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封寒搂着陆婳的手一点一点的收紧,缓缓的道:“所以,婳婳这么问,是觉得我会在意他们魔族的身份是吗?”

    陆婳:“……”

    她想说不是,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是的,她的确觉得封寒会在意。

    毕竟,他曾经亲口对自己说过,魔族的存在就是错。

    因为所有人都容不下他们,因为所有的人都要他们死,所以他们是异端,所以他们就必须去死。

    这些话,陆婳来来回回的咀嚼,早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封寒没听到陆婳的回答,便知道她的答案了。

    他闭了闭眼睛,神情说不出的苦涩。

    他曾经愚蠢种下的恶果,如今自己终于品尝到了,苦不堪言。

    他抬手温柔的抚摸着陆婳的头发,低低的道:“那婳婳是不是也认为,我也会在意你的身份?”

    陆婳:“……”

    封寒的笑容越加苦涩,说:“所以,婳婳不与我相认,就是因为怕我介意,甚至是,怕我杀你对吗?”

    陆婳:“……”

    封寒:“……”

    他又闭了闭眼睛,长长的出了口气,来缓解自己心中的痛。

    他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一日,婳婳期期艾艾的求着自己,让自己不要杀她,就算是要杀,也不要亲自动手,换一个人去。

    那个时候的陆婳,到底有多绝望?

    她到底有多害怕,才会那么低三下四的求着自己?

    陆婳一直小心翼翼的看着封寒的脸色,见他这个样子,心中也颇不好受。

    她抬手摸了摸封寒的脸,低低的喊了一声:“师傅……”

    “没事。”封寒笑了笑,道:“婳婳这么想,也无可厚非,都是我的错。”

    她将陆婳的手从自己脸上拿下来紧紧的握在掌心,一字一句的道:“婳婳,不管我以前说了什么,你现在都忘掉好不好?”

    陆婳:“……”

    封寒说:“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要记清楚,每一个字都不要忘。”

    “婳婳,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凡人也好,魔族也罢,我从来都不在乎。只要你是你,是我的婳婳,我就不介意。”封寒握紧陆婳的手,道:“记住了吗?”

    陆婳愣愣的,喃喃道:“记住了。”

    封寒嗯了一声,说:“所以,你不用害怕。我……再也不会伤害你了。”

    并且,他也不会让别人伤害她八点。

    魔族又如何?这是他的婳婳啊!

    陆婳愣愣的看了封寒好一会儿,才缓缓的闭了闭眼睛。

    师傅,还是那个什么都宠着自己什么都依着自己的师傅。

    她的心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再也没有了。

    她靠在封寒的身上,鼻尖闻着那熟悉的兰香,再一次沉沉的睡去。

    待她呼吸平稳,一直未曾动弹的封寒微微起身,居高临下的‘看’了陆婳半晌。

    最终,他只是缓缓的低头给了陆婳一个吻。

    这一次,不是眉心,而是唇上。

    他侧躺下来,伸手将人往自己的怀里捞了捞,然后便低着头,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怀里人的背脊。

    ————-

    陆婳许久都没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

    醒过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好像置身云端,软绵绵的。

    身边有热乎乎的一团,舒服无比,让她本能的往过蹭了蹭。

    “醒了?”封寒温柔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似乎还伴随着一点笑意,低低的道:“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陆婳:“……”

    瞌睡虫瞬间吓跑,她整个人一下子清醒过来。

    刷的一下睁开眼睛,面前便是封寒宽阔的胸膛。再一仰头,便是封寒的下巴,再往上,便对上了封寒那张帅绝人寰的脸。

    陆婳:“师傅……”

    她竟是,在师傅的怀中醒来。

    伸手捏了捏封寒那张帅脸,陆婳喃喃的说:“我不是在做梦吧?”

    封寒神色顿了顿,然后猛然间低头,在陆婳的眉心重重的吻了一下。

    他往后退了一点,然后问陆婳:“还觉得是梦吗?”

    陆婳:“……要不,师傅再亲一下?”

    封寒:“……”

    陆婳干笑一声,说:“我就是想多确认一下。”

    封寒似乎是笑了笑,然后如她所愿的低下头吻了过来。

    这一次,不是眉心,是嘴角。

    陆婳甚至能感觉到,师傅的舌尖从自己的唇上一扫而过。

    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僵硬无比。

    封寒一触即退,不敢太过火。

    他看着陆婳,问:“确定好了吗?需不需要再来一次?”

    陆婳一下子惊醒过来,连连摆手:“不需要不需要,我醒了醒了,确定了确定了。”

    封寒笑意爬上眼底,伸手揉了揉陆婳的发顶,道:“既然醒了,那便起来吧。”

    陆婳哦了一声,磨磨蹭蹭的从被子里爬了出来。

    床头放着一套崭新的衣裳,是陆婳爱穿的颜色。

    封寒将那些衣裳拿过来放在陆婳身边,说:“我在外面等你。”

    说罢,转身便走了出去。

    陆婳看着那套新衣裳发了会儿呆,心中又酸又甜,也不知道师傅是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

    等陆婳换好衣裳出去的时候,便见封寒站在门口,定定的望着门口的方向。

    陆婳吓了一跳,问:“师傅,你怎么在这里?”

    封寒笑了笑,道:“等你出来啊。”

    陆婳:“可是你也不用等在这里,你……”

    陆婳的声音,在看到封寒的表情的时候戛然而止。

    封寒在害怕!

    即便只是离开他一会儿,他也在害怕。

    这一千年的分离,这一年发生的种种,已经让这个强大无比的男人学会了害怕。

    他是不是怕自己转眼又不见了?

    陆婳心中瑟瑟的,看着封寒的样子,说不出的难受。

    封寒偏头,问她:“怎么了?”

    陆婳笑了笑,道:“没事儿。就是突然间觉得,师傅真是非常非常好看,以至于我都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

    封寒沉默了一下,突然间道:“婳婳,我看不见。”

    陆婳:“……”

    封寒又说:“所以,我看不见你的表情,就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是在说真话,什么时候是在说假话。”

    陆婳:“……”

    封寒往前走了一步,说:“所以婳婳,不要骗我好吗?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