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0章 缩骨功
    谢斌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很担忧,良心也很不安。

    虽然他的性格比较粗犷,却是一个做实事儿的警察,而且在一些是非问题上,他还是很有底线的。

    他觉得自己对不住陈策。

    虽然还没审问,但是他已经知道,陈策是冤枉的。

    肯定是耿德龙和耿松父子设的套,把陈策带回来还关进没有监控的二号室里。

    甭问……他们肯定要收拾陈策,最起码的要狠狠虐待他一番。

    从自己的良心上说,谢斌真想直接过去把陈策放了,帮他度过这场无妄之灾。

    然而……他做不到!

    心中默默地念着:“陈老师,真的对不住了。不是我不救你,也不是我故意想要冷眼旁观,我是真的没办法啊,我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我不能丢了这份工作啊!”

    面对柴米油盐的现实,良心……只能算作次一等的东西了。

    “唉!”谢斌叹了口气,拿出一堆手机钥匙钱包针盒之类的东西,放在自己的桌子上。

    这些都是陈策的,按照规定,关押人员的物品要全部上缴,由公安机关专人看管,等到之后释放的时候才会物归原主。

    在此之前,他们甚至没有通知自己家人朋友来救自己的权力。

    而在这时,陈策的手机忽然响了。

    没有来电显示没有昵称没有任何标记,就是一个普通的陌生号码。

    谢斌几乎想都没想就把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热情的声音:“是陈老师吗?”

    “不是!”

    “哦,抱歉,可能是我打错电话了。”

    “不不不!你没打错,这的确是陈老师的电话,但是他现在出了点状况,不方便接电话。”

    “他怎么了?”女人的声音立刻冷了下来,但是并不慌张,很冷静的样子。

    “你是他什么人?”谢斌问道。

    “我是他朋友!”

    “哦,那你快点通知他家属想办法吧,他被抓了,有点冤,具体情况我现在不太方便说,你们来了就知道了,具体地点是宛州市华和区刑警中队……”

    “我知道了,谢谢了!我这就去找人处理陈老师的事情。”电话那边的女人说道。

    挂断电话,谢斌靠坐在椅子背上,叹了口气,心中暗道:“陈老师,你被抓的消息我给你传出去了,希望你那朋友能有什么办法尽快把你捞出去吧!”

    ……

    而在这时,穿着一身肥大不合身警服的耿松已经站到陈策面前了。

    耿松混到二号室,肯定不是为了来跟陈策叙旧。

    显然,他是来报复的。

    一伸手,便从怀里掏出一根藏在里面的甩棍,在手中敲了敲,一脸狰狞的冷笑:“哼哼,还认识我吗?”

    陈策很迷茫的模样:“不认识……劳驾问一下,你是从哪儿跑出来的人渣?你妈贵姓啊?”

    “我X尼玛!”耿松气的差点胆结石,而且他这人特别的没有素质,张嘴就是一句不堪入耳的粗话:“都到这地方了你还跟我拽是不是?行,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甩棍硬!”

    旁边那个年轻警察靠在门上,提醒道:“松哥啊,出气归出气,别太狠了,不然闹出事儿来不好跟上面交待。”

    “放心吧!”耿松大大咧咧的说道:“我肯定不弄死他,顶多有点伤,到时候你们就说他是跟别人打架时候弄出来的呗,再说了……这里没监控,他到时候就算闹事儿,找谁闹?找我?切……那时候小爷我早就闪人了,他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打的?你给他作证啊?”

    “够缜密!松哥是做大事的人!那你忙着吧,我走了,一会儿我再来。”年轻警察相当没有节操,顺风接屁的本事也是没谁了。

    说完,他就走了!

    门关上,屋里就只剩下了耿松和陈策两个人。

    耿松更猖狂了:“我让你嘴硬,我让你跟我装吡!”

    说着,他就抡起甩棍朝着陈策的身上狠狠抽去!

    抽中了,肯定老疼老疼了,这玩意儿比皮鞭沾凉水还狠呢!

    刚一上来就用这玩意儿,可见耿松心中对陈策有多么的恨,非要狠狠凌虐他一顿,心中的这口怨气才能出得来。

    他以为陈策现在被拷在暖气管上,就是一个蹲着起不来的姿势,而这样的姿势……不能躲不能闪,就算他是再牛逼的英雄好汉,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挨揍。

    却没想到,他这一甩棍下去,陈策竟是突然一抬腿,还保持着一个蹲着的姿势,一条腿竟是很诡异的掰到头顶去了,下面出现了一个空挡,正好将这一甩棍躲开。

    耿松一棍甩空,当时就懵逼了:“我靠,这什么鬼姿势啊?你特么的练过瑜伽?”

    然后,让他更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陈策竟是轻描淡写的一抽,那只被手铐铐住的手竟然瞬间缩小,从手铐之中脱离出来,再一抖,又恢复了正常。

    缩骨功!

    耿松一个不学无术的混子,根本不认识这么高级的玩意儿,他一下子就呆了,看着陈策,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就像突然看到自己亲近多年的老妈忽然撕掉脸上的皮肤露出真实的,那种三只眼睛两张嘴,还有一颗长着七八根长毛的黑痦子的模样,然后用触角上的嘴说“儿子,其实我们都是外星人,现在我要带你回外星哦,但是先要把你的脸也撕掉,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哦”……

    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了。

    一万分的诡异。

    “你……你想干什么?”耿松惊骇得连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我靠!你自己进屋来的,怎么还问我想干什么?”陈策说着,突然扬起手来,啪的一声,在耿松的脸上抽了重重一记耳光:“给你个机会,重说!”

    “啊!救命啊!”

    耿松捂着脸,顿时就毛了。

    他很了解陈策是个什么样的战斗力。

    陈策被铐住,他敢耀武扬威拽来拽去,可是现在手铐都不起作用了,陈策恢复了自由……尼玛,这不等于和老虎关在同一个笼子里吗?

    耿松慌慌张张的转过身去,想要开门离开。

    可他刚动,陈策一伸手,揪住他的衣领将他重新拽了回来了。

    啪!

    又是一记耳光抽在耿松的脸上,疼的耿松嗷嗷乱叫。

    他拼命的喊救命,想要叫来帮手。

    可是,有个毛用,二号室是隔音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