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凤鸢 > 第十三章 争抢青竹
    “死人了!死人了!快来人啊!”

    “城西头死了七个乞丐!死人了!”

    “死了七个啊!走去瞧瞧去!”

    “听说是被妖怪杀死的!身上都是霜,是什么……”

    街上七嘴八舌,人声此起彼伏。

    扇画情是被吵醒的。

    睁开眼睛便对上一双黑眸,眸色深邃,像夜空般迷人,又仿佛月下的水波,层层叠叠波光粼粼。

    “你似乎睡的很舒服。”

    扇画情看了一眼不知何时被放在桌上的泫水,又怔怔的望着男人。此刻他正枕在男人的手臂上,男人的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姿势相当惹人误会。

    青年抿了抿唇,目光四处游移不定,耳根像煮熟的小龙虾,红艳艳的十分可爱。

    “睡得好吗?”

    “前辈……”扇画情动了动身体想挣开,却没成功,反而被搂得更紧,整个人都贴在男人身上,“天亮了……”我想起来啊!!!

    “我知道,再躺一会儿。”

    “……”大能求放过!心中波涛汹涌,面上还要假装平静,“前辈,外面是……”

    “天气冷,闭城之后流民乞丐无处安身,就如我昨日所说,皆被冻死。”

    “……”青年小心翼翼的抓着男人的衣襟,看上去十分的小鸟依人,然,这是和外表冷淡内在跳脱的汉子,“前辈,我想……如厕。”

    “修仙之人还要如厕?”扶夜毫不客气的揭穿青年的谎话,放在青年腰上的手轻轻捏了捏,然后趁着青年不注意,在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好,你如厕吧。”

    男人终于放开青年不再逗他。

    扶夜单手撑着脑袋,斜躺在床上看着扇画情晚霞一般的脸颊,悠悠的道:“你很喜欢脸红。”

    然后,青年的脸更红了,低着头贴着床内的墙壁,仿佛男人是什么可怕的登徒子。

    扶夜静静的看着青年,许久之后脸上不正经的笑容收了起来,多几分温柔和认真,就像昨日施财与乞丐时,温柔的让人心疼的表情。

    明明是让人亲近的温柔,却若隐若无的透露出几分孤寂。孤独大概是每个位高权重的人都无法避免的。

    看了青年半晌,扶夜才起身,习惯性的走到窗边,推开雕花木窗低头俯视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男人离开后扇画情整个人才从紧绷的状态脱离,他快速的穿鞋下床,像是怕男人又杀回来似的。

    绻?城一留就是半个月,半个月里死了不少人,除了冻死的乞丐流民也有被吸干精血的世家子弟。

    扶夜至始至终都是一副身在外事的样子,扇画情也去查过,但是什么都没查到,他去问男人,男人却什么都不肯说,只说时间未到。

    之前说好的几日也变成十几日。扇画情对扶夜的信用已经没有丝毫信心了。

    直到这天,绻?城下起了大雪。

    男人还是像往日一样,站在窗边,看着不知道看了多少次的街道行人,手里端着一杯冒着白雾的热茶,有一下没一下的饮着。

    绻?城被一片雪白包裹,掩埋了污秽和血腥。

    扇画情站在扶夜身边,伸手接住从天空飘落的雪花。

    “第一次看雪?”扶夜抿了一口茶,说话时冒出热气。

    “嗯,第一次。”扇画情露出一抹好看的笑,“玄清宗四季如春,从来没有下过雪,一年四季,我只看到过春天。”

    “可不是人人都喜欢冬天,喜欢大雪,这个冬天不知道又要冻死多少人。”

    “前辈不喜欢冬天吗?”青年侧头看向男人。

    扶夜从胸膛里发出几声轻笑,“喜欢,魔界可没有春夏秋冬。那里血红的天空,黑色的土地,腥臭的空气。即便是冬天也比魔界好了不知几何。”

    “我不过是随意的感慨几句。欲杀之,却怜之,可笑吗?你不觉得虚伪吗?”男人转头对上青年的目光。

    扇画情摇摇头,“前辈很好。”

    “呵。”扶夜轻笑,揉揉青年的头,明明嘴角挂着笑,却让人看不出悲喜,“日后你就不会这样认为。”

    绻?城夜深人静,仿佛沉睡。

    而地下拍卖场却热闹非凡。

    扇画情和扶夜戴着面具,在下人的带领下进了二楼的包厢。

    等到下人关上门离去,扇画情才取下面具,对着屋内好奇的打量。

    “前辈,这就是你说的拍卖会吗?你要拍什么?”围着屋子转了一圈,青年才开口问。

    “等人。”

    “咦?等人?”青年疑惑的回头看着坐在小榻上熟练的沏茶的男人,“前辈的朋友?”

    “到时候你就知道。过来坐下。”

    “嗯。”有些遗憾的收回打量的目光,青年恭敬的坐在男人身边。

    拍卖场都要自己沏茶,因为每个人喜好不同,喜欢什么样的茶便自己泡什么样的茶。

    男人沏茶的动作行云流水甚至可以入画,却在中途突然停下。

    “怎么了?”见男人停下来,青年不解。

    “呵呵。”扶夜平静的哼了两声,将还未沏好的茶倒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茶水冒出白泡,发出滋滋声,很快蒸发干净,看上去十分渗人。

    扇画情瞳孔骤缩,一脸惊骇,“茶里下了药!”他竟然还没看出来!

    “嗯。”男人慢吞吞的将茶杯放回小几上,笑道,“被灵气暂时封印的化尸粉而已,等到灵气消耗殆尽,喝了茶的人都会瞬间化成血水,即便是化神修士也不能避免。”

    “好恶毒,每个包厢都被下了药吗?”

    “应该吧。”男人毫不在意,从屋中间的小榻走到窗边的木榻坐下,“拍卖要开始了,过来。”

    青年复杂的看了一眼小几上其余的茶水又看了看男人,才起身走过去。

    第一件拍卖品是一把下品法器,以两百下品灵石被人很快买走。

    越到后面东西越好,有的就连身为长画峰峰主的扇画情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许久之后,东家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躺着一根青色的簪子。

    青玉流光溢彩,簪子上面缀这拇指大小的竹叶。

    看到簪子那一刻,扇画情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喜欢?”扶夜看青年的表情问。

    “喜欢,送给我哥正好!”

    扶夜想起一身青衣的扇无影,了然一笑,“那倒是。”

    台上,捧着盒子的主家热情高亢的道:“此簪名为青竹,是由西源大陆百年难得一见的赤火秘境中的青玉打造,青竹上面由炼器师雕刻了上百个阵法,相当于上品防御法器,可以抵挡元婴后期全力一击。”

    “青竹外形美观,送给心上人也是不错。

    低价一千下品灵石,开始竞价!”

    “两千下品灵石!”

    “五千下品灵石!”

    “一百中品灵石!”

    “两百中品灵石!”

    “……”

    一翻叫价,到了五百中品灵石才堪堪停下。

    这时扇画情终于举牌。

    “一千中品灵石!”

    全场哗然。

    原本以为没人跟价,谁知一楼无座的面具人却举起牌。

    “两千中品灵石!”

    这次场中鸦雀无声,两千中品灵石就为了一只上品防御法器,太不值得了,简直就是天价。

    扇画情犹豫一下,还是决定跟价,这可是他第一次想要送自家哥哥的东西,绝对不能被人抢了。

    “两千五百中品灵石。”

    “五千中品灵石!”一楼继续跟价。

    扇画情也不举牌了,只是疑惑的打量一楼跟价的人。要是再跟价,为了这么一只簪子,他哥非扒了他皮不可,何况他身上的灵石并不多。

    主家见二楼不再举牌,一脸兴奋的开始敲价。

    “五千中品灵石一次!”

    “五千中品灵石二次!”

    “五千中品灵石……”

    “一百上品灵石!”

    主家的价格刚要定下来,又有人举牌。

    扇画情回头惊愕的看着男人,除了惊讶还有看败家子的肉疼。

    一楼的人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竟然选择跟价!

    “两百上品灵石!”

    扶夜挑了挑眉,欲要举牌,扇画情连忙按住男人右手!

    “你疯了!”

    可惜按住了右手还有左手。

    “五百上品灵石!”

    “!!!”扇画情恨不得撕了男人,心中只能祈求下面跟价。

    一楼也没让扇画情失望,果然跟价。

    “五百五十上品灵石!”

    见男人还要跟,青年连忙双手搂住男人,将男人缠成一个粽子。

    “你不是想要吗?”扶夜哭笑不得的看着八爪章鱼似的缠着自己的人。

    “我是想要,但是你疯了吗?那簪子哪里值得到这么灵石!你是魔君了不起,灵石多没地方放啊?”

    说话之间,台上顺利敲价。

    “五百五十上品灵石一次!”

    “五百五十上品灵石二次!”

    “五百五十上品灵石三次!成交!”

    透过帘子看到主家拿着盒子离去,扶夜遗憾的叹了口气,低头趁机亲了青年额头一口,调侃:“好了,人家已经买下来了,你现在抢也抢不走了,还要抱着我到什么时候?”

    “谁、谁、谁抱你了!我是怕你发疯!”扇画情连忙推开男人,回到原地坐下,看着窗外,只留下红红的耳朵。

    “没大没小。”扶夜可有可无的训了一句,低头看着一楼与他抢簪子的面具人,眼中满是玩味。

    楼下,带着面具的少年绷紧身体。

    “他在看你,恐怕认出你了,不过扇画情不知道是你在抢东西。”噬尤道。

    “幸好没被抢走,上辈子明明没有人抢这簪子。”

    “上辈子扇画情又不在绻?城。”噬尤不屑。

    朔爵风上辈子也来过拍卖会,买下青竹,价格可没这么贵。不过他重生紫府里可不差这么点灵石。

    事实上青竹刻有上古防御阵,能够抵挡大乘修士三次全力一击。上一世没人知道,青竹很顺利的落入了他的手中。

    重生一次,噬尤虽然厉害,但也不是他,而是心魔,他自然需要防身的东西,所以便来拍青竹。

    “我伤了他的手下,恐怕他不会那么容易让我们离开。”噬尤继续道,唤回走神的朔爵风。

    少年嘲讽一笑,“你怕他?”

    “我怕他?本座渡劫期会怕一个大乘期的小喽啰,我是怕你死在他手里。”

    “我死了你也活不成!”

    “呵,拽什么,没有我你早死了!他要是敢来本座弄死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