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凤鸢 > 第一章 绝尘无情凤鸢无心
    滴答、滴答……

    水滴沿着房檐落下。

    天空昏昏沉沉,乌云压近,街道上空无一人。

    街边二层楼的平房已经塌了一半。不只是此处,整条大街,整座城市都像被台风席卷过一般。空气里弥漫着丝丝血气,涌动着腐臭。

    那滴水的房檐下放着的硬纸堆似乎动了一下,像是错觉一般。

    哗啦。

    一只黑漆漆的手伸了出来,剥开最大的纸板露出下面的人。没有人会怀疑他是一个乞丐。

    身上黏糊糊臭烘烘,凤鸢脸上的笑淡了下来。

    他低头看着这只瘦的只剩骨头的手,手背上都是硬的发黑发臭的污垢,指甲里不知道是什么的腐烂物。他毫不怀疑这具身体至少三个月没清洗,甚至更长。

    纸堆再次动了动,一只雪白的狐狸窜了出来,是与他完全不同的干净整洁。

    白狐抬头看了看身边脏兮兮的人,长满毛的狐脸露出一个堪称扭曲的表情,它缩了缩脖子,口吐人言:“主人,需要这个位面的规则吗?”

    毫不意外的它看到了凤鸢摆摆手。

    “那主人,原主的记忆需要吗?”

    “不必了。”他开口,声音温柔如水,却有散不去的空寂,“都这副模样了,那些记忆接受了也没用,带我去找水源。另外,说说这里发生了什么。”

    白狐歪了歪脑袋,后腿一蹬,毫不嫌弃的扑进凤鸢怀里,一边伸出前腿指认方向,一边解说。

    “主人,这个位面是末世位面,你现在所在的城市已经沦陷了。不过末世才刚刚爆发半月,末世有吃人的丧尸和强大的异能者。

    哎对了,主人你想要什么样的异能?”

    凤鸢脚步一顿,继续朝前走:“不必了。”

    “不行啊,如果没有异能到了后面丧尸进化,主人你会被吃掉的。”

    “吃掉了就去下一个位面。”

    “……”

    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是它怎么可能让堂堂的凤鸢神被这些位面的蝼蚁欺负?

    小狐狸有力无气的耷拉下脑袋,一丝蓝光沿着它的肉掌窜进凤鸢的身体。

    感觉到一股温润的力量涌进身体,凤鸢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在他的底线之内,有些事情他选择默认。或许也可以说无所谓,因为他什么都不在乎。

    乌云越来越近,黑暗一点一点侵蚀最后的光明。这座城市如同坐在轮椅上跌倒在地的残废,绝望而无助的看着乌云逼近,无处可逃,也无路可退。

    风起了,里面夹杂着丝丝寒气。白狐冻得紧紧贴着凤鸢,而少年脊背直挺,恍如未觉。

    末世的天气本是如此多变,冷如极地,热似赤道。

    乌云映在兽瞳中,慢慢放大,最后占据了整个瞳孔。

    起先它因为内疚替凤鸢找了一个这样脏的壳子而愧疚,根本就没有在意慢慢袭来的乌云,如今看到乌云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它慌张的撕挠着凤鸢胸口的衣服,声音尖锐:“主人快跑!快躲起来!雨水有丧尸病毒!”

    凤鸢无动于衷,甚至停下脚步抬头看着天空等待着乌云的到来。

    他丝毫不留情的开口:“你不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四周没有丧尸,为什么原身是躲在屋檐下的,他躲的是什么?”

    明明温柔的让人沦陷的声音,语气也是温润的,却偏偏里面的平静让人觉得字字诛心。像是一只手捏住了喉咙,不至于窒息,但绝对不好受,沉闷的让人宁愿窒息。

    白狐瞬间安静下来,浑身僵硬,有发抖的征兆。不是因为恐惧和害怕,只是难受。

    是啊,是它见到主人太脏所以才忽略了原身的情况,亏它还有原身的信息,还不如主人知道的多。

    为什么原身在屋檐下,末世不是应该躲在屋内吗?那是因为原身不止躲丧尸,也在躲人,躲着屋内的活人。

    因为原身不是人!他是丧尸,还是等级比一般丧尸高的丧尸,因此原身所在地附近无丧尸活动。

    它靠在少年胸膛静静听着。果然没有心跳。

    乌云更近了。

    凤鸢揉了揉白狐的脑袋,将它放下。

    “走吧,别跟着我。”

    白狐前身下倾,几乎快要贴着地面,它抬头看着少年:“主人……”

    “走吧,要下雨了,别跟着我,离开时我会通知你。”

    主人。

    它发出不舍的哼哧声。少年站的笔直,静静的看着天空,温柔的表情是与此完全相反的冷漠行为。

    “主人……你保重。”

    白狐四肢趴在地上,做了一个臣服的姿势才转身跑开。到了街头尽头,白狐回头,少年依旧站在原地,姿势未曾变过。

    主人保重,下个位面见。

    它像一束白光,彻底消失在这条大街上。

    它叫狐乄【wǔ】,是一只上古神兽九尾狐。凤鸢是他的主人,远古上神,上古神兽凤凰的始祖。

    凤鸢,它的主人,一个冷漠到灵魂里的人。

    它曾经以为三千大世界,十亿小世界,最冷漠的人应该属绝尘,因为那个强大的男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冷酷到足以万里寒冰,弑父杀母,凌迟兄长,诛灭爱人全族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而这一切就为了神位。而自从与凤鸢结契后,它才真正知道什么叫无情。

    那种冷漠到笑都是绝情的人,除了凤鸢,万千世界再无第二个人。

    众神都说绝尘无情凤鸢无心。事实上主人有心,它不止一次感受到主人那颗有力的跳动的心脏。或许他们说的并不是字面意思。可主人懂得寂寞,每次看到那孤独的身形它的心脏就跟着隐隐抽痛。

    狐乄一直想知道,没有心的人也会孤独吗?它总觉得主人是有心的,可是谁都不配走进主人心中。

    他知道白狐离开了,也知道白狐不想离开。但那又怎么样?他不喜欢有人在身边晃荡,既然来这些位面借用了原主的壳子,那就像这个世界的人一样活着好了。即便狐乄不是人。他从来不喜欢热闹。

    轰隆!

    沙沙。

    雷声当顶响,震得大地也跟着颤抖。起风了,不是来自某一方,而是四面八方,朝着这座城市涌来,本来已经足够破败的残砖烂瓦变得更加细碎。街道上的窗户房门摇摇晃晃啪啪作响,形成一支烦躁的死亡曲子。

    昏黑的街道上开始冒出踉踉跄跄摇摇晃晃的人影,它们和凤鸢一样抬头看着头顶黑压压的乌云。

    刺啦——

    闪电划过天空,照亮昏暗,电光附近的空间扭曲模糊。

    随着闪电落下,街道上的“人”发出兴奋的低吼。整个城市举行着一场奇怪的欢宴。

    哗啦啦。

    雨落了下来。浇在那些扭曲畸形的“人”身上,洗去了它们脸上的灰泥血污,露出它们那一张张残损的清清白白的脸,它们眼中的绿光像黑夜中饿狼的凶目。

    雨,并没有这么仁慈,洗去了血污,也腐蚀着它们的身体,雨点在它们身上脸上砸出大大小小的肉坑。

    凤鸢收回了目光,静静的看着街道上密密麻麻的丧尸。

    雨水落在他脸上,发出滋滋的声音,腐蚀后的地方又立刻长处新肉。

    凤鸢立在雨中无动于衷,任由雨水折磨自己。也许他感觉不到痛,也许没有理会疼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