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婳拿了牌子,将陆辰星轰出去接管陆府,自己打算去故地重游一番。

    皇宫里一下子多了一个陌生人自由进出,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是由于陆婳手里拿着皇帝御赐的腰牌,没一个人敢说什么,只是躲在暗处静静的看着这个人。

    陆婳也不在意那些明里暗里窥视的眼光,自在的很。

    这皇宫里多了许多新的建筑,但是也有许多的地方还保留着原来的样子。

    当陆婳走到一片园子里的时候,陆婳的脚步停了下来。

    她盯着院子里的那一片空地,半晌都没挪动脚步。

    她的眼前,仿佛又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她刚重生不久,与一众贵女前来参加皇宫的宴会。

    那一场宴会,让她结交了徐思雅姐姐。

    那个时候的自己,大字写不好,作诗也不会,在所有人的眼里就是一个一无是处只会舞枪弄棒的女人。

    那个时候,没一个人看得起她。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被人当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就在这个院子里,她舞剑,徐姐姐作诗,他们合作的成品还被当时的圣皇收了起来。

    只是后来那副作品到了师傅的手里。

    想到这里,陆婳的脸上不禁有了几分笑容。

    她一侧头看向旁边,那里有个小丫头瞬间想要往后退,陆婳却冲她招招手。

    那丫头脸色被吓得惨白,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陆婳:“……你过来,我又不会吃人。”

    那丫头还是不敢,缩着脑袋不敢看人,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

    陆婳噗嗤一笑,说:“快点过来,再不过来,我可就真的要吃人了啊。”

    那丫头脖子一缩,最后还是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

    陆婳看着她,说:“来,抬头给我看看。”

    那丫头瑟瑟缩缩的,缓缓抬头看向陆婳。

    陆婳嗯了一声,说:“不错,挺好。”

    说完之后,又问:“你是谁家的?”

    那丫头脸色更白了几分。

    陆婳仍旧笑,说:“贵妃娘娘家的?”

    那丫头脸色一变,连忙道:“不是不是,奴婢是皇……”

    话说到一半,倏然间抬手捂嘴了嘴,有些委屈的看着陆婳。

    陆婳脸上的笑容加深,说:“知道了,原来是皇后娘娘家的。”

    小丫头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般,低着脑袋不敢吭声了。

    陆婳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道:“别怕,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这院子我挺喜欢的。”

    说完之后,也不管那丫头什么表情,转头便离开了。

    那丫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抿了抿唇,最后转身离开了。

    这个漂亮姑娘奇奇怪怪的,她得回去跟皇后娘娘说说才是。

    小丫头一路小跑,直到进了后宫见到皇后。

    皇后一身湖水绿的宫装,斜斜的倚在软榻上,整个人懒洋洋的,看上去没什么精神。

    看着那小丫头进来,皇后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如何,打听到了?”

    那小丫头几步走到皇后面前噗通一声跪下了,说:“皇后娘娘,奴婢见到了那个让贵妃娘娘吃瘪的姑娘。”

    皇后神色一顿,眼里多了两分光彩,说:“当真?”

    那丫头点点头,说:“当真。”

    皇后笑了,说:“说说看。”

    丫头道:“那姑娘,乃是绝色,眉间一块黑莲印记,平添几分妖异,让人一眼看过去便不敢直视其美貌。那样的绝色,乃是奴婢此生仅见,实在是仙女也难比。”

    皇后好像很是感兴趣,问:“比起贵妃娘娘如何?”

    小丫头道:“那般美貌,赛过贵妃娘娘许多。”

    皇后立刻便笑了,脸上的表情有些幸灾乐祸,眸子里却带着几分冰冷之意,淡淡的道:“看来,那个女人遇到对手了。这宫中,怕是有一场好戏了。”

    那小丫头看了看皇后,缓缓的低下了头。

    皇后年过四十,虽不及贵妃美貌,但是包养的很好,身上的那份雍容气度,也绝非贵妃娘娘能比得上的。

    小丫头顿了顿,然后道:“娘娘,那位姑娘,让奴婢转告娘娘一句话。”

    皇后脸色一变,转头看她,厉声道:“你让她发现了?”

    小丫头连忙跪下磕头,道:“奴婢该死,还请娘娘赎罪。”

    皇后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随后道:“那姑娘说了什么?”

    小丫头连忙道:“那姑娘只说让奴婢转告娘娘,说她很是喜欢那个园子。”

    皇后一愣,然后道:“你说什么?园子?”

    小丫头道:“是的!”

    “哪片园子。”皇后问。

    “便是御花园中的那个院子。”小丫头仔细的说了那个园子,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皇后。

    皇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间笑了,说:“这位姑娘,好生有趣。”

    她低头看着那小丫头,说:“那位姑娘既然说了喜欢那个园子,那你们便要记在心上,好生伺候那个园子,一草一木都不要妄动。”

    那小丫头有些疑惑,但是不敢问,点了点头,低声道:“是,奴婢明白了。”

    等小丫头离开之后,皇后便又转头看向了窗外,眼睛微微的眯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身边的丫头低垂着头,除了低低浅浅的呼吸声,便一动不动像是一个木桩子一样。

    这堂堂皇后的寝宫,安静冷清的比起冷宫也好不了多少。

    而另一边的陆婳,却已经拿着那皇帝御赐的腰牌到了观星楼。

    只一眼,陆婳便看出来了,这观星楼,还是曾经的那个观星楼,还是她住过的那个观星楼。

    只是这观星楼年代久远,看着陈旧许多。

    她刚到观星楼门口,便被两个武士给拦住了。

    “皇宫禁地,任何人不得擅入。”那两人冷着一张脸,气势很是惊人。

    陆婳抬眸看了他们一眼,道:“陛下说了,皇宫对我来说,没有禁地。”

    话落,将皇帝给的那个腰牌拿了出来,让两人看。

    那两人看了看那腰牌,相互对视一眼之后,便同时退开了。

    这观星楼尘封许多年,便是连皇帝也几乎不踏入此地。一个陌生人来这里,两人心中不得不惊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