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39章 老母鸡变鸭
    虽然每个警察的心里都有一个大概的判断,知道这事儿99.9999%的可能是耿松在撒谎扯淡,陈策是个被冤枉的受害者,可是……他们谁也不敢把陈策放了。

    警队里的一把手队长常年养病,很少见他出现,副队长耿德龙就是名义上的队长。

    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他说一不二,是个一手遮天的实权人物,他点名要把陈策抓回来,谁敢放?除非以后不想在警队里干了。

    面包车摇摇晃晃开回到了警队所在地。

    谢斌很歉意的对陈策道:“陈老师,抱歉啊,还得给你把手铐带上,这时上面的规矩,我也没办法!”

    陈策点点头表示理解:“戴吧!”

    很老实的把手伸出来,再一次的把手铐戴上了。

    他现在是很乖的模样,跟着谢斌他们回去,他是真的想要看看,耿德龙和耿松父子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他们敢反天?屈打成招给自己扣大帽子?

    哼!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对不住了。

    区区一副手铐可拦不住陈策。对他而言,这幅手铐就跟小孩用纸条做出来的假手铐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而等进了警队的办公楼里之后,正好遇到一个头发有些微秃的中年男警察从里面出来,看着被谢斌他们簇拥在中间的陈策,随口问了一句:“就是这人?”

    “耿队,就是他!”

    “哦!”耿德龙点了点头,上上下下将陈策打量了一番,心里还纳闷呢,就是他把小松他们都给揍了?挺普通个人啊,真那么能打?

    他想了想,吩咐道:“先把他关到二号室吧,我出去办点事,回来再审他。”

    “耿队!”谢斌愣了一下:“二号室的监控坏了,还没修好呢!要不要给他换个地儿?”

    “我知道没修好!”耿德龙不耐烦的皱了皱眉:“但是现在其他几个号里都押着人呢,他的案子很重,而且很特殊,必须单独关押,行了,照我的话去办吧!”

    “知道了!”谢斌无奈,只得答应了一声。

    然后就带着陈策到了里面。

    二楼走廊最里面有四个小房间,里面都是带有铁栏杆的那种隔断,就是传说中的临时关押室,俗称又叫小黑屋,被抓起来的嫌疑人在被审问之前都是先被关在这里,有的时候审问也在这里进行。

    其他几个警察先回去了,只有谢斌单独带着陈策过来,打开二号室的门,谢斌的脸上的表情很歉意:“陈老师,委屈你了,先在这里待一会儿吧。”

    “好!”

    陈策知道谢斌官微言轻,不敢违拗领导的命令,所以没埋怨他什么,自动自觉的走了进去。

    谢斌把灯打开,门关上,又对陈策说了声抱歉,然后走了。

    陈策就这样带着手铐,自己在屋里坐着。

    然而,他并没有坐太长的时间。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耿德龙从外面走了进来。

    而等他刚一进来,看到正在席地而坐的陈策,他又立刻转身出去了。

    在走廊里大声的喊道:“谢斌!谢斌!”

    “来了来了,耿队,什么事?”

    “你怎么押的人?你脑袋是不是抽了?”耿德龙非常不客气地训斥道:“为什么二号室里那小子没有按照规定铐?谁给你的权力让你擅自主张?”

    “耿队,我……”

    “去!现在就去,重新铐,要是再铐不明白,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是是是,我这就去!”

    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在耿德龙面前,谢斌心里一万个腻歪,却不敢有丝毫的顶撞。

    只能是别别扭扭的,再次来到二号室,低低的声音道:“陈老师,实在对不住啊,我……”

    这里是个隔音间,走廊上喊话能听到声音,却是很小很小,谢斌还以为陈策不知道他和耿德龙在外面的对话呢,却没想到陈策的听力是正常人的好几倍,早已经是听得一清二楚。

    知道谢斌现在的难处,陈策淡淡的笑了笑:“没事儿,按你们的规矩来吧!”

    “谢谢陈老师,谢谢陈老师!”谢斌低低的声音,一个劲儿的道谢。

    他怕陈策受了委屈而怪罪到他的头上,毕竟他还指望着陈策给他治肾虚呢。万一陈策不管了……以后尿湿鞋的事情怎么办?

    而现在,见陈策如此配合,谢斌的心立刻轻松下来。

    怀着愧疚的心情,他把陈策左手的手铐解开,又拷在了旁边的暖气管上。

    高度很矮,也很缺德。

    拷在这根暖气管子上面,陈策现在的姿势就只能是蹲着了。

    “陈老师,对不住……我,我先走了啊!”谢斌又对陈策连说了几句抱歉,然后离开了。

    他是这里的老人儿,知道耿德龙这样安排,就是要收拾陈策了。

    想让陈策帮着治病,现在陈策有麻烦他却无能为力,所以,谢斌觉得很自责也很惭愧。俩字儿形容就是寒碜。

    可是,人在屋檐下,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陈策也是深深的知道这一点,所以一点怪他的心思都没有。

    就是等着,想要看看耿德龙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过了一会儿,二号室的门又被人打开了。

    然而,进来的人并不是耿德龙,而是两个别的警察。

    一个警察很年轻,脸上似乎受伤了,走起路来有些一瘸一拐的。而且他身上的警服似乎并不怎么合身,好像大了那么一两号,穿在他身上水水汤汤,而且还很有些流里流气的样子。

    另一个警察则是跟在他的身后,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岁,油头,圆脸,戴着一副黑色的呃板材眼镜。而他此时微微的躬身,显得很卑微,脸上还带着赔笑的模样,就像一个正在陪着主子巡幸江山的太监。

    这个“太监”,陈策不认识,以前从没见过。

    但是前面那个年轻的警察就不同了,从他刚一进门,陈策就看他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跟他打过交道。

    然后很快的,陈策就惊了一下:“我靠,这不就是之前在黄海路那个自来卷头发的小混混儿吗?而且还特么的是个头!他怎么一眨眼的工夫老母鸡变鸭,变成警察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