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68章 其实,这并不复杂
    砍的没有旋的圆。

    再怎么高明的骗子,也终究有露出马脚的那一天。

    施扬觉得自己找到陈策骗人的漏洞了……你说你想骗人的话编点什么理由不好,非得说什么我爷爷脑袋里有金属,呸,当我不知道CT啊?当我不知道磁共振啊?要是有金属在我爷爷脑袋里的话,早就被检查出来了好不好,还用你说?

    哼,我看你怎么解释!

    施扬说完了之后,又是狠狠抽了口烟,冷笑着,看着陈策,一副我已经揭穿你了的恶心样子。

    而这边,施芸和史密斯也都看着陈策。

    虽然他们俩也都对施扬的评价不高,但是这一次,他们也觉得施扬说的有些道理,是啊……怎么可能有金属呢?如果真有的话,CT和磁共振不可能检查不出来啊!

    看着他们的样子,陈策笑了笑:“那我就给你们解释一下,的确,CT可以造影,磁共振能检查出脑部的异物,这不假,但是有个前提,就是这个异物要有一定的体积,如果体积太小,那就肯定检查不出来了,或者说,施老爷子脑袋里的异物体积不够大……你们能听懂吧?据我分析,那个金属小颗粒已经在他脑袋里存留很多年了,已经被肉包裹在里面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就像有了一层保护膜似的,而且位置正好贴在一根主动脉血管后面,就因为这样才能躲过CT和核磁共振的检查。”

    “呃……这样吗?”

    听陈策说完,施芸和史密斯都是若有所思。

    的确,陈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想了想,施芸又问道:“陈策,既然你说那个金属颗粒已经成了我爷爷身体一部分了,那为什么会疼呢?”

    陈策道:“这是因为,金属颗粒的位置贴着那根血管太近了。”

    “太近了?”施芸的美眸闪烁,看着陈策,实话实说,她没听懂。

    但是史密斯听懂了,毕竟他是脑科的专家,听陈策说了这一番话,他就像是一层窗户纸被捅破了似的,立刻明白陈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摇晃着手臂,大声道:“我懂了我懂了,老师的意思我已经听明白了。”

    “那你说说我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史密斯用他那怪模怪样的口音解释道:“老师的意思是说,那个金属颗粒的位置与一根主动脉血管离的很近,甚至可以说完全贴上了,老先生年轻的时候没关系,因为年轻人的血管拥有很好的弹性,所以就算血管被压迫也不会带来很严重的痛感,但是现在他的年纪大了,血管壁变得僵硬和脆弱,这样一来,再受到压迫就会很疼,但是因为那颗金属体积太小,而且已经被肉包裹起来的原因,根本检查不出来……老师我说的对吧?”

    陈策点点头:“嗯,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施芸又是急切切的问道:“既然这样,应该怎么治呢?手术吗?”

    史密斯摇摇头:“这个……恐怕很难!”

    “为什么?”

    史密斯道:“老先生的年纪太大了,而且身体不是很好,如果进行开颅手术的话,会让他的身体受到很严重的伤害,而且老师刚刚说过了,那颗金属颗粒用CT和磁共振都检查不出来,而在看不到片子和没有具体数据的情况下,手术的风险又会增加很多倍,所以……很抱歉,我恐怕是无能为力了。”

    “那可怎么办啊!”施芸眼神暗淡无光,心情越发沉重下来。

    能够诊断出来病因,当然好。

    但是就算诊断的再明白,不能治也是白搭。

    爷爷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如果治不好这个头疼的毛病,他注定要受到越来越重的病痛煎熬,一旦他坚持不住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我该怎么办呀!

    施芸对爷爷施光荣的感情极为真切,因为她十一岁父母离世,只留下她和当时还在襁褓里的弟弟施扬,可以这么说,姐弟两个就是被施光荣一手拉扯长大的。

    在施芸心里,施光荣的形象是双重的,又是爷爷又是父亲,就像一棵大树似的挡在前面,为这可怜的姐弟俩遮风挡雨,只要有他在,似乎一切困难就都不算困难了。他是大树,是高山,是神祗……只是,岁月是那么样的无情,坚强如施光荣也一样要在岁月的侵蚀下渐渐变老,也会有皱纹爬上他的额头。

    爷爷老了。

    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他已经是个风烛残年的八十六岁老人了。

    施芸尽管不愿意去想这些事情,却也知道,再过些年,爷爷就会离开自己,她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

    但是当这件事情真的即将发生了,她依然是无法承受。

    越想越心疼,越想越害怕。

    眼眶红了,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落了下来。

    “唉!”施扬深深的叹了口气,蹲下了。

    虽然他平日里跟施芸不怎么对付,见了面就互相嘲讽,但是正所谓血浓于水,他们俩个人毕竟是至亲的亲姐弟,而且也是被施光荣老爷子给带大的,施芸哭了,施扬心里也是很不好受。

    “其实,也没那么复杂!”忽然,似乎已经被忘却掉的陈策说了这么一句。

    “陈策,你说什么?”听到陈策的这句话,施芸眼前一亮,顿时转头看向陈策,眼中闪烁着期盼的神采。

    是,刚才在说手术治疗的时候,施芸的潜意识中,竟是把陈策给排除在外了。

    她对陈策很信任,这不假。

    可是,陈策是中医!

    中医可以诊断,可以针灸,可以治很多很多的病。

    但是……中医能手术吗?这不是中医擅长的吧?论起动刀子开脑袋,这活儿还是需要西医动手才行啊!

    就是这么想着,施芸有意无意的,就把陈策给忽略过去了。

    她认为陈策肯定不擅长这方面的事情。

    却没想到,陈策竟是很主动的说话了,而且还说这不算复杂。

    怎么?

    难道他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难道他可以不用手术就把那颗金属颗粒从爷爷的脑袋里取出来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