的盯着陆婳,冷冷的问:“咱两为什么不能比?”

    “不能比就是不能比,至于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陆婳笑了笑,指了指他手上的糕点,说:“还是先填饱自己的肚子吧,玄阴仙子那样的人,不是你该想的。”

    说罢,她转身要往屋子里走,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道:“多嘴劝你一句,柳月眉看似单纯可爱,实则并非良人,你还是少要招惹的好,免得小命不保。”

    那人原本只是神色有些阴沉,一听完这话,瞬间暴怒。

    “她也是你能说的?她好不好,我比你清楚。”那人盯着陆婳,气怒不已,吼道:“她善良可爱,天真无邪,怎非良人?你自己龌龊卑鄙不择手段,就觉得别人都和你一样无耻吗?”

    陆婳:“……”

    她叹息一声,说:“中毒不浅啊。”

    那人瞪眼:“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陆婳摊手,说:“我说你那位玄阴仙子善良大方可爱是天底下最最最好的人,你尽管喜欢。”

    说罢,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标准的笑,说:“吃东西吧,吃饱了再去喜欢。”

    说完,不在跟外面的中毒少年拉扯,直接进了屋子。

    外面那人瞪着眼睛看她的方向,眼神有点可怕。

    站了一会儿,转身出了院子,顺手将手中的糕点扔在了路边。

    梦梦回来,正好撞见这一幕。

    眯了眯眼,梦梦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总这么浪费食物不太好吧?”

    那人抬头看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大步离开了。

    梦梦眼里寒光闪过,在原地站了片刻,这才走过去将那糕点捡起来,拿着进了屋。

    推门进了陆婳的屋子,见她正坐在窗前蹂躏小咩,梦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乐善好施,也得看看人家愿不愿意接受啊。”梦梦翻着白眼将那一包糕点砸在了陆婳的面前。

    陆婳一愣,抬头看她,问:“哪儿来的?”

    梦梦斜睨着她,语气不太好的说:“还能哪儿来的?门口的路边捡来的。”

    她指了指陆婳,恨铁不成钢的说:“你收收你的瞎好心吧,人家根本就不领情。你一腔善良都喂了狗,你还以为自己做了好事儿呢。”

    “啧!”陆婳摇摇头,说:“那少年中毒不轻啊,宁可不吃,也要为自己的女神守节。”

    梦梦:“……你还有心思调侃?”

    “为什么没有?”陆婳眨眼,“难道我要哭吗?”

    “你都不难过,你都不生气的吗?”梦梦瞪着她,问:“你好心好意的给她吃的,他不领情就算了,反而对你存着敌意。”

    她指了指桌上的糕点,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午我在草丛里也捡到了这些糕点。陆婳,你的善良就这么廉价吗?”

    陆婳一愣,随后突然笑了。

    “你觉得我善良吗?”陆婳看着梦梦,问:“你觉得我善良,我在做好事?”

    梦梦:“难道不是?”

    “我可不认为我是什么善良的人。”陆婳笑眯眯的说:“偷偷告诉你,你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七岁就杀人如麻了,手上的人命说不定比你吃的饭还多呢。”

    梦梦:“……”

    她就用一副‘你继续编’的表情静静的看着陆婳。

    陆婳看她不信,也不多解释。

    她转头拆了那包糕点,拿出一块儿塞进自己嘴里,吃了几口才说:“味道不错。”

    将手中糕点吃光了,陆婳才又看向一边的梦梦,说:“别生气了,我都不生气,你生气什么?再说了,我也不觉得我自己善良在做什么好事。只是,他刚好需要,只是我刚好有。而我给了他,我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所以就给他了。”

    她又拿起一块糕点,边吃边说:“若是我肚子饿,而糕点只有一块儿的话,你看我是自己吃还是看着他饿死?”

    梦梦:“……”

    她直勾勾的盯着陆婳看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没吭声。

    虽然陆婳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但是在梦梦看来,她还是那个会把糕点掰一半给那人不让对方饿死而自己继续饿着的蠢货。

    她在陆婳旁边坐下,顺手拿了一块糕点,和陆婳对着吃。

    “听说,玄阳仙君要去魔族?”梦梦一边吃一边问。

    陆婳侧头看她一眼,说:“没想到啊,你一个扫地的,消息还这么灵通。”

    梦梦哼了一声,道:“别小看扫地的。”

    “是不能小看你。”陆婳说了一句。

    梦梦侧头看了她一眼,当没听见,问:“你会跟着去吗?”

    “我去。”陆婳也不隐瞒,淡淡道:“这么有趣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去看看呢?都说魔族生性嗜杀不能不除,我去看看这魔族究竟有多么的无恶不作,究竟有多么的伤天害理,究竟有多么的该死。”

    梦梦差点被嘴里的糕点噎死,侧头看陆婳,眼神有些异样。

    “你好像……对这件事很有意见?”梦梦小心翼翼的问。

    陆婳嗤笑一声,“我一个小小的侍女,我能有什么意见?”

    梦梦蹙眉,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转过了头。

    她们两人相处的时候,都有一个默契,那便是从来不打破沙锅问。很多话题,点到即止,谁也不会再继续深问。

    都是有秘密的人,保持克制是基本礼貌。

    梦梦的表情不一会儿便恢复如常,语气有些不屑的道:“那帮道貌岸然的家伙,说什么魔族非除不可,还不就是因为怕魔族威胁到他们的地位吗?扯那么多有的没的,想杀人就杀人,还非得个别人泼脏水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有病。”

    陆婳眨眨眼,侧头看梦梦:“你不觉得魔族该死?”

    梦梦:“他们为什么就该死?”

    陆婳一愣,说:“他们的存在就是错,他们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大家都想要他们死,那他们就应该去死……不是吗?”

    “是个狗屁。”梦梦皱着眉头,问她:“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歪理?”

    “人家就是想活着而已,凭什么不能?”梦梦语气不太好的说:“他们那些闹着要除掉魔族的人,他们以为自己是谁?他们凭什么去主宰别人的生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