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封楠垂手站在那里,看着红了眼眶的陈秀,微微的蹙起了眉头。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语气有些僵硬的道:“是,她一生下了我就抛弃了我,但是将我养大的你,比她又能好得到哪里去?”

    陈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封楠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也没比她好得到哪里去。”封楠缓缓的道:“是,你对我好,好极了。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我,将所有的天材地宝都给我,让所有的人都以为你对我。但是,你难道就是无偿的对我好吗?”

    陈秀手指有些颤抖,看着封楠道:“你、你什么意思?”

    封楠看着陈秀,说:“我不过是你拿来讨好封野的一个工具罢了。”

    陈秀:“……”

    封楠继续道:“你对我好,是因为你想让封野对你好。母亲,你也只不过是利用我罢了,如今又何必这样指责我,说我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呢?我们俩,只能算是互惠互利,你利用我得到封野的宠爱,我利用你得到嫡子的待遇,我们之间本就是利益维系的关系而已。”

    陈秀再也忍不住,抬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巴掌落在封楠的脸上,将他脸上的面具给打掉了,露出那张和封寒像了七八成的脸。

    陈秀看着这张脸,手颤抖了一下,眼睛红的要充血。

    她看着封楠,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道:“我对你付出的所有,在你的眼里,难道就只是一场利益的交换吗?”

    封楠看着她,反问:“难道不是吗?”

    陈秀抬起手,想狠狠的一巴掌抽下去。但是当她看到那张和封寒像了七八成的脸的时候,却怎么也下不去手。

    最后,陈秀那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自己的脸上。

    啪的一声,陈秀的半边脸颊当即就肿了起来。

    封楠眼角抽了一下,指尖动了动,站在那的身子僵硬的像块铁。

    陈秀低垂着眸子,身子不停的发颤,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的道:“如你所说,我们之间不过是一场利益的交换,谁也不欠谁。”

    说完这话,她转身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她觉得可笑。

    自己没日没夜亲手照顾长大的孩子,到头来,竟是变成了一场利益的交换。

    她不否认,她一开始对封楠好是为了得到封野的宠爱。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她付出的所有,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的啊。

    她的感情,在别人的眼里,就这般的不值钱。

    封楠,和封野一个样。

    封楠看着陈秀转身进了房间,皱了皱眉头,道:“母亲,你难道不是来寻我的吗?封寒如今将我弄成这样,你要帮帮我,把……”

    他话未说完,便见已经走到门口的陈秀猛然间停了下来,转身冲到封楠的面前,抬手便是一掌狠狠的打在封楠的肩膀。

    封楠闷哼一声,直接倒飞而起,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转身就吐出一口血来。

    陈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沉声道:“我说最后一遍,我不是你的母亲,云娘才是。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的利益交换结束了。”

    说罢,再一次的转身要走,封楠却撑着身子站起来,喊道:“你现在离开了不管我,你就不怕封野生气吗?你难道就不想讨好封野了吗?如是封野知道你这么对我,你说他会怎么对我?”

    陈秀慢慢回头,盯着封楠看了许久,直看得封楠发慌,陈秀才收回了视线。

    她缓缓的摇了摇头,道:“你这样孬种的话,封寒是绝对说不出来的。这般厚颜无耻,他怕是连开口都不会。下贱人生的下贱东西,不管怎么捧着,也终究是一滩烂泥,扶不起来的。我以前眼瞎,看不明白,竟是将你这样的东西捧在手里这么多年。”

    那一句‘下贱人生的下贱东西’一下子戳到了封楠的痛处,让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他冷冷的看着陈秀,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陈秀冷笑一声,道:“你还在指望封野能来帮你吗?我告诉你,他如今自顾不暇。”

    陈秀看着封楠那张脸,淡淡的道:“封野被逐出家门,如今早已不是那个封家的大老爷。而你的母亲云娘,也被从那座宅子里赶了出去。我上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正浑身赤果的躺在小巷子里,被路过来往的男人轮着玩儿呢……”

    “你胡说八道。”封楠再也听不下去,朝着陈秀厉声吼道。

    “我骗你做什么?”陈秀冷笑一声,说:“你若是还有机会活着出去,我想你应该有可能看到你那母亲张开大腿被那些陌生男人玩弄只为了弄到一点银钱过日子的精彩画面。”

    说罢,再不看封楠一眼,转身大步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屋子外,封楠怒吼声阵阵,根本无法接受陈秀的那些说法。

    陈秀则顺着关着的房门,缓缓的滑坐到了地上。

    她靠着房门,仰起头,任由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她本来心中还有些隐秘的期待,想着封寒心中还想着自己,所以愿意接受自己住在玄阳府邸。

    可是一看到封楠,陈秀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封寒,压根就没把自己当回事。他将自己扔来这里,也不过是想看着自己和封楠互相撕咬罢了。

    看啊,你捧在手心里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儿子,是个这样的白眼狼。

    你后悔吗?你心痛吗?

    活该!

    陈秀抬起手,又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声音清脆,让外面还在怒吼的封楠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陈秀靠着门,默默的流眼泪。

    门外,封楠站在那里良久,最后才弯腰捡起摔在一边的水桶,拖着被打湿了的衣袍,穿着湿透了的鞋袜,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了。

    他的脸上,有几分麻木的神色。

    他提着桶来到了井边,用一只手艰难的打水。

    小西苑,没有下人伺候。吃喝拉撒,全靠自己。

    他一个没有修为的人,挨不得饿。若是不想挨饿,就得自己动手打水做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