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家绝世俏医妃 > 第74章 衙门告状
    第74章 衙门告状

    莫海川的话,差点没将老莫头给气死,他气的浑身哆嗦,将桌子上的烟袋子砸了下来。

    “你这个逆子,逆子,你盖那么大的房子就有银子,给你爹花就没有?”

    莫海川一副坦然的模样道,“爹,那银子都是天星自己挣得跟我没有关系。”

    又是这句话,老莫头愤恨的瞪着自己的儿子道,“就算那银子是你闺女挣得,既然她是你闺女挣得就是你的。”

    莫海川一听,当场怒了,“爹,哪有娘家爹霸占嫁出去闺女钱财的道理,我家闺女挣得就是我闺女的,我不要。”

    老刘氏实在憋不住冲着莫海川吼道,“就算你闺女的银子你不要,可你跟着你闺女给她干活,她总得给你们一家子工钱吧。”

    莫海川冷眼看向老刘氏,那讨厌憎恶的眼神十分明显。

    最后好像老莫头道,“爹,我给闺女干活那是我心甘情愿,我不要一分工钱,所以你们也别惦记。”

    甩出这最后一句话,莫海川气冲冲的离开老莫家,真是时间越久,越能体会出这一家的无耻。

    老莫头气的在莫海川后面骂道,“该死的东西,你如此不孝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莫海川脚步依旧沉稳,根本就不受老莫头的影响,毅然决然离开。

    老刘氏眼眸阴狠道,“老头子,他这样的不孝子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去县城衙门告她去。”

    老莫家三兄弟也跟着附和,“对对对,爹,就应该告他让他做大牢,看莫天星那个小贱蹄子不乖乖把银子跟大房子交出来。”

    这时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走进来,模样不丑算是好看的,只是那看不起人的眼神让人不舒服。

    “爹,我五哥可是说了,银子房子都是次要的,主要是要莫天星那个小贱人交出成品药方。”

    进来的女子,正是老刘氏最小的闺女莫宝儿,从小被老刘氏宠着长大。

    从小被灌输的都是嫁入大户人家当少奶奶的思想,所以从来都不将这乡下人放在眼里。

    老刘氏一见到莫宝儿,脸上又愤怒立刻转变成喜悦,“宝儿你回来了啊!”

    莫宝儿点点头,脸上却只有嫌弃没有任何喜悦。

    “我来的时候去看了一下五哥,五哥将家里的事情大约跟我说了,刚才那话是五哥让我告诉你们的。”

    老刘氏立刻点头道,“是是是,娘跟你爹都知道了,宝儿你在天秀阁好好的怎么回来了。”

    莫宝儿一听这话脸色立刻难看起来,“以后都不会再去了。”

    众人一听,顿时懵了,怎么好好的就不去了。

    可是要问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她就不耐烦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老刘氏也想跟着去问个究竟,可是一想这里的事还没有解决好,就暂时忍住。

    几个嫂子虽然没有说话,可看到莫宝儿时,脸色的疼不太好看,这个难伺候的大小姐回来了,她们又没有好日子过了。

    “老头子,老儿子可是说了要莫天星手里的成药秘方,你必须去告那个不孝子。”

    莫老头有点为难,“可是老二没有说不管我,他不是要找郎中给我医治么。”

    老刘氏一听,顿时气急,“你就是傻,他说找就找了,谁给证明,我们一家人的话才是证明,说他没不管就是不管。”

    老莫头想了片刻,最后架不住老婆子煽风点火,最后一拍桌子道,“告,今日就去衙门告。”

    老刘氏一听兴奋了,赶紧吩咐老大,“老大,你去顺便去镇上找你五弟,让他请个假这事他办最稳妥。”

    “哎!”老大答应一声,就立刻往城里走去。

    这下莫家人可是乐坏了,就仿佛已经住进那三进院的大楼房,看到了那白花花的银子,还有那来钱多的成品药方。

    “…………”

    此时此刻莫天星家里,莫海川将他在老莫家发生的事全部都跟莫天星说了一遍。

    莫天星皱眉,细细想了一想觉得不妥,立刻开口道,“爹,你跟我去一趟镇里。”

    莫海川,有点不明白,“星儿,干嘛要去镇里?”

    这时夜四进来,对莫天星道,“老莫家那边,莫老大去了镇里。”

    果然,与莫天星想的差不多。

    “爹,走,我们赶紧去镇里,在官差赶来之前请大夫前来给老莫头医治。”

    莫海川听了一头雾水,不解道,“你爷爷,他是装病为什么还要找大夫给他医治?”

    莫天星摇摇头,一边拽着莫海川往外走一边解释道,“爹,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大哥现在去镇上衙门告你去了。”

    这句话一出,莫海川顿时惊住,“去县衙告我,告我什么?”

    “爹,夜龙国律法,不孝顺双亲是要被打板子坐大牢的。”

    莫海川这才惊觉,“可是我并没有说不管你爷爷,已经说过请郎中给她治病了。”

    莫天星无语,他爹爹太老实了,“爹,人家要铁了心告你可不会管你是否会管你爹爹。”

    莫海川彻底心凉,即使他的父亲再不好,他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害自己。

    今日他爹竟然会如此对他,能不心凉么。

    她真的对老莫家那些人,讨厌到了极点,尤其是老莫头,她一声爷爷都不想叫。

    说真的她对老刘氏反感都没有对老莫头深,老刘氏一个继母恶毒那是因为没有血缘关系。

    可老莫头可是爹爹的亲生父亲,就算他在不喜欢奶,也不能如此对待自己儿子吧。

    镇上,益寿堂,萧掌柜一见莫天星,就笑容满面的迎过来。

    “莫姑娘,你可来了成品药早就没有了,我都急的要去你家里找了。”

    莫天星有点不好意思,“萧掌柜我这次来没有带成品药,而是有别的事情。”

    萧掌柜一听,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对莫天星还是有求必应的。

    “莫姑娘请说,能做的萧某一定尽力而为。”

    莫天星看向莫海川,莫海川赶紧开口道,“萧掌柜,家父生病我们是来请郎中回去给家父治病的。”

    萧掌柜一听,立刻应到,“原来是这事啊,萧某这就陪着你们走一趟。”

    莫天星立刻说,“萧掌柜,家里还有不少做出来的成药,只是一直都没有时间送过来。”

    萧掌柜一听,立刻乐了,“那感情好,这一趟也算萧某没白去,正好回来的时候捎回来。”

    就这么,三人愉快的坐上马车去了上河村,一进村口莫天星就让夜四将马车停下来。

    之所以在村口徒步走着去老莫家,就是让村里人都看见,莫海川的孝顺举动。

    果然一路上,碰见莫海川的人都打招呼,“莫老二,这是嘛去?”

    莫海川就开始介绍萧掌柜是益寿堂的医者,是他请来给他爹瞧病的。

    一路上问的人不少,而莫海川几乎都是如此回答。

    那些村里人更是夸赞莫海川仁义,老莫头根本就不将莫海川当儿子看,可莫海川还如此孝顺。

    要换成旁人摊上这么一个爹,那肯定会诅咒病死更好,可是莫海川还巴巴的给老莫头请郎中。

    一路顺畅到了老莫家门口,一般农村大门都是不关的,如此莫海川带着萧掌柜直接进了院子。

    心情大好的老刘氏,正坐在院子晒太阳,跟几个儿媳妇拉家常,憧憬着没好的未来。

    谁知道冷不防就莫海川带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进来。

    她一下子就跟炸了一般的野鸡,冲着莫海川就大骂,“你个该死不孝顺的东西,来我家作甚,赶紧给老娘滚滚滚。”

    萧掌柜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无论他到哪里,都是被人尊敬的医者,哪有一进门就被轰出去的。

    莫海川脸色瞬间黑下,“老刘氏,我请镇上郎中来给我爹看病碍着你什么事了,还是你想让我爹早点去了。”

    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让老刘氏更加窝火,“你这个该死的东西,胡说什么呢,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

    老刘氏捡起一边的扫帚疙瘩就冲着莫海川扔了过来,莫海川移开身子,这才没有被砸到。

    萧掌柜实在看不下去了,“莫老弟,哪有这样的,上门来给你爹诊治是念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老夫才走这一遭,可是这无知妇人总是堵着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边的动静大,左邻右舍已经趴在墙头上看热闹。

    老刘氏这才惊觉,莫海川竟然将郎中请到家里来了,那么之前的话还能不能站得住脚。

    就在这时,屋里听到外面有动静的老莫头走出来,“大白天的吵吵什么?”

    莫海川看到老莫头,立刻开口叫,“爹,您不是身子骨不好么,这不我请了镇里的郎中来给您诊治。”

    老莫头一听,看向萧掌柜,顿时眼皮开始跳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萧掌柜看向老莫头,仔细端详一番,上前道,“大叔,让我给你诊脉。”

    莫老头下意识的往回抽手,可萧掌柜已经抓着他的手腕,感觉了好一会儿才黑着脸道,“真是胡闹身体明明好的很,还把老夫叫过来是戏耍老夫吗?”

    萧掌柜,常年行走在达官贵人之间,若是连这点儿难道都看不出来,那就真白混了。

    从莫天星让马车在村口停下,然后一路,莫海川跟村里人说的话。

    再加上到这里那无知妇人的反应,还有莫老头的身体健康,这一系列的问题都让萧掌柜感觉到异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