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160章 “噗”与“嘭”的区别
    吴道宗有三个徒弟,而每个徒弟的来路都不一样。

    大徒弟龚治,上山的时候四岁,他母亲早丧,父亲也是一位修士,是吴道宗一个忘年交的朋友,却是很可惜,龚治父亲在带龚治来看望吴道宗的时候,突然在这里染病,之后不治身亡,临终之时将龚治托付给了吴道宗,而作为朋友,吴道宗义不容辞,就将龚治收为徒弟,从此带在身边,加以辅导,成为山上的顶门大弟子。

    二徒弟就是陈策,他是吴道宗在山脚下捡到的弃婴,那时候还在襁褓之中,身上只有一片尿布,上面写着陈策两个字,以及他的出生日期,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本来,在这种深山老林之中,一个婴儿活下来的希望很小,却是陈策很幸运,正好遇到了下山办事的吴道宗。老头子见到陈策可怜,便是恻隐之心发作,将他带上山来,抚养长大,收为第二个徒弟。

    而最小的徒弟,李大牛,他来到山上的时候已经很大了,六岁,是吴道宗在山下游历的时候捡到的一个小乞丐,当时一伙儿专门利用残疾人行乞的犯罪集团要将李大牛的双手砍掉,将他变成残疾人以便于博得人们更多的同情心,骗更多的钱,却正好被吴道宗发现,老头子大怒,当场发作将那犯罪集团的头子活活掐死,之后,他本想把李大牛送到福利院或是交给警察,让他安全返家,李大牛却说自己家里人都死绝了,非要跟着吴道宗一起走,吴道宗被磨叽的没办法,只好将他带上山,考察了一段时间,见他性格挺老实的,心里喜欢,这才把他收下,成了自己第三个徒弟。

    而在这哥仨之中,唯独没有见过自己父母,也不知道自己身世的人,就只有陈策了……

    父亲?母亲?

    对于陈策而言,这是两个很渴望,却是非常陌生的词儿!

    曾几何时,陈策对于别的有父母疼爱的孩子非常的羡慕,而等后来长大一些了,虽然明白了“遗弃”这个词的含义,从而对父母有了几分恨意,可是在内心最深处某个柔软的地方,他还是很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够见到父母双亲一面,最起码的,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不枉在世上为人一回了。

    只是……对从前的陈策来说,这只是个镜中花水中月一样的幻想而已。

    因为除了那片早就被扔到不知什么地方去的尿布之外,他没有任何线索,而就在这人海茫茫之中,又怎能找到自己的血脉亲人呢?

    所以,渐渐的,陈策接受了现实,放弃了这个寻亲的打算。

    可是现在听到师父吴道宗的这一番话,他的心思又是瞬间的活泛起来。

    “是啊,或许真的有可能找到我的亲人呢……”

    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陈策兴奋不已。

    直到后来走的有点累了,他才慢慢变地安静下来。

    他已经打定主意了,有机会要去疗养院一趟,去找施老爷子问问,问他还记不记得这把匕首是从谁手里买来的。

    或许时间长了他记不住了。

    或许他早就忘了这件事情。

    但是……哪怕只有百分之零点几的希望,陈策也想去做百分之百的努力。

    还是那句话,找到亲人,这个诱惑真是太大太大了……

    小蝌蚪都想找到妈妈呢,更何况,陈策是个活生生的人呢!

    打定主意,陈策冷静下来。

    毕竟现在这件事情还处于一种八字没一撇的状态,想得太多,除了闹心之外没有任何意义。所以陈策就像转移一下思维,嗯……去试试那把匕首吧。

    叫什么来着?好像这玩意儿还有个名字。

    哦对了……赤血碎魂匕!

    挺逗,听起来就跟游戏里的装备似的……怎么用?意念和真气催动?

    就这么想着,陈策便是催动意念,将位置定在窗台旁边一个小书架上……那上面没有书,只有一个木头做的空架子,是个非常好的实验道具和靶子,然后,陈策便是一缕真气弹出,而随着他这一念,就见书架旁边,大概不到一巴掌远的距离,竟是凭空出现一物,正是那把之前在陈策眼前消失的赤血碎魂匕,而在出现之后的下一秒钟,它就猛地前刺,正中之前陈策意念锁定的位置。

    “我靠,牛逼啊!哎呀……”

    还没等陈策高兴完呢,就听哗啦一声,这个书架瞬间碎裂,全都变成形状不规则的小木头块了。

    而且,飞溅了一地,本来挺干净的房间里顿时变得乱七八糟。

    刀锋在捅完之后,再一次的消失了。

    陈策却是狠狠一拍自己的脑门,觉得自己实在太尼玛的蠢了。

    这玩意儿捅一下就会炸开啊,自己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瞧这地上弄的,还得收拾,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活儿干呢吗?嫌自己不够累是怎么的?

    只是……

    陈策忽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刚才是第一次实验,怕效果不好,所以真气释放的有些多。

    那……如果将真气的量减少一些会怎样?也会这样爆炸?嗯……之前没炼制成功的时候,随手一扔都能炸,可那个时候它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啊,而现在,它已经认主了,是不是能收敛点?毕竟我是主人,至少要让我能控制力道大小才对吧?总不能每次都是炸,那不成了倒洗澡水的时候把里面孩子也一起倒出去了吗?

    嗯,管他怎么样的,先试试再说,大不了再炸一次。

    陈策这么想着,便开始再屋里寻找,看看有什么玩意儿能用来试刀。

    “嘿!就你了!”

    意念,锁住了屋里的一个小木头板凳。

    锁定之后,陈策就跟刚才一样,意念转动,释放刀锋。

    但是有所不同的是,他这一次只用了很少很少很少的一点真气,微乎其微,勉强只能催动匕首出现而已。

    果然,在陈策的意念控制下,赤血碎魂匕再一次的出现了。

    依然还是一巴掌远的距离,然后对着小板凳捅了过去。

    噗……

    “成了!”

    一听这个声音,陈策就知道肯定成了。

    因为这是刀锋刺入板凳的“噗”,而不是板凳碎开的“嘭”

    虽然都是一个字,但是这俩字的区别可大着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