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爆宠萌徒:妖孽国师,你走开! > 第659章 玉坠子的来历
    陆辰星看陆婳这么慎重的样子,也不自觉的严肃起来。

    “这个玉坠子,从我出生起便一直戴在我的身上的。后来母亲怕我贪玩将坠子摔坏了,这才缝制了锦囊将坠子装进了锦囊里。”陆辰星手指摩挲着那个坠子,继续道:“我曾经问过母亲这坠子的来历,母亲所……”

    他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母亲说,这坠子是随着我出生的,是我的伴生玉。她让我要一直戴着这个坠子,不能有半分闪失。”

    陆婳:“……”

    他看着陆婳的脸色,干巴巴的笑了笑,说:“是不是很不可思议?人怎么可能生出一块玉来呢……我也一直不怎么相信,想着母亲大概是骗我玩的。但是,我母亲临终的时候还在百般嘱咐我,一定要让我保护好这块玉,我这才相信,母亲说的都是真的。”

    陆婳看他急于解释的样子,缓缓开口,道:“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我都相信。”

    陆辰星有些意外,“姐姐当真相信?这种超出自然规律的事情,你就没有半点怀疑吗?”

    陆婳笑了下,“若说超出自然规律的事情,我的存在就是最超出自然规律的事情。”

    陆辰星:“……”

    姐姐这话这般强势,他没法接,只好定定的看着陆婳。

    陆婳此刻也定定的看着他,眼神有些恍惚,那样子像是在透过他在看着另外一个人一般,让陆辰星有些毛骨悚然。

    她这样的眼神,也让一直坐在一边的左承悦有些紧张。

    左承悦咽了口口水,不自觉的握紧了陆辰星的手,稍微坐起来一点,似乎是想将陆辰星挡在自己的身后。

    谁知道,陆辰星看着看着,却是开始沉默的掉眼泪。

    她也不出声,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美人流泪,是个人都招架不住。

    左承悦僵住,不可置信的看着陆婳。陆辰星震惊的都忘记了疼,手足无措。

    一边嫌弃的站在一边的封寒一个箭步走了上来,伸手将陆婳抱在了怀里,伸手拍着她的后背,在低低的说着什么哄着她。

    门外吃着小零食的陆天赐也不吃东西了,皱着眉头看着陆婳的方向。

    陆辰星被陆婳的眼泪打的措手不及,他从来没看过这么脆弱的姐姐。

    毕竟在他的面前,姐姐从来都是无敌的,好像没有人可以打败他。

    他想要坐起来,但是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又跌了回去。

    左承悦连忙伸手扶着他,让他靠着自己勉强坐起来。

    陆辰星有些着急,道:“姐姐这是怎么了?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如果是我说错话惹你生气了,你告诉我,我以后一定改,我再也不那样了,姐姐你不哭。”

    陆婳闻言,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哭的更加厉害了。

    她这样,弄的陆辰星更不敢说话了,只好瞪着一双眼睛无措的看着她。

    陆婳哭了好一会儿,仰头看着封寒,低声喊了一句:“师傅。”

    这声音,带着几分无措,带着几分委屈,带着几分伤心。这样类似于撒娇般的声音,封寒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过了。

    还未上九重天之前,陆婳在人间之时,每次受了伤受了委屈便会软软的叫自己师傅,那个时候,封寒觉得小徒儿便是想要全世界他也能眼睛都不眨的双手奉上。

    如今时隔多年再次听到陆婳这样的声音,封寒的一颗心狠狠的揪着,软成一团了。

    “乖啊,没事呢,师傅在这儿呢。”封寒抱着陆婳,伸手拍拍她的头,柔声道:“没事的,没事的。”

    陆婳伸手抱着封寒的腰,无助的道:“是他吗?师傅,是不是他啊?你说,有没有可能……”

    “你别哭,师傅帮你查清楚,师傅一定帮你查清楚。”封寒忍不下去了,他根本不能看着陆婳个样子。

    这简直就是把他的一颗心攥在手心里搓圆捏扁。

    他深吸一口气,猛然间转头看向陆辰星。

    陆辰星被他那眼神一看,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还要封寒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立马收回了目光。

    他一弯腰,直接伸手将人打横抱了起来,将陆婳整个人都藏在了自己的怀里,一边低声哄着,一边抱着人大步往外走。

    所有的人都愕然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站在门口的陆天赐深深的看了陆辰星一眼,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玉坠子好生收着。”

    说完那话之后,陆天赐也转身离开了。

    屋子里,只剩下左承悦和陆辰星了。

    陆辰星还没回过神来,左承悦也是受惊不小。

    左承悦回头看着陆辰星手里的那个锦囊,忍不住问:“这个玉坠子到底有什么来头?”

    陆婳的失态,也是从看到这个玉坠子开始的。

    陆辰星低眸看着自己手里的锦囊,最后倒出那个玉坠子,定定的看着玉坠子好久。

    他低头看了好一会儿,缓缓的道:“这个玉坠子,是随着我一块出生的,没有什么来历。”

    左承悦:“……这是什么意思?”

    “我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陆辰星偏头看着左承悦,说:“这个玉坠子,当真是我的伴生玉,它没有什么来历。要真是论起来历,那我是什么来历,它就是什么来历。”

    左承悦:“……这么说,姐姐想问的不是这个玉坠子,而是你?”

    陆辰星:“……”

    左承悦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道:“可是你不是陆府唯一的血脉吗?这一点可是她亲自认定的,你也有族谱为证。你除了这个来历,你还能是什么来历?”

    陆辰星额角的青筋突突了两下,脑袋一抽一抽的疼。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低声道:“不知道。或许,我有着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什么来历吧。这个来历我们都不知道,只有姐姐清楚。”

    他垂眸看了看那玉坠子,然后伸手将玉坠子放进锦囊,珍而重之的戴在自己的身上。

    陆天赐说让他好生收着这个玉坠子,那臭小孩,可是从来不说无用的话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