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凤鸢 > 第十八章 天下大乱
    正在沉思中的朔爵风突然感觉到附近一股激烈的情绪,带着浓浓的恨意和不可思议。

    男人眼神一厉,朝着一处草丛望去,右手虚空一抓,握住一把厚重冷硬满是诡异符文的双向长剑。

    “何人!出来!”

    “朔爵风!!!”

    冰冷熟悉的声音,让朔爵风自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只是区区三个字,却带着无尽的恨意。

    话落,从草丛后走出一位白衣男人。

    这一刻,朔爵风只觉得时间仿佛都停止了,世界上只剩下这一人。

    白衣飘飘,青丝飞扬,似寒冰千里。

    师尊二字在朔爵风口里转了无数遍却没有叫出来。

    男人冷笑一声,收起长剑:“扇画情,别来无恙啊,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本座也没想到!”扇画情眼中满是杀意,抬手随意的从芥子空间拿出一把长剑,冲向朔爵风,“朔爵风!本座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要不是你,本应高高在上的哥怎么会满身骂名!要不是你,玄清宗怎么会这样!要不是你!都是你这个小人!

    “看来你很恨我啊。”男人无所谓的笑了笑,侧身轻易的就躲开了扇画情的攻击。一击不成,扇画情并没有放弃,继续朝着男人刺去。

    “朔哥哥,青儿来帮你!”离得最近的绿衣女子担忧冲过来,手里握着长鞭。

    被朔爵风留在身边的可不是只有脸的花瓶,女子如今元婴后期,一鞭下来扇画情这个假元婴根本避无可避。

    啪——一声摔在男子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长鞭的余威将扇画情震出数十步。

    朔爵风一怔,随后隔空反手一掌拍向女子,顷刻间女子倒地不起。

    “谁敢动他!”朔爵风冷冷的扫过蠢蠢欲动的女人和弟子们。

    阡沢宗掌门之女秋雅被男人同样吓得一抖,随后想到自己掌门之女的身份,勉强在男人的威压下走到倒在地上的女子身边,探了探鼻息,接着抬头惊恐的看着男人:“夫君,青青死了!”

    而男人却是冷哼一声,回头看着手执长剑的男子,慢慢上前。

    扇画情低着头一言不发,对于朔爵风杀了的女子他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对朔爵风的行为无比心寒。

    枕边人都可以随意放弃,何况当年他这个不负责的师尊呢?师门宗门又算什么?

    看不到男子的神色,但是这不妨碍朔爵风欣赏美人,这种送上门的东西他从来不会客气。

    宽厚的手掌轻轻覆上男子脸,从额头到长眉,再划过眼角沿着鼻梁停在软软的粉唇上。

    男人一手抬起扇画情的下巴一手按着红唇,强迫男子看着自己,哪怕那双眼睛里只有怨恨。

    “扇画情,”男人露出病态的笑容,“你说我要是杀了扇无影,杀了扶夜,毁了青邙山,废了你的修为,让你与我日夜笙歌,雌伏于我,如何?说不定你还会因为习惯而离不开我,爱上我!”

    “做梦!你个变态!”扇画情气的嘴唇发抖,一直握在手里的长剑往前面一送,插在男人的小腹上,正好抵在男人的丹田。

    只是男子修为有限,并不能一剑碎了朔爵风的丹田!

    “连你也想杀我!你也要杀我!”

    男人眼中红光大盛,一掌拍在扇画情的丹田上,顿时男子一口血喷了朔爵风满脸,直接飞出撞断身后好几棵大树。

    重重落在地上,扇画情艰难的挣开被鲜血糊住的眼睛,气息奄奄的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朔爵风。

    “连你也要杀我!连你也不放过!不可原谅!”

    “连你也要杀我!”

    朔爵风仿佛魔怔,嘴里不断重复着这几句,手里再次握住重剑,一步一步靠近,浑身都是浓重的杀气。

    “住手!”噬尤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慢了几步,那个谪仙般的人儿就被人欺负成这般模样,“朔爵风你给本座住手!!!”

    朔爵风后退一步,躲开迎面而来的剑气,看清楚来人后,突然仰天大笑,面目狰狞。

    “噬尤!噬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是你背叛了我!当年的泫水是你扔出芥子空间的!我就说好好的泫水怎么会自己跑出来!原来从那时候你就看上扇画情了!对不对!还诱哄我杀了他,原来都是装的!今天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

    这些年,每次扇无影打上门都能从你手里逃走,你是故意的吧!你是故意的吧!”

    “是。”红衣男人走到男子身前,身侧握着泫水,冷冷的盯着朔爵风,“你我之间本就不是盟友,不过是为了互相利用,今日你要杀师尊,本座就先斩了你!”

    “师尊?你要不要脸?”朔爵风嘲讽的看着红衣男人,“长画峰的弟子只有一人,他叫朔爵风不是噬尤!”

    红衣男人抿了抿唇,将剑一横,“过去是朔爵风,现在已经不是!”

    朔爵风冷哼一声,甩袖收起重剑,“你不过是我的心魔而已,想做人?简直痴心妄想!”

    见朔爵风收起剑,身后秋雅忍不住劝道:“夫君,这是是魔族,扇画情是扶夜的人,为何不拿下他们?”

    他当然想拿下,可是他是噬尤的对手吗?

    朔爵风转身厌恶的看了一眼秋雅,头也不回的离去,看上去竟有点像逃走。

    其他人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噬尤和地上的扇画情才追着朔爵风而去。

    哐当一声,红衣男人松开泫水,连忙将男子扶在怀中,“师尊!师尊!师尊你醒醒!”

    扇画情有些空洞的眼神慢慢凝聚出光亮,他复杂的看着红衣男人。

    “师尊!师尊你会没事的!”

    “箎……找……”

    若有若无的声音传入红衣男人的耳中,他连忙低下头凑到男子嘴边:“师尊,你慢慢说,别急,别急。”

    “箎……找箎……回……魔界……哥……前辈……”

    “对不起,徒儿不能答应你,等找到箎你就没命了!”噬尤咬咬牙,捡起泫水放进紫府,然后一把抱起扇画情,“师尊!我们去极天大陆!”

    话落,噬尤身上冒出耀眼的红光,鲜血顺着红衣男人的眼睛、耳朵、嘴角、鼻子流下,滴落在怀中男子雪白的衣袍上,滴落在男子的发梢,滴落在男子的脸上。

    扇画情恍恍惚惚看到噬尤鲜血淋漓的模样,眼角落下一颗晶莹的泪珠。

    噬尤……噬尤……为什么你这么难过……

    噬尤,你到底是谁……

    极天秘境结束之后有两个男人疯了。

    那日,黑衣男人同青衣男人站在岐南山的入口,等了许久,从最开始的兴奋和期待到最后的绝望,紧接着就是平静。

    两个男人身边的低气压可以窒息死人。

    直到秘境闭合,青衣男人才有所动静。

    他当着数以万计的人一剑刺穿黑衣男人的胸膛,扯掉脸上的面具,面目狰狞的看着黑衣男人:“扶夜老贼!阿情呢!阿情呢!阿情为什么没出来!”

    “扇门主,箎也在里面,兴许画情只是困在里面了,当下是找出画情没有出来的原因!”

    “不用找了!”扇无影狠狠抽出扶夜身体里的长剑,回头冷冷的看着其他因为突然发生这样的事而愣住的人。

    “阿情和你们一起进去的!你们都出来了,阿情却没出来,那就留在这里陪葬!”

    话落,天空迅速聚集劫云。

    “啊啊啊!!!有人渡劫!有人渡劫!快跑!!”

    “结界!结界!是结界!魔修的结界!”

    “那那那……那是魔头扇无影!!!这是大乘期渡劫!!完了!完了!”

    “啊啊啊!救命!”

    “扇门主!扇门主饶命,我从来没说过万魔门坏话,饶了我吧!”

    “魔头扇无影!老夫和你拼了!”

    “上啊!你们求他做什么!他是魔头!”

    “饶命啊……”

    岐南山乱成一团。

    求饶声,嘶喊声,哀嚎声,一阵一阵撕心裂肺惨绝人寰。

    青衣人浮在半空接下一道道碗口粗的紫色雷电,低着头冷冷的俯视脚下的人。

    扶夜颓废的靠在入口消失的地方,静静的看着天上的青衣人和绝望的其他人。

    把这些人困在这里,希望大舅子能够饶他一命,他还想活着找到画情,为画情报仇呢。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几百年几千年,岐南山一片焦黑,生灵涂炭,满地尘埃。

    青衣男人缓缓从空中落下,冰冷的看着黑衣男人,“扶夜,今日本座暂且饶你一命,日后魔界和我万魔门再见面就是不死不休!”

    “好。”扶夜苦笑,“如果我找到画情,你可否息怒?扇门主。”

    “到时候再说。”

    青衣男人转身,清风灌进衣袍,留下一个洒脱而孤独悲伤的背影。

    青邙山上。

    万魔门大殿。

    青衣人双手放在玉椅的扶手上,一身肃杀之气吹得银发飞扬,低头睥睨着脚下跪着的众人。

    “从今日起,万魔门就是无情宗,遇人杀人!遇魔杀魔!遇佛杀佛!唯有本门弟子不杀!若敢反叛,万剑阵伺候!!!”

    “是!弟子(我等)谨遵宗主教诲!绝不叛宗!”

    魔界。

    魔都魔宫正殿。

    黑衣男人一甩长袍稳稳的坐在上方,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的众人。

    “从今日起,立刻全员搜寻扇画情的行踪,一有消息立刻禀报本座,若是遇到青邙山的人都给本座躲开!除了青邙山的人都给本座杀了!”

    “属下遵命!君上一统三界与天同寿!”

    一个人失踪,两个男人疯魔,天下大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