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67章 我看你怎么往下编
    施光荣,今年已经八十六岁了。

    他是解放以前的干部,资历极深,之前一直在部队里担任参谋长的职务。

    但是解放之后,因为他的文化水平比较高,而且非常善于整顿经济,于是就被领导点将,从军队转入地方,到了宛州所在的平江省,主理一省的财政工作,从而错过了后来那次足以荣耀一生的大授衔!

    是的,他没有军衔!

    但是半辈子的戎马生涯,已经在他的骨子里深深打上了军人的烙印。

    他爱国,极其的爱国,甚至就像一个对母亲极度骄傲的儿子一样,不允许听到任何人说自己的国家哪怕是一点点的不好。

    他还有些偏执的,只相信自己国家的东西,使用的也都是些民族品牌。

    甚至,就连治病,他也只相信中医,对那些外来的西医嗤之以鼻。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们中国又不是没有医生,用得着那些外国佬来摆弄我们?呸,来一个我敲死一个,来两个我敲死一双,我跟你们说,那些外国佬没好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你们不能不防啊……

    很偏执,很固执,甚至到了一种不可理喻的程度。

    也就是最近一些年,他的年纪大了,才勉强听人劝,生病的时候也能吃点西药了。

    以前的时候,他甚至连一片止痛药都不吃。

    要么喝中药,要么针灸,要么拔罐。

    正所谓久病成医,至少在针灸这个问题上,施光荣还是很有一些发言权的。

    而现在,这个给自己扎针的年轻人……施光荣可以很负责任的说,这是他活了八十多年,遇到的扎针技术最好的一个!

    一针刺入百会穴,首先是一点点的小刺疼,就像被蚊子叮咬了一下似的。

    这很正常,无论谁来扎,针尖刺破外皮的小疼痛都会有。

    关键,是在入针之后。

    手法不好的扎针会疼,手法好的是酸胀。而这个年轻人一针刺入之后,竟是一股异常舒服的,徜徉在暖流之中的感觉。

    就像一只温柔而又温暖的手在轻轻的抚摸,老头子顿时觉得一阵放松,这才舒服的沉吟了一声。

    结果,这一声倒是把其他人都吓着了。

    发现别人都误会了,施光荣连忙说道:“不疼不疼,小子,你这一针扎的很舒服啊,不错,的确不错。”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这才放心。

    施芸脸上露出笑意,陈策是她找来的,现在爷爷满意,施芸也跟着一起高兴。

    陈策笑道:“行,不疼就行,那咱们继续啊,老爷子你别动,我给您好好检查一下!”

    “好,我这把老骨头随你摆弄吧!”施光荣闭上眼睛,就像刚刚烫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在澡堂旁边躺着小憩似的,真就是把自己交给陈策了。

    陈策也没辜负老爷子的信任,拿出了几分真本事。

    屏除掉脑海中的杂念,静息凝神,眼神中除了这个需要自己诊治的患者之外就再无其他。

    与此同时的,陈策轻轻的捻动手中的银针,一股无色的真气从指尖溢出,沿银针进入施光荣的脑袋。

    然后,按照里面的脉络,一点点的探寻,环绕,寻找引发头疼的病灶根源。

    而这一找,时间可就有点长了。

    早就说过,人类的脑部最为精密,也最为脆弱,稍有不慎就会带来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

    所以,陈策非常谨慎,也非常小心。

    手指不敢离开银针,就是那么一点点的探寻,一丝一毫的寸进。

    一分一秒,如白驹过隙。

    一转眼,二十多分钟过去了。

    施光荣躺在床上不说话也不动,就像睡着了似的。

    陈策也是不动不说话,微闭双目,但是额头上已经有些见汗了。

    “怎么这么长时间啊?”

    施扬有些不耐烦了,一个劲儿的看表。

    早知道这种用针灸检查的方法这么磨叽,自己刚才就不进来了。

    站起身来,他想往外走了,想出去抽根烟。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就见陈策睁开了眼睛,手中的银针轻巧的往外一拔。

    结束了?

    “怎么样?”

    施芸立刻张嘴问道。

    却见陈策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唇边上,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然后用很小的声音道:“睡着了!”

    可不是么……针都拔出来了,施光荣老爷子还没什么反应,呼吸悠长,双目闭拢,显然,他已经睡熟了。

    陈策又是小声说道:“我们到外面说吧!”

    对他这个建议,所有人都不反对,于是众人一起到了外面,只留下那位护工在屋里看护着。

    站在走廊里,施扬赶紧点了颗烟,别看他岁数不大,烟瘾倒是不小,刚才在屋里把他憋坏了。

    赶紧来一根!

    施芸则是再一次的问道:“怎么样?”

    陈策点了点头:“检查出来了,里面有东西。”

    有东西?

    一听这话,施芸顿时惊了:“什么东西?肿瘤吗?”

    陈策摇头:“不是。”

    “那是什么?”

    “异物,如果我检查没错的话,应该是金属类的东西,很小,就跟……就跟半个小米粒差不多大吧,位置在这儿!”

    陈策说着,指了指自己脑袋,左半边额头往下,左眼以上,大概一个手指关节高度的地方。

    施芸皱了皱眉,有点纳闷:“这个地方?金属?陈策,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啊?这地方怎么可能有金属留在我爷爷的脑袋里呢?”

    陈策道:“你之前跟我说过,你爷爷头上受过伤,这事儿你还记得吧?”

    “嗯,记得,怎么,跟现在的头疼有关系吗?”

    “有关系!”

    陈策道:“我刚才检查了一下,那个伤口应该是被子弹或是炮弹的弹片击中后留下的,当时应该是这样的情况,弹片从伤口进入,然后斜下钻到了这个位置,之后被骨头一个V型的地方卡住,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没有造成很严重的贯穿伤,你爷爷也因此没有送命。

    后来,经过治疗,里面大块的碎片被取出来了,但是清理的不够彻底,还有一个很小的残留……哦,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半个小米粒大的金属残片就被留在他的脑袋里了,而经过这么多年……”

    刚说到这儿。

    忽然,就见施扬吐了一个烟圈,冷笑一声:“果然是个骗子,说的倒是挺像那么回事的……你说别的我不懂,但是脑袋里有金属这个纯特么的扯淡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叫CT?知不知道什么叫磁共振?我爷爷都振过好几次了,要是有金属的话早就检查出来了,来来来,编,我看你怎么往下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