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章 爷们儿在哪儿?
    与昨天晚上相比,齐霏已经换了一套装束。

    长长的头发挽起,露出雪白犹如天鹅般的脖颈。一身黑色的职业女士西装,勾勒出她身体的完美弧度,曲线玲珑。

    因为天冷,她在西装外面还套了一件暗红色的小披肩式羽绒服。

    可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住她前面的波澜壮阔,让人目不暇接。

    胸够大,怎么穿怎么有理啊!

    见到陈策,齐霏很尴尬。

    她想起了昨天晚上两次被陈策看光光的羞耻场面。

    其实陈策这个时候也挺尴尬的。因为昨天夜里的梦!

    对!

    就是跟齐霏,两个人在床上啪啪,在客厅啪啪,在窗台啪啪,在厨房啪啪,就像两只生命力旺盛的苏格兰种兔似的,天地之间无论在哪儿都是他俩爱的战场。

    各种姿势,颠鸾倒凤,极尽疯狂!

    只是……梦里越是癫狂,现实里就越是尴尬不是?

    作为男人,陈策还是很有风度的,问道:“上班啊?”

    “是,是啊!”齐霏回答的有点结巴,脸都红了。

    昨天晚上她打电话问了原来的房主,也就是那位将房子提供给陈策的青云派供奉。

    那位老兄按照剧本台词说话,滴水不漏,就说这个房子已经卖给陈策了,租赁关系自然也就转给他了。

    这样一来,陈策就成了这里的房东,齐霏是他的租客。

    陈策的身份得到验证,齐霏自然不能再把他当坏人看了。

    见到齐霏能够正常对话了,陈策心中大定,带着和煦而憨厚的笑容:“我叫陈策,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

    “我叫齐霏,也请你多关照……呀,不跟你多说了,我得赶紧走了,上班要迟到了!”

    说着,齐霏就慌慌张张的走了。

    其实她今天出来挺早,跟陈策说几句话也占用不了太多的时间。

    所以,她说上班迟到纯属扯淡。

    其实就是一个原因:她心里还在发慌呢,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陈策。

    昨天连着被看了两次,她现在还很羞耻呢!

    陈策当然看出她的心里所想,但是没说破。

    他还很体贴的,等齐霏走了几分钟之后,他才出门,打了一辆车去宛州大学。

    还行,这次司机比较靠谱,没绕远,直接就把陈策拉到宛州大学的校门口了。

    给钱下车之后,陈策抬头打量着这个即将工作的地方。

    大气磅礴的校门,上面挂着一个金字牌匾,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宛州大学!

    往里面看,先是一条笔直的干道,两旁有树。

    昨天的雪花挂在上面,如银龙,如冰枝,玲珑剔透,粉雕玉琢。

    在往里,则是几栋灰黑色为主色调的楼。

    有点压抑。

    但是也挺好的,很恢弘,很大气,在雪景之中显得格外庄严!

    吱……

    忽然,陈策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刹车的声音。

    与此同时的,还有一声惨叫。

    回头一看,只见一辆五菱面包车横在路边,可能是因为地上积雪的缘故打滑了。

    而在后车轮的里面,躺着一个人。

    几道黑色的刹车印在雪地之中非常明显。

    而比这些黑色更刺眼的,则是车轮下几抹红色的痕迹。

    “救人啊!快救人啊!”

    “撞人了!”

    “哎呀,快报警吧,人被卷到车下面了!”

    “我打120了!”

    一看出了车祸,围观群众立刻赶到。

    也不知道他们都是从哪里来的,反正就是到了,而且足有几十个之多。

    他们聚在一起,议论纷纷,其中有几个热心肠的正在拨打电话,可能是叫警察可能是叫医生也可能在叫记者。

    现场一片乱糟糟的。

    过了一会儿,就听笛声响亮,一辆带有红十字标志的120救护车率先赶到。

    医生下车过来,可是看了一下现场,他就咧嘴了:“这不行啊,人在车下面呢,受伤的地方看不见。”

    “快把车挪开啊!”

    “怎么挪啊?”

    肇事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儿,朴素的衣着,带有浓重的外地口音。

    显然,这就是个艰辛在外地讨生活的人。

    见到开车撞了人,他已经慌的手脚都没地方放了。

    “你倒倒车啊!”旁边有人给他支招了。

    但是很快,这个支招的就被别人喷了回去:“倒什么车啊?倒车再把人给压了怎么办?”

    “那也不能这么放着啊!”

    “等救援的来吧!”

    “啥时候来?”

    “不知道,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他们正在大钟寺那边出现场呢!”

    “大钟寺?太远了,等他们过来恐怕来不及了吧?”

    现场又是一阵闹闹哄哄。

    这时有个聪明人说话了:“咱们一起动手把车抬走不就完了吗?”

    他的话音刚落,旁边就有人在冷嘲热讽:“哥们儿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别逗了行吗?”

    又有人说:“这车我开过,不算车上的东西自重就有一吨。推的话还行,但是抬……还是算了吧,太沉,要是抬一半松松手,下面那位就更废废了。”

    “那怎么办?”

    “我哪儿知道怎么办啊?”

    只有一吨吗?

    陈策也在人群中看热闹呢,听到一吨这个重量,他心里忽然一动:“如果只有一吨的话,这个抬车救人的计划可行啊!”

    分开围观群众,陈策挤到前面,挽了挽袖子:“都别看着了,不就是一辆车吗?赶紧抬起来救人要紧,来来来,来几个有劲儿的跟我一起抬,咱们……”

    话没说完,忽然有人冷笑一声:“哥们儿,你还是省省吧,我们抬车?呵,要是抬出事儿了再把下面那位压着算谁的?这年头碰瓷儿的事情太多了,咱们都是有老有小的,要是被人讹上可就糟了……”

    陈策很不爽的看了看这位老兄。

    这年头,很多人都有道德缺陷,能耐不多屁话多,自己不敢做事,别人做事的时候他在旁边叽叽歪歪,特别惹人厌恶。

    这位老兄,显然就是其中的一个。

    如果是在平时,遇到这样一个三观不正的家伙,陈策肯定义正辞严的跟他掰扯掰扯。

    碰瓷儿的多就不能做好事了?

    就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一条人命因为得不到救治而死了?

    你听说过一个词儿叫草菅人命吗?

    可是现在,情况紧急,陈策没时间教育他。

    所以陈策很干脆的拍了拍胸脯:“抬!要是再压着他,责任算我的,大家都可以作证……来啊,你们都别愣着了,过来帮忙。”

    可是,他说完之后,现场还是没人出来,都怕担责任。

    陈策怒了,伸出手,对着那些看热闹的人指了一圈:“吗比的,你们真特么的怂,真就这样见死不救吗?爷们儿呢?有爷们儿站出来没?爷们儿都死了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