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2章 美女租客
    美女!

    大美女!

    陈策的眼睛顿时就直了。

    只见这个女人一头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脸上还带着被水汽熏蒸过的红晕。

    二十一二岁的年纪,皮肤柔润,仿佛上好的羊脂玉一般吹弹可破。

    一张俏脸,大大的眼睛,巧目而盼,万种风情。

    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嘴唇,露在外面的胸型带有圆润到极致的饱满,如同两枚令人炫目的深水炸弹。

    白皙而修长的大腿,含珠般晶莹的小脚丫。

    而最最吸引陈策目光的,是她两腿之间的一片没有毛发遮挡的粉嫩。

    “白虎!竟然是个小白虎!哇哦,我的天啊,太刺激了!我爱小白虎!”

    陈策的心跳陡然加速,一阵阵的眼晕。

    山上修业的这些年,虽然也曾背着师父不知道偷看过一些不良网站和小片片什么的,不是那种完全无知的懵懂少年。

    但是,真人真物,他还是第一次看见。

    很自然的,陈策这个悲催了二十多年的老处男立刻就难以控制的裤裆扯旗了。

    而齐霏,见到陈策也是骤然一惊。

    或者说,她已经被吓呆了。

    女人,尤其是个独自在家而且刚刚洗过澡从卫生间里出来的女人,刚出来就发现一个陌生男人闯进自己家里,谁不害怕?

    私闯民宅?

    甭问,他肯定不是好人啊!

    齐霏吓得花容失色,甚至连逃跑都忘了,就是站在那里开始尖叫,而且就一个“啊”字,声音又尖又高,刺的陈策耳膜生疼。

    陈策想都没想,直接过去将齐霏推在走廊的墙上,一个胳膊肘拐住她的脖子,一手捂住她的嘴。

    动作有点粗鲁,似乎跟那些入室行凶的歹徒没什么区别。

    齐霏更是惊得魂不附体,可在这时,她忽然觉得自己小腹的位置,有一根很坚硬的玩意儿顶着。

    其实,这就是她没经验了,这很明显是陈策正在扯旗的某物。

    可她下意识的一看,却是正看到了陈策兜里的那把扳子。

    得!

    齐霏心里彻底的崩溃了。

    好人谁闯别人家里还带着扳子啊?

    想想自己很可能就要被糟蹋了,然后被灭口,齐霏心中一片凄然。

    喊不出来又叫不出来,惊惧之中,两行晶莹的泪水缓缓流下。

    可在这时候,她很诧异的发现,这个歹徒竟然也是一脸要哭的模样。

    陈策现在的模样比她还委屈呢:“你谁啊你?你怎么在我家里洗澡啊?而且还不穿衣服到处乱跑,你臭流氓啊你?完了,完了……”陈策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已经被你害的不纯洁了,呜呜呜,你赔我的节操……”

    他还挺有演戏的天赋,使劲儿挤了挤,还真挤出几滴眼泪。

    好像真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齐霏已经完全懵了。

    喂喂喂,明明吃亏的人是我吧?怎么你还哭上了?

    我臭流氓?你这人还讲不讲理啊?

    还有……你说什么?这是你家?怎么可能?这里的房主姓吴啊,我在这儿住一年多了,怎么变成你家了?

    齐霏心里真是一百二十个问号。

    但是,她这时候也算放下心来,听这口气,好像自己不会被杀了。

    她很勉强的动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嘴,示意陈策把手拿开。

    陈策倒也听话,缓缓的松手。

    齐霏先是深深的喘了两口气,立刻问道:“你说这是你家?”

    “是我家,我刚买的房!怎么的?不信?”

    说着,陈策蹲下身,打开他的行李袋,从里面往外甩证书:房证,房契,买卖合同,还有他自己的身份证。

    看这些证件,好像是真的。

    陈策还在不依不饶的说呢:“信不信?信不信?信不信?这些你要是再不信的话你去问老吴啊,老吴你认识吧?原来的房主,你问他是不是把房子卖给我了!”

    斩钉截铁,不容反驳。

    看到这些证件,齐霏心里已经八成的信了,看来自己的确是误会他了,有些歉意地道:“陈先生,对不起啊,我刚才……”

    刚说到这儿!

    齐霏忽然又是“啊”的一声尖叫。

    她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了。

    现在陈策正是一个蹲下的姿势,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自己最羞耻的地方……呀呀呀,自己现在光着呢,跟他聊什么聊啊!

    齐霏转身就跑,直接冲进进门左手边的那间屋里,然后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

    芳踪渺然,空气间只残存下洗发水和沐浴露的香气。

    “喂,跑什么跑啊,你还没说你是谁呢!”陈策在后面不依不然的喊道。

    然而,屁用都没有,齐霏已经躲在屋里不出来了。

    望着已经死死关闭的房门,陈策脸上要哭的委屈表情顿去,露出笑容。

    伸手闻了闻:“嘿,真香……”

    但是他现在也挺纳闷的:“这美女是谁啊?送房子我理解,难道这美女也是送的?”

    站起身,悠悠然的拎着行李袋,好像一个巡视自己一亩三分地的种地老头似的,陈策开始在别墅里转悠,楼上楼下都看了个遍。

    楼上三间屋子和楼下进门右手边的屋子,都是有床有被有铺盖的客房,很干净,但是灰味儿挺大,应该没人住。

    陈策想了想,就决定住到一楼的那间空房里。

    开门进屋,行李袋往床上一扔,他就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号码。

    “喂,师父,我是陈策啊……对,我到宛州了,对,进屋了……嗯嗯嗯,我知道我知道,放心吧,肯定没问题,我明天就去……师父我问你个事儿,你不是跟我说这是个空房子吗?怎么里面还有个女的啊?”

    电话那边是个很苍老的声音,正是陈策的师父吴道宗:“唉哟,老了!老了!你瞧我这记性?那个提供房子的供奉说了,他那房子一年前租出去了,有个租客叫齐什么来着,是个女的,可能就是她了。抱歉啊小子,这事儿我忘跟你说了。”

    “那咋办?把她撵出去?”

    吴道宗无所谓地道:“那就随便你吧,反正现在房子归你了,你看着吧。哦……刚才你师兄和师弟也都给我打电话报平安了,你可以放心……小子,接下来的事我可就不管了啊,三年时间,看看你们谁发展的更好,对了,尽快去找老赵啊,你的事儿我已经跟他说了,具体细节见了面让他给你安排……行了行了,不多说了,我这边忙着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