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快穿之凤鸢 > 第四章 妖孽王爷【肆】(可怕的鸢王)
    目送着齐开然消失在拐角处,卫影才转身进入院子。

    院子里,男人手握长剑剑势凌厉,刺挑每一个动作都优美而暗藏杀机。

    卫影站在一旁将剑抱在胸前。

    孟鸢一个空翻落地,锐利的目光投向卫影,“拔剑!”

    “是!”闻言,卫影立刻拔出长剑迎向男人。

    院子内一道道剑风砍翻景饰,在石凳玉桌留下深深的剑痕。

    最后以卫影落败。

    看着地上被主子削下的头发,卫影嘴角抽搐。能不能捅他一刀,每次都削头发,他觉得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和尚。

    心中在不爽,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抱拳:“王爷武艺又精进了!”

    对卫影的话孟鸢不做评判,将长剑往屋内一扔,正好丢进挂在墙上的剑鞘中。

    男人将衣摆一甩,就着被剑气砍得不堪入目的石瞪坐下,他将面具取下放到桌上,抬眸冷冷的瞥了一眼卫影,“本王觉得王府好生无聊,想去外面瞧瞧。”

    “……”王爷这是要搞事的意思?

    “就这么决定了,替本王好好看着王府。”

    “王爷,那王妃哪里?”卫影为难的开口。

    “他?”男人冷漠的掀了掀眼皮,“房也洞了,他还要什么?本王府里又不差他一口饭,你要是害怕他怀疑,可以晚上去他里,做什么本王都不管。”

    “王爷!”卫影脸色一变,连忙跪下,“王爷,属下只是担心王妃,他现在是你的正妻。”

    “卫影,”孟鸢的眸子淡淡的盯着跪在地上的人,“你跟着本王也有八九年了,本王是什么样的的人想必你心里也清楚。齐开然怎么样本王不管,若是太麻烦本王不介意你杀了他,只是下手干净点,别让老东西抓到什么把柄。”

    “是,王爷。”卫影呼吸一滞。

    男人没有说话,许久之后才从石凳上起身。等他出来时,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件儒雅的软丝襦袍。

    卫影依旧跪在地上,男人余光都懒得抬一下,就这么出了院子。

    待男人离开后,卫影才起身,拿起桌上的面具进了屋。

    片刻之后卫影出来,带着面具换上孟鸢的衣服,与鸢王简直一个磨子里刻出来似的,行动举止都如此神似。

    王爷的夜望轩在王府深处,要出府自然是要经过妻妾的住处。

    齐开然还没回到安居阁就被皇上新赐下来的一众男女拦下。

    领头的女子头戴梅花金步摇,妩媚妖娆,她两道绣眉一紧,上上下下的扫了一眼齐开然,嘲讽的开口:“王妃昨日才嫁给王爷吧,怎料皇上今日就赐下美人于王爷,莫非王爷厌弃了王妃?王妃怎么就这么不讨喜?哎呀,不会你和王爷新婚还没洞房吧?”

    齐开然眸子一闪并不回答。他嫁到王府来没想过争什么,只是想要好好过日子,他只要安安分分不惹鸢王讨厌就好了。

    但是有人却不愿意放过他,女子上前一步,狠狠的推了齐开然一把,“喂,跟你说话啊!难不成王爷娶回来的王妃是一个哑巴?”

    这一幕正好落到走来的孟鸢眼中,不过男人却没什么反应,步伐依旧。

    看到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来找茬的男女皆是一愣。齐开然后知后觉的转过身,目光落到走来的男人身上,表情一呆,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又在看到男人冷漠的与自己擦肩而过的瞬间心中一片冰凉。

    后院争风吃醋孟鸢才没工夫管这些,只是偏偏有人不长眼睛,想要将他牵扯进去。

    妩媚的女子立刻将目光落到气宇轩昂的男人身上,抬了抬精致的下巴:“喂!你是什么人!王爷的男宠吗?”

    听到女人的话,齐开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男人,默默地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男人的行为比所有人想象中的都要简单粗暴,直接宽袖一甩,一道内力将挡事的女人推到地上,余光都懒得留下,孟鸢直接抬脚离去。

    女子跌在地上睁着一双泪目,愤恨的看着男人的背影,才不甘的起身,咬牙带着一伙男女离去,连给齐开然下马威的事都抛到了脑后。

    等了许久,齐开然才回神,早上刚刚对鸢王升起的那么一点好感顿时全无。皇家无情,说的难道不就是这样吗?这位鸢王更是无情,连装装样子都不愿意。

    带着不安的齐开然,回到安居阁,摆弄院子里的花草,过了一会儿又回到屋里,拿起纸笔书信一封,交给刚刚回来的影七。

    犹豫的将书信交到影七手里,青年道:“把这封信交给王爷吧。”

    影七点点头毕恭毕敬的退下。

    卫影看到齐开然的信时松了一口气,本来他就不知道该如何与齐开然周旋,如今齐开然归省两个月倒也好。

    信刚刚让影七送出去,就得到消息王爷同意了!

    同意了?

    齐开然不解,王爷不是刚刚才出府吗?那同意他归省的王爷是哪位?莫非王府有两位王爷?

    看来鸢王府的秘密不少,齐开然有些紧张的看着院门口,默默的让自己把这件事忘在脑后。

    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离开王府,孟鸢让自己的表情柔和下来,随手掏出一把折扇,看上去风流又潇洒。

    俊美的男人频频引来姑娘们侧目。只是在一众姑娘殷切的眼神下,俊美的男人竟然去了楚倌!

    这么好看的男人竟然是个断袖!还来烟柳之地!真是可惜了!

    在姑娘们遗憾的叹息之中,男人走上二楼,看着迎面而来的男不男女不女的老鸨,率先一步开口:“不要美人,我来买艺。小生前来勐京入考,不幸落第,没了盘缠钱,前来赚取盘缠钱。”

    “……”本来笑的见牙不见眼的老鸨,表情瞬间就裂了。

    穿的这么好告诉他没钱?入考去年才结束,下次入考是明年,这是欺负他没读过书吗?公子哥想玩不能找个好点的借口吗?这算什么?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什么都寻求刺激,也不知道这位公子家里人若是知道又该是怎样一顿恶抽。

    不过反正倒霉的不是他,赚钱的是他,有钱不赚白不赚!

    老鸨也不多问,点点头转身,便在前方领路:“行,作诗赋曲,正好我的楚湘倌就差你这样的读书人,跟我来吧。”

    孟鸢很满意老鸨的识趣,安静的跟在老鸨身后,余光打量着周围。

    老鸨将孟鸢带到三楼,推开一间门,转头便对着孟鸢道:“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想要离开我楚湘倌必须在楚湘倌待满三个月,三个月后你想走便走,我会从你赚的钱中分出三层给你。”

    “另外,这里的每个公子都不用真名,公子你的侍名呢?”

    “凤临。”

    “凤临?”老鸨一惊,而后点点头,“不愧是读书人,侍名真不错,进去准备吧,今晚开始你就要待客了。”

    “好。”孟鸢淡笑,走进门将老鸨关在外面。

    屋内珠帘翠幕,轻纱妙曼,果然是烟花之地的东西。

    男人轻嗤一声躺在榻上,挑起一缕青丝冷笑。

    俗话说美色误国,不知他是否有这个本事颠覆了孟国!

    孟鸢很久之前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耳根上有凤凰印记的男人告诉他,他就是他,他要毁了这个世界,要让能够屹立百年的孟国颠覆!

    颠不颠覆孟国孟鸢不知道,孟鸢喜欢刺激,喜欢玩!玩的越大他越感兴趣!

    现在他对皇位感兴趣,登上皇位的同时他不介意陪他的皇兄皇弟们好好玩玩!

    这一盘盛世大棋他要做那个下棋的人,所有人都得按照他的意愿来!

    以孟国江山社稷为赌注,他便来赌一场!

    不管输赢,孟国都将成为牺牲品!

    男人眼角微挑,眼中的冰冷可以凝结成霜,微微扬起的唇,讽刺之意倾泻而出。

    邪魅,俊美,冷漠,强大……

    这才是真正的鸢王!

    完美的让人只能仰望,飞蛾扑火也甘之如始。

    他是最大的人生赢家,才能下得起最大的赌注!

    鸢王手握孟国几乎全部的重兵!因而孟皇帝才这么急着将鸢王召回勐京,削去兵权!

    但是,只是换了一个身份,军心依旧所在!鸢王就是军营里神话,不败的信仰!只要鸢王愿意,随时可以起兵谋反!

    只是孟皇帝不知道而已,还自以为除去了心头大患。

    殊不知,只是因为某个可怕的男人厌倦了军营里的打打杀杀,想要换个方式玩玩!

    两年之前太子之争鸢王落败却只是贬至边外,其他参与的皇子皆贬为庶人,难道真的是孟皇帝仁慈吗?

    里面有多少这个神经病一样的男人的手笔谁又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