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凤鸢 > 第三十五章 前太子遗子——诸琉华
    “不!!!不要!!!阿鸢是你徒弟!你不可以这样对他!!!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不要!不能废了他!”

    而银发男人对他的话不闻不问,一把将他扔在傍边。

    目眦欲裂——

    等到夜君笑连滚带爬的回到黑衣男人身边时,银发男人早已收手,转身招呼远处傻掉的凤晏:“走吧,我们回苍嶛峰,从此以后本尊再不问凡尘。”

    凤晏看着连呼吸都困难的夜君笑不忍的眨眨眼,忍住眼泪,乖乖的跟上君白长。

    银发男人转身后就冷下了脸,双手握紧,指甲掐进掌心。他轻轻呻吟了一下,压下体内翻滚的血气。这一系列微小的变化就连凤晏都没注意到。

    这并不是被弑打伤的,只是情绪波动太大,一时间气血逆袭,但也不是什么大事。

    人走城空。

    夜君笑胡乱的擦尽脸上的泪水,小心的搂着黑衣男人。

    弑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筋脉被废都未曾哼过一声。

    夜君笑嘴唇发颤,最后只是掩藏着眼底的怨恨轻声而坚定的开口:“阿鸢,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你放心。”

    一直对夜君笑视而不见的男人,这才睁开眼睛认真的打量他,不过片刻后转过头,闭上眼睛。

    滁都后来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三天后魔族大军占领了城池,接着正派又重新拿回了滁都。

    乱世七年。

    逍遥谷。

    简陋的小屋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躺在床上的男人眼眸染血,满头大汗,脖颈处青筋暴起。

    旁边穿着粗布单衣的男人急得要哭不哭,对着身后胡子花白的老人问道:“前辈,有办法让阿鸢不这样痛苦吗?”

    “四年前我就给过你答案,你又何必痴心不死,天天问我。”老者看着床上的男人无奈的叹气,眼中并没有不耐烦。

    四年前,夜君笑带着弑离开滁都找到这里,让隐居在这里的老神医替弑治疗。

    到现在他都记得第一次见面诊断后老神医那锥心刺骨的话。

    “这人是吃了魔果才变成魔的,融合的倒是完美,但也没有完全融合,导致他性情大变,嗜杀、嗜血,只有血气能够暂时压制他体内的狂暴的魔果。这个人,如果老朽没有猜错的话是当今魔君弑吧?”

    这些年,他一直和弑待在逍遥谷接受治疗,却没有一点好转,只是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了弑的情况到底有多糟糕。

    筋脉被废,魔气困在体内,不能运转,魔气可以让弑不吃不喝也不会死,但魔气弥漫在体内并不会让弑好受。

    难怪七年前弑屠了粤齐城和罗越郡,三年后又去屠滁都。

    如今四年过去,体内的魔果反噬达到最大。

    夜君笑看着床上的男人,握了握拳头,轻声道:“前辈,我过几天想带阿鸢离开逍遥谷。”

    “嗯,你们也该走了,这人老朽救不了。”

    老神医是一只有些修为的野狸猫,因而当年才能够探查到弑的魔气。

    目送着老神医离开,夜君笑关上门,回头盯着痛苦的男人,眼中满是坚定:“阿鸢,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站起来!”

    只可惜被痛苦包裹的男人听不见他说了什么。

    十日之后,夜君笑怀抱着弑,背着包袱离开了逍遥谷。

    刚出谷就遇到一群黑衣人,还是夜君笑熟悉的人。诸誉的亲卫。

    见到夜君笑,十一带头跪下,双手抱在身前:“十八,王爷让我们带你回去。”

    “王爷为什么让我回去?”夜君笑不解的看着十一,“十一你为何要跪我?”

    “事情是这样的。”十一叹了口气,缓缓道来。

    “七年前粤齐城被屠,因为世子是被派去粤齐城的,王爷因此大病了一场,后来王爷身体日与衰退。四年前在滁都突然发现你的踪影,王爷高兴了好一阵,可是却没看到世子,接着又是一场大病。

    一年前王爷去世,临死之前突然说出你的身世,你乃是三王爷诸未几的独子,皇位争斗时,三王爷死后你就被王爷藏了起来。

    王爷去世前让我们找到你,去认祖归宗。这件事皇上也知道,陛下也让我们带你回去。”

    说着,十一抿了抿唇,才抱着一点期待问:“十八,你一直和世子待在一起,他可还活着?”

    听到十一问起凤鸢,夜君笑下意识收紧了怀里的男人,他摇了摇头,道:“你不是接我们回去吗?那就一起走吧。”

    “也是,魔君屠城,世子怎么可能还活着。”十一失望之后又是释然,起身招呼身后的手下,“走吧。”

    看着十一的侧脸,夜君笑垂眸,掩住眼中的贪婪——阿鸢已经死了,以后活着的是弑,弑是他一个人的。

    半个月后,夜君笑等人抵达景襄城。

    皇帝诸燕带着侍卫亲自来到城门口迎接侄子。

    夜君笑从马车上下来,回头望了一眼,便走到诸燕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礼。

    诸燕连忙扶住他,拍着夜君笑的后背看着夜君笑满意笑着:“好好,皇侄都这么大了,这些年你受苦了。”

    “皇叔。”

    “哈哈,不错,不错,一表人才。朕记得未几还未替你取过名字吧,正好,朕替三哥取了,就叫琉华好了,诸琉华。”诸燕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夜君笑,如今的诸琉华——朝城内走去。侍卫恭敬的跟在他们身后,马车缀在最后。

    诸燕看着景襄城的一片兴荣,眼中露出沧桑,又盯了诸琉华几眼,慢慢道:“朕老了,妖魔乱世,子嗣难存,诸祭寅叛乱,如今只剩下你了,你可不要让朕失望啊。”

    诸燕的这番话让诸琉华心中一惊,却不敢多言,只好恭敬的点点头,“琉华不会让皇叔失望。”

    “朕相信你们年轻人。”

    一番话虽然说的模棱两可。

    诸琉华却听出了诸燕想要让位给他,他不蠢,白白送上的皇位也不想退还出去,何况现在他需要权利。

    后面去往誉王府的路就显得非常沉默。

    诸燕看着熟悉的街道却再也找不到熟悉的感觉。

    他们诸家子嗣满堂,从小他就与三哥和九弟交好,长大之后共成一党,帝位争斗时支持三哥的他和九弟纷纷落败,为了保住他和九弟,三哥一人承担了所有诬陷,从太子之位一朝变为囚犯。

    三哥死后他与九弟好不容易才保下诸琉华,从此诸琉华隐姓埋名跟着九弟。好在九弟深得父皇喜爱,封为景襄王,而他却被彻底闲置。

    十八年前,之所以能够一举推翻诸衍,除了多年策划和诸衍本身的昏庸,也多亏了九弟在背后的支持。

    当年太子争夺,他被流放,九弟调出宫外,之后二人就没有联系过,所有人都以为因为皇位二人闹翻了,事实上只是一时无法接受三哥的死罢了。

    从古至今,前太子诸未几、当今皇帝诸燕、死去的九王爷诸誉,三人都是情同手足的兄弟,是没有背叛可言的,有些矛盾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

    从新回到誉王府,诸琉华不再是活在黑暗的可悲影子,而是身份尊贵的三王爷之子——三世子。

    他没有接受诸燕安排的房间,直接去了凤鸢曾经的院子,诸燕只当做诸琉华自责没有保护好景襄世子,并没有多想。

    被诸琉华抱在怀里,弑看着熟悉的垂花门,熟悉的院子,熟悉的一切,神情有些恍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