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177章 绝症!
    还没等陈策说话,施光荣就已经很不悦的说道:“你个没毛的老鬼,聋啊?这还用问?刚才没听见我说的话吗?他叫陈策,就是我说的那个小神医,我头疼的毛病就是他给我治好的。”

    说着,施光荣又是哈哈大笑几声,道:“你赶紧求求我,说几句好听的,要是说的我满意了,我就让他给你看看,把你病治好了,咋样?”

    “求你?我求你奶奶个孙子,你个老货不赶紧去死,还想着占我便宜,哈哈……也罢,谁让我有病呢,要是真能给我治好了,我说几句好听的又何妨,但是我得先验验货,他要真是神医我再说好听的也不迟,可别让你随便找个人来就把我糊弄了。”

    这个光头老者也是粗话张口就来,说话挺牙碜的。

    听他俩在互喷,陈策越听越是觉得有意思,很显然,这俩老头的关系不错,损友了一辈子,不然不能这么大尺度的你喷我我喷你,而且他们话里的意思陈策也大概听明白了七八分……这个光头老者有病?想让我给他治是吗?

    嗯,这种事情,陈策倒是没什么反感,毕竟自己是医生,医生的天职就是给病人治病,如果他真是有病,自己给他诊断一下看看病倒也无可厚非,只是……他有什么病?难道是脱毛症?嘿……拜托,自己一般的病差不多都能治,可如果他真是想治脱毛症的话,自己恐怕是无能为力了。不是自己医术不行,而是……他都多大年纪了?看他头顶和眉毛的毛根,光溜溜不留一丝痕迹,恐怕毛囊早就老化坏死,而且坏死很多年了。这就好像一个人已经断气了,这时候就算再牛逼的医生来了也没办法让他死而复生。嗯……要是这个病,自己干脆就是直接认怂,治不了,这个老爷子想长毛只能指望下辈子了……呀,等一下!

    陈策忽然发现,这个光头老者的左眼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

    之前光顾着听他和施光荣对喷,没注意,而现在一注意,陈策立刻就发现他的左眼有些不对劲儿了。

    正在这时,就见光头老者转过头来,带着一脸说不清什么意思的笑容问陈策:“小神医啊,老头子我叫夏忠海,是这老货的一个老战友,岁数也跟他差不多,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唉,这年纪大了啊,就容易生病,身体零件就跟老破车似的叮呤咣啷,除了铃不响哪儿都响了,你现在要是闲着没事儿就给我检查检查呗,看看我哪儿有病,我也好对症治疗,争取多活几天,先把这个老货熬死了我再去见主席,你看行吗?”

    这……显然就是要考陈策了。

    其实按理来说,两个人是初次见面,一不知道你是谁,二没有事求你,夏忠海要考陈策,考得着吗?要是换个人,没准儿陈策就直接甩袖子走了。

    可是现在,不然!

    夏忠海年纪很大,是前辈,陈策就算不认识他也要尊敬他的年纪,而且他刚说了,他是施光荣的老战友,冲着施光荣的面子陈策也不能立刻就走,还有就是……对于夏忠海左眼之中那个不对劲儿的地方,陈策也有兴趣想要仔细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看起来那么别扭呢?

    嗯,那就给他看看吧!

    “行吧,那我就给您看看,夏老爷子,您坐好,手给我!”

    陈策说着,就让夏忠海坐在椅子上,伸手,然后开始给他号脉诊断。

    之后,又是看了看他的舌苔。

    最后才是看了他的脸,准确的说,就是看他的左眼,那个刚才看起来就特别别扭的地方。

    而等看完了,陈策竟是出乎两个老头意料的,老半天都没说话。

    施光荣被陈策治过,对陈策有些了解,所以见他没说话就没急着打扰,以为他在思考。

    夏忠海却是有些等得不耐烦了,笑着道:“神医,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我这把老骨头得了什么绝症,没几天好活了?”

    本来,他说这句话就是在开玩笑,却没想到,听他说完之后,陈策的表情严肃,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下子,这个光头老者愣了:“什么意思?”

    “您说的对!”

    “什么玩意儿我说的对?”

    陈策一脸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说:“按照您现在的情况,恐怕的确没有几天好活了!”

    光头老者的脸上阴晴不定,再也没有之前那种嬉笑的表情。

    施光荣也是立刻认真起来,问道:“小子,你认真的?这种事儿可不能随便开玩笑啊!”

    陈策比他还要认真:“这种事情,我又怎么能开玩笑呢?”

    “他怎么了?”

    见陈策如此郑重,施光荣心中有些不稳了。

    夏忠海是他的老战友,也是现在还活着的,唯一的一个跟他一个锅里搅马勺混出来的同班兄弟了。

    两个人年轻时候就在一起,同吃同住,入伍时间前后只差了三天,同班同排同连,一路走过那一段凄风血雨般的峥嵘岁月。

    擦枪,他们一起擦枪。

    站岗,他们一起站岗。

    在那个年代,有多少音容笑貌已经随着岁月远去。而现在,能跟自己一起,共同回忆往昔岁月稠的也就只有这个脑袋上面已经一根毛都没有的老秃子了。

    如果他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岂不是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自己只能孤单单的去回忆那段年轻的时光,却连一个能跟自己打打嘴仗,打完之后又一起骂街,一起流眼泪的人都没有了吗?

    不!不!不!

    施光荣心里堵得慌,连连追问陈策到底是怎么回事。

    相比而言,倒是夏忠海这个当事人更加淡定一些,反过来还安慰施光荣呢:“你急什么急啊,跟个娘们儿似的,咱们都这岁数了,死就死呗,怕啥啊?能活到这岁数早就是撞大运了,哈哈,我先走一步也行,给你打个前站,去跟主席报个到,到下面把咱们那些老兄弟们都召集起来,酒摆上,然后你再下来跟我们喝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