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 > 第308章 长相聪明,脑子却蠢
    湛羽明白陆婳的担忧,因此神色也严肃起来。

    他沉默一会儿,然后说:“其实我们认识很久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知道我是魔族。”

    陆婳:“……她没对你喊打喊杀?”

    湛羽挠了挠脑袋,说:“其实,她这个人很特别。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并未对我喊打喊杀,只是……赏了我一巴掌。”

    陆婳:“……因为你调戏人家了?”

    湛羽瞪眼,一副非常生气但是却又无言以对的样子。

    陆婳翻了个白眼,一看湛羽这个神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指了指湛羽,没好气的说:“你迟早死在女人的手里。”

    湛羽哼了哼,不以为意,“我这么多年纵横女人群中,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你说的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陆婳也哼了一声,道:“恶人自有天生,我等着你遭报应。”

    湛羽瞪了她一眼,完全没把她的话当回事。

    他从大石头上一跃而下,对陆婳挥挥手,道:“你慢慢养伤,我喝酒去了。”

    陆婳:“……”

    嫉妒使人丑陋。

    她躲在这院子里一年没出门了。

    才开始的半年是根本没办法出门,她连床都下不了。后面这半年勉强好一点,她能从屋子里走出来,像今日这般在院子里晒晒太阳了。

    所以,憋了一年的她,听到湛羽要出门会友喝酒,便嫉妒的不行。

    她也想出门,想去找师傅,想拽着师傅的衣袖撒撒娇,想和师傅下棋,想问问师傅……千年前在人间之时,他没说完的话的到底是什么。

    深吸一口气,陆婳将纷乱的思绪收起来,从大石上跳下转身往另一个院子走去。

    没办法和师傅下棋,那就和别人先练练手艺吧。

    ————-

    湛羽从院子里出来,特意的换了一身衣裳,这才出门。

    一步跨出大门,湛羽的身体便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偏僻的巷子中。而走出巷子,便是嬉闹的大街。

    但是等到再回头看这个巷子的时候,只有两堵高墙,哪里有他们的院子?

    不用说,这里是布了阵法的,一般人根本没有办法发现他们的住处。

    湛羽在走进人群的一瞬间,眸子的颜色迅速变淡,瞳孔缩小,眨眼间便和在场众人一模一样。

    曾几何时,他们也曾大大方方的走在街头。但是自从那一场围剿之后,魔族之人出行便不得不做伪装。

    湛羽快步走向街边的一家酒肆,熟门熟路的直奔后厨。

    从后厨房出去,里面另有乾坤。不大的酒肆后面,却又一个宽敞的小院,清新雅致,且散发着浓郁的酒香。

    湛羽一进去,还没开口,迎面便飞来一个酒坛子,朝着他的面门砸了过来。

    湛羽先是一愣,随后便笑着一把接住了那酒坛子,拍开封泥,仰头便灌了一口。

    酒入喉肠,烧的他浑身上下都暖了起来。

    “这么热情?”湛羽提着酒,一边往里走一边笑着道。

    院子的一个角落,摆放着一张桌子,桌边坐着一女子,正以豪迈的姿势喝着酒。

    闻言侧头看了他一眼,那女子淡淡道:“你今日,来迟了。”

    湛羽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顺手将她翘起的一条腿给放下了下去,还整理了一下她的衣袍,挡住她的大长腿。

    “女孩子,要坐有坐相,不能如此粗鲁。”湛羽笑眯眯的说。

    那女子斜睨了他一眼,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神经病。

    湛羽也不在意,坐下之后,才回答她之前的问题。

    “为家中病人熬药,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湛羽道。

    这些事,平常大多是温擎在做的。但是今日温擎有事外出,这事儿就暂时落到了他的身上。

    女子一听他的话,眸光闪了一下,淡淡的道:“你家这个病人,病了快一年了吧?怎么,还没好呢?”

    湛羽顿了一下,随后才道:“嗯,没好,病的有些严重。不过没关系,她已经慢慢的好了起来,相信过不了多久,便会恢复如初的。你不知道,那家伙又多坚强,就没有她过不去的坎。”

    女子嗯了一声,随后便似乎是有点出神,只一口一口的喝着酒。

    湛羽看她如此,喊了一声:“小梦?”

    “啊?”女子转过头看他一眼,皱皱眉头,说:“别叫我小梦,怪难听。”

    湛羽挑眉,“可是你没告诉我名字,除了一个梦字,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女子眨眨眼,说:“你可以叫我梦梦啊。”

    湛羽:“……”

    梦梦笑眯眯的说:“以前有个蠢货就是这么叫我的,虽然有点肉麻兮兮的,但是时间长了还就慢慢的习惯了。”

    湛羽:“……好吧,梦梦。”

    女子放下酒坛,直勾勾的看着他,问了一句:“你家那个病人病了一年,要不,我去帮你看看?”

    湛羽神色一闪,声音迅速沉了下来,道:“梦梦,我的身份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梦梦笑眯眯的道:“我一片好心,绝无害你的可能。而且,你不知道吧?我看伤可有一手了,就没有我看不好的伤。”

    湛羽的眼神冷了下来,缓缓的道:“我记得,我说的是她生病了,我可没说她受伤了。”

    梦梦嗤笑一声,抬手在湛羽的脑袋上拍了拍,说了一句:“小子,看着长相挺聪明,可脑子怎么这么蠢呢?”

    湛羽:“你什么意思?”

    “你家那个人病了一年了吧?时间这么巧合,真是让人想不怀疑都不成。”梦梦幽幽的道:“一年前,紫霄仙君带人前往魔族老巢,却扑了个空,但是他们却在那里遇到了魔族的几个高层。最后魔族之人虽顺利逃掉,但是其中一个女子被封寒打成重伤。”

    梦梦又喝了一口酒,幽幽的道:“你家那个重病的病人,便是那个被封寒打成重伤的女子吧?”

    湛羽:“……”

    他沉默了一下,才皱着眉头,道:“梦梦,你从来都不会过问魔族之事,今日你是怎么了?”

    梦梦眯了眯眼,缓缓的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知道。”

    她看着湛羽,问道:“所以,你告诉我受伤的这个女子究竟是不是被封寒打伤的那个人?她,在你们魔族,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