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10章 上还是不上?
    一直到了下班时间,魏宏也没回来。

    三个人自然不会等他。

    陈策不是那种喜欢占便宜的人,中午胖子高进宝请客,现在,陈策就说要回请。

    虽然只是第一天上班还没开工资呢,但是陈策不差钱。

    卡里整整一百万呢。

    推脱了一会儿,高进宝和彭旭就都接受了。

    然后他们就在学校边上,找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火锅店。

    涮肉,吃菜,喝酒,聊天。

    聊得挺哈皮,快到晚上十点了才散。

    到了外面,陈策打车回家。

    快到家的时候,路边上,陈策看到有个便利店,就在这里下车。

    去买了一些牙膏牙刷,以及方便面和面包之类的东西。

    买完之后,陈策从店里出来,朝着家里走去。

    积雪皑皑的路面上,很滑,踩在上面嘎吱嘎吱的。

    现在天色已经晚了,行人不多,除了陈策之外,只有在他前面几十米外有个行人。

    天黑离得远,甚至连那人是男是女都看不清。

    却能看得出来那个人肯定喝了不少酒,走路左晃右晃,脚步踉跄,走没多远就已经摔倒三四次了。

    陈策摇了摇头,叹气。

    酒是穿肠毒药,没那么大的酒量你就少喝一点。

    喝那么多你不怕丢人现眼啊?

    其实,陈策自己刚才也没少喝。

    但是他有真气护体,喝进去的酒精早就随着汗水甩到身体外面去了,属于怎么喝都不会醉的情况。

    而在这时,就见前面那个人晃悠悠的,要过马路。

    可是刚刚走到马路中间,就蹲了下来,哇哇的开始呕吐,后来更是直接往地上一躺,不动了。

    忽然,就在前面,灯光闪烁。

    一辆车打着远光正朝这边行驶过来,速度非常快,而且完全没有发现前面有人的样子。

    “不好!”

    陈策一声惊呼,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就扔掉手里装满东西的塑料袋,仿佛一支离了弦的利箭,急速朝着路中间那个醉鬼冲去。

    他的速度,极快!

    甚至远远超过那些所谓的什么百米冠军!

    眨眼之间,陈策便是冲到那个醉鬼身边。

    一把抄起那个醉鬼,猛地往前一跃。

    在雪地上来了一个并不怎么美型的前滚翻。

    嗖……

    几乎就是贴着陈策的后背,那辆车开过去了。

    可能这辆车的司机也喝酒了,车在走一条S的形状,差点撞到人了,他也没有任何减速。

    更是没停,很快就在远处消失不见了。

    “我X尼玛,怎么不撞死你啊?”陈策破口大骂。

    喝醉了还开车,这跟谋杀有个毛的区别?

    骂了几句出口恶气,陈策这才低下头来看自己怀里的醉鬼,结果一看,陈策愣了。

    因为这个醉鬼不是别人,正是齐霏!

    陈策家里那个美女租客!

    现在,齐霏脸上身上都是在雪地里滚出来的肮脏痕迹,还有不少呕吐物。

    气味刺鼻,令人作呕。

    而她完全不知情的样子,闭着眼睛,隐隐还能听见她那轻微的鼾声。

    陈策气的直骂:“不能喝你就少喝点啊,喝那么多干什么?傻啊?缺心眼儿啊?”

    一边骂,他还一边拍了拍齐霏的脸。

    毫无反应!

    陈策很无奈,只好托起齐霏的腿弯,把她抱起来往家走。

    虽然还不怎么熟悉,可是既然遇到了,总不能把她扔在雪地里过夜不是?

    齐霏的身体很轻,一米六五的身高,不到一百斤的重量。

    虽然样子很狼狈,但是她的身材婀娜,抱在怀里还是有几分旖旎。

    但是……太味儿了!

    现在,齐霏身上的味儿就像刚从泔水桶里捞出来的差不多。

    所以现在陈策一点歪门邪道的心思都没有,直接就把齐霏抱了回去。

    本来,陈策想把她送到她自己的房间去的。

    可是摸摸她身上的兜,没有找到钥匙。

    送上楼?

    也不行!

    楼上三个房间虽然设施齐备而且没人住,可是里面灰尘太大了,根本不适合住人。

    想了想,陈策很无奈的打开门,把齐霏抱到自己房间里去了,然后扔在床上。

    她依然没醒!

    “你说你是不是傻?喝那么多酒干什么?唉,算你运气,正好遇到我了,不然你特么的早就被车撞死了知道吗?就算不被撞死也得被冻死,再不就是便宜哪个糙爷们儿了,就你醉成这个B样,过来十个八个满身都是毛的大汉把你XXOO了你都不知道,生孩子你都不知道谁是孩子爹,草……”

    嘟嘟囔囔的,陈策到外面去了。

    烧了点热水,兑了点凉水,拿着毛巾准备回来给齐霏擦脸。

    脸上都是脏兮兮的污雪和呕吐物,如果不擦干净了怎么睡?

    床上的被褥枕头还要不要了?

    然而,就在他端着盆进屋的时候,却是一下子傻了。

    恩,可能是屋里供暖太好的关系。

    可能是太热的关系。

    也可能是身上衣服裤子不舒服的关系。

    更可能是……算了,没那么多可能了。

    反正就是这样,陈策刚一进屋,就看到齐霏已经躺在床上,乌黑的秀发散乱下来,遮住了半张俏脸,很魅惑也很诱人的样子。

    而更重要的是,她竟是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裤子全都扒掉了,只留下一件贴身的黑色蕾丝边文胸和一条同样黑色蕾丝边带有网状花纹的小内裤。

    城门大开,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可能她以为已经睡在自己房间里了吧?

    毫无意外的,陈策这个没出息的小处男裤裆顿时扯旗,顶出一个鼓囊囊的形状,咽了咽口水,手里的水盆差点直接掉在地上。

    虽然昨天已经见过了齐霏不着寸缕的样子,可是,那毕竟是误打误撞之下的惊鸿一瞥。

    哪像现在啊,她就这么毫不设防的躺在床上,而且还是自己的床上。

    闭着眼睛,酒醉不醒,只要陈策愿意,直接往上一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什么。

    提枪上马,一举摘掉二十多年的处男帽子不是梦啊!

    好机会!

    大大的好机会!

    腾的一下!

    血液涌上陈策的脑袋,他的全身也是不由自主的变得燥热难耐。

    狠狠咽了几下唾沫,陈策心里很矛盾。

    上?

    还是不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