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96章 老天是公平的
    个人信息不被外人偷偷窥视乃是天赋人权,与生俱来,就算是个乞丐,他也有保护自己个人**的权力。

    当然,这个“外人”之中,并不包括国家公权部门,就比如公安局,他们如果调查你的资料,那你能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忍,另外你要忍的,可能还有你的准丈母娘,她调查你的时候你也不能多说什么,除非你是不想娶媳妇了或是像过那种结婚之后每天都跪在搓衣板上被老婆啪啪扇脸的苦逼日子。

    而除此之外,其他人调查你资料的时候,你就有权力生气,也有权力拍案而起,怒斥对方你特么的凭什么偷偷调查我的个人信息?你是卖理财的还是卖白银的还是发放小额贷款的?还有你是在哪儿弄到我信息的?是给我办手机卡的人五毛钱一份卖给你的是不是?

    这个时候发飙,天经地义!

    就比如陈策,他现在就是如此。

    知道金磊偷偷调查了自己的资料,陈策勃然大怒,眼神中满是寒意:“谁允许你调查我的?还有,你是怎么弄到我个人信息的?”

    不得不说,金磊的养气功夫真的很好。

    陈策如此愤怒,他却稳坐钓鱼台,没有一点点想要针锋相对的意思。

    只是一脸微笑的看着陈策,就像在看一只挥舞着大钳子嗷嗷叫嚣却随时会被自己煮熟的螃蟹一样,手中轻轻把玩着那只茶杯,淡淡的道:“陈先生,那么激动干什么?我是怎么弄到你个人信息的,这个事情很重要吗?呵,其实这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是打了一个电话而已,喏,你的资料就出现在我手上了。”

    风轻云淡的装了这么一个逼,金磊又是微笑着对陈策说:“陈先生,不要发怒,坐吧,你看,这是最好的大红袍,一般人可不是随便能喝到的呢,你懂品茶吗?我跟你说,好茶是通人性的,味道可以随着品茶人的心境而发生改变,你的心态越平和,它的味道就越好,你的情绪越激动,回甘就会越差,喝到最后,嘴里就只剩下苦涩的味道了。”

    太装吡了,真的!

    陈策毕竟下山时间不长,见过嚣张的,见过气人的,见过自私自利的,也见过装吡的……可是他没见过这么装吡的,妈的,你到底想说啥?为什么要调查我的资料?

    直到现在……陈策也没明白金磊在这儿云山雾罩到底想要说什么。

    他坐了下来,看着金磊,等着他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案。

    金磊继续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轻轻摩挲着,好像在摸一个美女如丝一般的秀美长发,简直都要摸出感情来了,摸了半天,他才再一次的缓缓开口:“陈先生,你自己是个什么情况,你自己比谁都清楚,我也清楚,实话实说,你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既然你是个普通人,那么……嗯,你就应该有普通人的觉悟,应该去追寻一种普通人应该过的生活,找一个与你门当户对的伴侣,就算你有攀龙附凤的心思,想要找个条件好一些的女人来改换门楣,那也应该找个在你目视可及范围内的,你是蚂蚁,那你找只螳螂就可以了,可你非要去找大象,呵……说句你不爱听的话,这不是你应该去觊觎的层面,大象或许一时半会对你感兴趣,但是一旦不感兴趣,只要稍微动一动,就把你踩死了。”

    “……”

    陈策真是越听越迷糊,这都什么玩意儿乱七八糟的?

    是我智商低听不懂你说话还是你智商低说不明白啊?我怎么一点都没明白你是什么意思呢?

    陈策的目光很迷茫,甚至,他开始有点怀疑金磊的精神是否健康了。

    吗比的,你到底想说啥啊?

    而金磊呢?看着陈策一脸蒙圈的样子,他再一次的微笑。

    他以为自己的话把陈策镇住了。

    这时,他才终于放下手里的茶杯,抛出了他这一次找陈策的真实意图:“陈先生,我想我说的话你都听懂了,也能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对,我说的是顾琳溪,你们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或者说,你这样的身份,根本就不属于我们这个层面,而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又怎么可能在一起呢?放弃吧,以后不要再去纠缠她了,如果你能听从我的建议,那么……或许我会给你一定的经济补偿,比如,嗯……比如五十万,怎么样?”

    好吧!

    直到这个时候,陈策才明白金磊废话这么半天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弄了半天,敢情这货是把我当成情敌了!

    OK!OK!

    你把我当情敌可以理解,顾琳溪那么漂亮的妹子谁看了都眼馋,你可能是看到我跟她在一起了,所以对我有了敌意,想让我出局,给你腾地方。

    可是……你特么的倒是直说啊!

    直接跟我说,哥们儿我看上顾琳溪了,想追她,你给我个机会,别跟我抢……妈的,你要是这么说多好?没准儿我还能帮你撮合撮合什么的,可你非得搞这一套歪门邪道,还在背后查我老底。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也不让你痛快!

    陈策心里带着气,嘴角上的弧度也就带有几分挑衅的意思了,冷笑一声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其实,陈策就是赌气,说句狠话痛快痛快,毕竟他没打算真的去追顾琳溪,如果金磊服个软,或是说几句道歉的话,这事儿就一了百了,一天云彩都散了,或许陈策还会帮他,让他圆了梦想抱得美人归。

    可是,陈策低估了金磊对他的敌意。

    因为金磊并不是把陈策当成一个普通的竞争对手,而是看做一个领先者……是一个已经能跟顾琳溪耳鬓厮磨亲密无间的男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金磊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跟陈策掰扯。

    不然的话,陈策这样一个在他看来毫无背景的普通男人,他只要随便努努嘴,就会有人替他做事,或软或硬或干掉,怎么都可以,哪会废这么大的心思?

    而现在,听见陈策这有些赌气的话,金磊笑了笑,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淡淡的,好像在跟一个亲密好友聊天似的道:“陈先生,上天是公平的,当你失去了不该失去的,它就会在其他地方补偿你,让你没有损失。而当你得到不该得到的,或是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想继续逆天而行的话,那么上天也会给与你相应的惩罚,比如现在的事儿,如果你非要不自量力的去骚扰琳溪,去做一个不可能的梦,没准儿你自己,或是你的父母亲人在外出的时候就会突然遇到车祸或是什么其他的事故,咔擦一下……唉,这种血淋淋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