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170章 比窦娥还冤!
    “你媳妇?”

    听到这话,秦横江更懵逼了,心想难道这是一个喝多了满嘴胡吣的酒蒙子?不像啊,可他说的话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呢!

    他不懂,但是旁边的陈策却是有点懂了。

    甚至,连这个人的身份他都猜出来了:钟彪……嗯,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就是那个借钱给张水琴,然后想要趁火打劫娶赵霞当老婆的那个家伙!

    时间,地点,人物……都能对的上号。

    十有**就是他!

    陈策猜的没错,这个四十多岁模样的中年汉子正是钟彪。

    之前他说借给张水琴九万块钱去给赵兵做手术,但是没给全款,只给了一万,其余的钱要跟赵霞领了结婚证之后才会付清。

    而在给了一万块钱以后,他就回到家里做美梦去了。

    自己家里八辈子贫农,黄土地里刨食,看天吃饭,苦哈哈的一辈一辈又一辈,而现在,到了自己这一辈上,终于就要改头换面了。

    老子是粗人,没念过几天书。

    可是,老子现在有钱啊!

    只要有钱,赵霞那样的女大学生咋样?又白又嫩的,还不一样要被老子娶回家里给老子生娃?

    ……

    他想的可好了,结果到了第二天,消息传来……张水琴进城走了一圈,赵兵的病竟然被治好了!他们娘俩在遇到神医了!

    “我X,真的假的?”

    钟彪简直就是难以置信,因为赵兵的肚子啥样他见过,说句难听点的话,他觉得赵兵就是一个短命的,拿着钱去做手术都治不好,活不了几年,虽然把钱给这样一个短命鬼拿去糟蹋有点可惜,但是能娶到赵霞,也算值了。

    可是现在,却有人说他的病被治好了,这尼玛怎么可能呢?

    这才刚过去不到两天的时间啊!

    于是,带着一肚子的质疑,钟彪去了张水琴家。

    去了一看,果然,赵兵肚子已经瘪了下去,虽然还没完全好,却已经跟之前那种肿胀到吓人的样子截然不同。

    至少看上去像是一个正常人了。

    “嘿……这叫什么事儿啊?妈的,该死的医生,你治张三治李四我不管,治个毛的赵兵啊,你把他治好了,他就不用找我借钱了,不找我借钱,我怎么娶赵霞啊?操……”

    看到赵兵的病好了,钟彪心里非常的不痛快。

    他知道,这样一来,自己基本上是没希望娶赵霞了。

    既然这样,那你就把之前我给你的那一万块钱还了吧!从此咱们两不相欠!

    然而,他把这个要求对张水琴说了之后,张水琴脸上立刻显出为难而慌乱的神色:“大兄弟啊,那一万块钱能不能……能不能缓缓啊?”

    嗯,那一万块钱,已经被张水琴花了!

    当然了,她不是买吃买喝或是添置什么新东西了。

    而是……还钱!

    之前赵兵刚生病的时候,他找那些亲戚朋友借了一些钱,而在刚拿到这一万块钱的时候,张水琴以为这钱肯定没跑了,而且后面还会有钱,于是她就先去把钱还给了那些亲戚朋友……

    现在,她手里已经没钱了。

    “没钱?”

    这下钟彪不干了。

    你女儿我娶不到了,美梦化为了泡影,这就够特么憋屈了,你还不还钱?

    凭什么?

    不行!不行!不行!

    赶紧还钱,不还钱我就把你房子拆了。

    在张水琴这一对孤儿寡母面前,钟彪非常非常的强势,凶神恶煞的一塌糊涂。

    张水琴被逼的没办法,要是早知道这样,她也肯定不会先去把钱还给那些亲戚朋友,而现在……再想往回要钱?怎么可能?而自己兜里已经没钱了啊,就几百块钱,距离一万块钱差老多了。

    无可奈何,无计可施,张水琴唯一的办法就只剩下痛哭着哀求了。

    甚至连卖血还钱的话都说出来了,可是钟彪依然不同意。

    而在这时,张水琴的哭声引来了周围的邻居……与城市里楼上楼下却是人情冷漠不同,往往越是偏僻贫困的农村,邻居相处的关系就越好,一家有事八方支援,就像没什么血缘关系却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实在亲戚似的。

    邻居来了,问清是什么事儿,就开始七嘴八舌头的议论了,而且都是向着张水琴说话,你钟彪那么有钱,又不急着用钱,何必这么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的呢?寡妇门前是非多啊,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啊?你黑心地主老财啊?这跟黄世仁逼着杨白劳还钱,不还钱就拿喜儿抵债有什么区别?

    缺德啊!太丧良心了!

    一顿嘴炮,差点把钟彪气出脑溢血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她欠了我的钱,我找她要账有什么不对的啊?我黑心?我黑哪儿了啊,我X!

    本想反驳几句,却是不敌众多口水的群体攻击,钟彪负气而走,而他回去以后,是越想越憋气,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吗?你儿子病治好了,凭什么要我受损失?你女儿我娶不到,我就跟你非亲非故的,凭什么你欠我钱不还我?

    可是,钟彪也知道,张水琴现在是真的没钱了。

    自己却也不能真的把她房子拆了……画个圈里面写个拆字,那是政府才能做的事情,自己就是老百姓一个,没那权力啊!

    可是,那也不能平白无故的让我受损失吧?

    钟彪郁闷的喝了几杯,借着酒劲,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听张水琴说是宛州大学医学院的一个领导把赵兵的病给治好的,也是那人挡着拦着不让张水琴把赵霞嫁给自己,X尼玛的,我的好事儿都坏你身上了,行,你不行能耐吗?你不是神医吗?那我找你去,张水琴的事儿你既然管了,你就管到底,她还不上钱,你就替她还,要是你不还,那就别怪我不讲理了,赵霞还是我的。

    越想,钟彪越觉得自己有理。

    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

    于是他就放下酒杯,买了车票,连夜赶到宛州,一路打听着到了宛州大学医学院……而他来的早,秦横江和陈策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这儿蹲了一个多小时了。

    而他不认识秦横江,也不认识陈策。

    甚至之前张水琴说的时候,也只说是医学院的一个领导,姓什么叫什么她也不知道。

    所以……现在秦横江一说他是院长,钟彪就认准了,肯定是他!

    这黑锅背的……真的,秦横江比窦娥还冤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