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162章 好羞耻,好恶心,好辣眼睛啊!
    这个服务员妹子是个很好学很上进的人,她不想一辈子当服务员去伺候别人,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能有一份更体面的工作,成为一个白领,金领,或是自己当老板。

    而退一步说,就算没有那种能耐,只能当个服务员,也要当个最好的服务员,走到哪儿都被人竖起大拇指称赞的那种。

    为此,她经常看书提升自己,尤其喜欢看一些经典的商业案例,就比如,有这么一个故事让她印象非常深刻,就是一个酒店服务生进入一个客房之内,无意中竟是发现里面有个女性客人正在洗澡,刹那间两个人四目相对,场面非常尴尬。

    这时候,他怎么做的?

    什么也不说退出去?道歉之后退出去?

    都不行……无论他怎么做,都会引来那位女客人的投诉,他这个工作也肯定就要完蛋了。

    而在这时,他做出了一个非常聪明的举动,表情自然,声音自然,说了声:“对不起,先生。”

    然后,才退出了房间。

    他故意这么说的……

    为的就是避免性别差异带来的巨大尴尬,假装自己眼瞎,换来彼此的从容。

    女客人以为他是真的看错了……嗯,连性别都看错了,他就肯定没有看到自己某些关键的部位。

    好吧……那就原谅他吧,而且如果自己把这事儿闹起来,自己一个女人被服务生看过事情也就尽人皆知了。

    就是这么想着,女顾客没有投诉。

    服务生的工作保住了!

    ……

    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案例,很多成功学的书上都有。

    而这样一个聪明的举动,让这个服务员妹子心驰神往,她甚至经常幻想,如果某一天自己也遇到了类似的事情,或许也能处理的如此完美。

    可是现在,突发事件真的出现了,她却直接傻在原地,话都说不出来了。

    案例里是一男一女唉,那样的情况我会处理,可是没有这种看见两位先生在……在那个啥的事儿啊!

    一个光着身子,露着屁股,脸朝下的撅着。

    另一个则是脸贴的很近,好像要对那位先生的屁股去亲吻,去抚摸!

    天哪!

    好羞耻,好恶心,好辣眼睛啊!

    这种事情该怎么处理?我该说什么?书上没说啊……

    “咕噜……”

    这是服务员妹子吞咽口水的声音。

    然后,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直接后退一步,咣当一声关上了包间的门。

    在外面,她流下了委屈的泪水:“我好笨,我真是好笨好笨啊,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连这样的事情都处理不好,也许……也许我真的只能当服务员了,而且还是最笨的服务员……”

    这个包间,让妹子的自信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而在包间里的两人,此时也是面面相觑,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谢斌问:“咋办?她好像误会什么了。”

    陈策耸肩:“我也不知道该咋办,要不……你去跟她解释解释?”

    “我不去,丢不起那人。还是你去吧!”

    “我也不去!”陈策也是摇头:“他看的是你屁股,又不是我的,我解释什么?再说了,反正她也不认识我,看就看呗。”

    “那就这样吧,呵呵……”谢斌忽然笑了:“陈策啊,其实不瞒你说,我现在的脸啊,早就比城墙还厚了,被她一个小姑娘看一看算什么?呵……我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常需要伪装,也就是……五六年前吧,为了蹲守一个有特殊姓癖好的混蛋,我特么的伪装成跳舞的鸭子在鸭店跳了四天的钢管舞,几乎就是什么都不穿的那种,灯光刷刷的闪,台下几百双眼睛看着……那种场面我都经历过,你说现在这事儿对我来说还能算啥?”

    鸭店?钢管舞?

    ……好吧!

    陈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了,沉默了好几十秒,他才点了点头,一脸钦佩的道:“难为你了……”

    那是那句话:不是岁月静好,而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本来,陈策对谢斌的印象就不错,而现在,更是心中有了几分钦佩。

    而对这样一个连自己屁股都能牺牲的警察,陈策无以为报,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自己所能,尽量把他的病给治好吧!

    “来,不管那些了,趴好,我要用针了啊!”陈策说着,便将银针刺入谢斌腰间的穴位,与此同时,一缕真气随着银针进入谢斌的身体,滋养穴位,促进他那已经很虚弱的肾脏机能再生。

    如同一道暖流润泽,谢斌顿时有了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老弟,你这扎针的手艺行事儿啊!”

    陈策笑道:“行事儿不行事儿的,治好了才算数,谢哥,你这个肾虚的毛病有点重,不过没关系,今天我给你扎完,再给你开点药,你回去喝,连喝一个月就能好得差不多了,到时候我再给你复诊一下,看看接下来怎么调理。不过啊……”

    陈策顿了顿声音,继续说道:“不过在喝药这一个月内你得注意,不能太劳累,尽量戒烟戒酒,而且不能有房事,不然这药就算白喝了。”

    听他这么一说,谢斌竟是忽然大笑:“房事?有个屁的房事,我们当警察的一年至少有三百五十天在外面东跑西跑的,老婆孩子都顾不上,再加上我这肾虚的毛病,呵……不怕你笑话,我跟我老婆分居快有两年了。”

    ……

    两个人就是这么一边扎针一边聊,而等扎完了,陈策开始给谢斌拔针了,忽然,谢斌的电话响了。

    接通之后,他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王颂山那小子跑了?我X,这都能跑?够能耐的啊!……哦,我明白了,我这就回去。”

    挂断电话,他就立刻开始穿衣服,一边穿还一边很歉意的对陈策道:“老弟,今天本来想请你吃饭的,但是现在我有急事,来不及了,先记着,等下次见面我请你吃更好的……哦,药方你就发我手机上吧,发短信就行!”

    陈策问道:“出什么事儿了这么急?”

    谢斌道:“一个前几天刚抓到的犯罪嫌疑人越狱跑了,身上带着武器,有人命,非常危险,上面领导震怒啊,这不……取消一切休假,所有人立刻归队,开会,估计是要拉网抓人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