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 > 第592章 若非自愿,谁也别想从陆府将人带走
    宣旨的人当场便惊出了一声冷汗,脚下不稳,往后退了一步。

    他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干巴巴的道:“见过陆姑娘。”

    陆婳看了他一眼,缓步走过来站在陆辰星的身边,再一次问:“你打算怎么对他们不客气?”

    陆辰星看她过来,松了一口气,后退一步,与左承悦站在了一起。

    而那宣旨的人脑门上的汗越来越多,到最后只干巴巴的说了一句:“陆姑娘,属下也是奉命行事。”

    陆婳哦了一声,淡淡的道:“那就转告给你命令的人,我陆府的人,若非自愿,谁也带不走。”

    “可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在陆婳冷冰冰的眼神下闭了嘴。

    他看了看陆婳,再看了看左承悦,权衡再三,只得暂退一步。

    他转头扯了人来在那人耳边飞快的吩咐了几句,道:“快去。”

    那人得了命令,一路飞奔离开。

    皇帝派了人来,浩浩汤汤的一大路,大家都看着,不可能空手而归,这让皇家颜面何存?

    但是如今陆婳在这里坐着,谁也不敢再说用强的话,这便让他们这些办差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们既不妄动,也不敢离开,只是远远的守着。

    陆婳让人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但是他们却不敢享用。

    这边,陆婳则看着左承悦,说:“你当真是不想回去?”

    左承悦低着头,声音有些发闷,说:“不想回去。”

    陆婳:“你想好了?”

    “回去做什么?让人嘲笑吗?”左承悦似乎是笑了一下,然后道:“那个皇帝,一直把我当失心疯,当年他都不想要我,现在又怎会真心想要我?如今这般大张旗鼓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反正我不想回去,不想陪着他作戏。”

    陆婳眼里有点笑意,说:“你倒是看的明白。”

    左承悦抬头看陆婳,说:“姐姐可知道他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了?”

    以前明明恨不得她死的远远的,现在却想方设法要自己回去,她可不相信那个皇帝是什么突然间良心发现了。

    陆婳笑了一下,说:“这事儿,我估计与我有几分干系。”

    左承悦:“……此话怎讲?”

    “你母亲一直想要你回去,你当知晓。但是她说服不了皇帝,于是就找了一个能说服皇帝的理由。”陆婳淡淡的道。

    左承悦立刻道:“这个理由与你有关?”

    陆婳点点头,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告诉皇帝,说你与我关系匪浅。再加上你住在陆府,皇帝一查便知,这更加让皇帝相信你与我关系匪浅了。”

    其实说到后面,陆婳的语气里已经多了一丝嘲讽。

    左承悦也听明白了,嗤笑一声,说:“以为我跟姐姐有什么密切关系,所以才急着把我找回去,然后以此来加深皇室与姐姐之间的羁绊是吗?”

    陆婳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左承悦又笑了一声,道:“真够让人恶心的。”

    陆婳:“是挺让人不爽的。”

    这种被人当个小玩意一样随意摆弄利用的经历,她也曾经有过。

    当年,圣皇为了笼络师傅,从而想方设法逼迫自己嫁给当时的太子左磷。

    他们为了皇权,为了自己的权力地位,完全可以不用考虑其他人的感受,随意插手别人的人生。

    左承悦本就不喜皇宫,现如今一想到皇帝要她回去的目的,对那个地方便越发的反感了。

    ————

    报信的人飞快的进了皇宫,见了皇帝的面,连忙将陆府中的事情说了出来。

    皇后也在,当下脸色就黑了,沉声道:“这位陆姑娘,做事是不是太过分了?陛下敬重与她,但是她也不能这样插手皇家的事,阻挠我……”

    “你闭嘴。”皇帝看了她一眼,沉声喝道:“小心祸从口出!”

    皇后愕然,看着皇帝半晌没回过神来。

    她抿了抿唇,心中忐忑。

    皇帝对陆婳越是纵容,她越是忐忑。

    她已经得罪了陆婳,三番两次利用她,若是她真记恨自己,那自己之后的日子还能好过吗?

    皇帝来回走了几步,问那报信的人,“你刚才说,陆姑娘发话,只要人心甘情愿就行?”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说:“陆姑娘当时,的确是那么说的。”

    皇帝立刻道:“摆驾陆府。”

    于是,不一会儿,帝后的车架便出了宫。

    对外宣称是探望陆辰星。

    陆家有后,天子为表爱才之心,亲自出宫探望,何其尊荣。

    车架一路到了陆府门前,陆辰星早已在门口等候。

    帝后亲临,岂有不迎接之理?

    皇帝一下车,便亲自将陆辰星扶了起来,有说有笑的进了陆家的大门。

    一进去,两人自安而然的保持了距离,大步往里面走。

    陆婳和左承悦原本是坐着的,一听见帝后的声音,左承悦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陆婳还没站起来,皇帝便先她一步,喊了一声:“陆姑娘。”

    陆婳站起身来,点了点头,道:“陛下亲临寒舍,蓬荜生辉。”

    皇帝笑了起来,说:“早该来看看,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陆婳笑了笑,往旁边一站,道:“陛下请坐。”

    皇帝也不客气,在陆婳指的地方坐下来了。

    两人绷着面子扯了几句,皇帝这才抬头看向站在陆婳身边的左承悦,说:“这就是那个孩子?”

    左承悦突然被点到名,身子僵硬了一瞬间。

    陆婳看她一眼,说:“是的。”

    皇帝的视线落在左承悦的身上,说:“孩子,你抬起头来我看看?”

    语气很轻,仔细听似乎还有点慈爱的味道。

    若是左承悦此前不知道他的目的,怕是真的还会有所触动,但是现在却只觉得讽刺。

    深吸一口气,左承悦缓缓的抬起了头。

    皇帝第一眼看见的,便是那双与皇后如出一辙的大眼睛。

    心中暗道:难怪皇后说一眼就瞧出来她就是自己的孩子。

    再仔细看看,眉眼之间倒是不像自己,但是却与圣君画像有几分相似之处。

    皇帝眼睛又是一亮,暗道:不怪陆姑娘对这丫头另眼相看,原因竟是在这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