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150章 特警?呵,那又如何?
    特警一般来说分为两种,一种是武警序列,属于军队,而另一种是地方特警,属于警察序列的公务员。而他们的最大区别是有两个,一是管理待遇方面,地方特警要远远高于武警特警。而第二个……就是完全相反,武警特警的训练严格,军人标准,甚至还要高于普通的军人,而地方特警……你听说过每天都训练的公务员吗?

    袁大可他们,是属于前者。

    他们都是特殊的武警战士,是军人!每天都要进行严格训练的。

    而且,作为经常奋战在第一线与敌人战斗的一群人,他们训练的并不仅仅是踢正步和叠被子,更多都是一些简单有效而且可以立竿见影的制敌手段,对于人体什么地方更脆弱,更疼,可以更容易让其在短时间内丧失战斗力可谓是了如指掌,是专家中的专家,而作为这支特警队的队长,袁大可更是其中翘楚,他有本事让一个人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却疼到满地乱滚,也可以把你弄的满身是伤,好像要死了一样却是一点大毛病都检查不出来。

    现在,他这一招就用到盛朗身上了。

    盛朗小弟弟已经被彻底踢烂,看着凄惨无比,却是不会伤及他的性命,至于以后他还能不能人道,还能不能当爹……这是袁大可考虑的事儿吗?

    或者说,袁大可就是要把他那里踢烂,这种人渣的踢死了才好呢,省的他再去祸祸别的无知少女。

    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盛朗已经不动了,按照古代的经验来说,刚刚被阉之后的男人都要躺好几天才能起来。他现在就是如此。

    袁大可心中的怒气也消了十之七八,不想继续在这个龌龊的地方耽搁了,于是就一挥手,收队!

    咔咔咔咔,特警队战士们训练有素,令行禁止,立刻集合,列成队列,迈着整齐的步伐朝着门外走去。

    袁大可则是看了看陈策和冯欢:“你们俩也跟着!”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陈策和冯欢也都跟着一起离开。

    其实,就算袁大可不说,他们俩也不想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再多逗留,怎么的,难道还想等着雷鸥请吃饭啊?

    到了外面,在袁大可的安排下,他们俩都跟袁大可上了同一辆车,然后,车开走了。

    而等他们离开之后,荣华KTV里的围观群众们也都纷纷散去。

    有人心惊胆战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也有人两眼放光,觉得今天不虚此行,竟然见到了这么惊心动魄的一幕,多了不少谈资,雷鸥呢……他就比较惨了,虽然袁大可从头到尾没有碰他一下,可他现在依然从头顶凉到了脚后跟,盛朗现在这个样子,等老板来了以后自己该怎么交代?

    精神恍惚着,他安排人赶紧送盛朗去医院,以及让人收拾残留下来的烂摊子……楼上的元帅间已经被砸的稀烂了,大门都倒了,总不能放在那里不管。

    毕竟,至少现在,他还是这家店里的负责人。

    虽说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可是……这钟是真的不好撞啊!

    过了一会儿,几个人从大门进来,走进了荣华KTV的大厅。

    为首一人脸色铁青,进来之后立刻让离他最近的服务员去把雷鸥叫来。

    服务员不敢怠慢,立刻小跑着去了。

    因为来人正是荣华KTV的大老板,他的话,谁敢不听?

    听见老板召唤,正在二楼元帅间里指挥手下人收拾残局的雷鸥汗流浃背,却又不敢不从,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跑步下楼,来到老板面前。

    “雷鸥,盛朗呢?”

    “送医院了。”

    “伤的重吗?”

    “他可能……可能……”

    “可能什么?说!”

    “可能以后不能有孩子了……”雷鸥绞尽脑汁才想出这么一个相对委婉一些的词儿?

    他的话音刚落,啪!

    一记耳光便是重重落在他的脸上。

    出手的,正是老板。

    雷鸥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嘴角出血,可是在老板面前,他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而是毫无节操的直接给老板跪下了,痛哭失声:“田总……”

    “别特么的号丧,我问你,打盛朗的人呢?关在哪儿呢?把他给我带来!”

    “他,他走了……”

    “怎么不拦住?”

    “我拦了,可我真的拦不住啊!”雷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委屈,嚎啕大哭,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对老板说了一遍,其中最重点的重点,就是那群特警的出现:“田总,您说他们都拿着枪,疯子似的,我一个小老百姓我敢跟他们叫号吗?”

    特警?

    大老板脸色极其难看,但是听说来的人是特警之后,他却没有再往雷鸥身上发泄怒气了。

    真是特警吗?

    如果真是特警的话,哼……那就好办了,我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理由,我都让你们付出代价!

    嗯……这位老板可能会担心其他黑涩会的人跟他火拼,可能会担心一群不计后果的愣逼闹出**,可能会担心自己把事情闹大了之后被媒体曝光不好收拾,但是……他还真就不怕特警。

    因为,他有靠山,而且是很硬的靠山。

    而且很巧,因为这一层的关系,他跟宛州这边武警方面的某些领导的交情很好,而他们就是专门管特警的!

    而特警,是不允许与普通老百姓发生任何形式的暴力冲突的。

    只要自己有证据,然后拿着证据去找那几位朋友说说这个事情。哼……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容易了,禁闭,开除,甚至送到军事法庭进行审判,这都有可能。

    只要……只要自己有证据,一切都好说!

    自己那位堂姐只有盛朗这么一个儿子,就指望他继承烟火传宗接代呢,现在他那玩意儿被废了,自己堂姐会受到多大的打击可想而知,而自己这个当舅舅的有理由,也有这个义务给外甥报仇,只是这个外甥……妈的,不学好的东西,平时就特么的没少给我惹事,今天被人废了还得老子给你擦屁股,我姐也算是个明白人,可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东西?

    “唉,家门不幸啊!”

    虽然心疼盛朗的凄惨,可是对于自己这个外甥,大老板也是恨得咬牙切齿,怎么就特么的摊上这么一个惹祸精?上辈子做什么孽了?

    一边发着狠,他一边让雷鸥带路,去看监控视频。

    他要拿证据,然后去狠狠告一状。

    “妈的!”他在心里恶狠狠的想着:“一个小小的特警队长也敢在自己这里放肆,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