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179章 救你的左眼,救你的命
    正所谓是明人不装暗逼,陈策一向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能治的,他当仁不让,治不了的病他就会实话实说,吹牛干啥?一旦被戳穿了,就等于是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揪着衣领啪啪打脸,那样一来丢人可就彻底丢大发了。

    见到陈策这副笃定的模样,施光荣立刻就相信了。

    他受过陈策的恩惠,算是陈策的老患者,知道陈策的手段,既然陈策说能治,那就肯定能治。

    夏忠海呢?

    虽然他跟陈策初次见面,对陈策不甚了解,但是有老战友给陈策背书,想来他不是那种满嘴放炮的货。

    再说了,就算治不好,那又怎样?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呗,反正自己这把年纪,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那还怕个屁?

    有了这个底线,夏忠海自然豁达如初,问陈策:“那你要怎么给我治呢?吃药?外敷?手术?还是什么?”

    “针灸!”陈策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针盒:“老爷子你要是不反对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治,几分钟就好!”

    “几分钟?哈哈,有意思,有意思,行,那我就看看你这位小神医是怎么给我治的,我这一百多斤就交给你了。”

    “呃……老爷子……”

    “怎么?”

    “你恐怕看不着。”

    “什么意思?”

    “我得让你睡一会儿,总不能让你睁着眼睛看我拿针往你眼睛里面捅吧?”

    “唉,报应啊!”

    听了陈策这句话,夏忠海又是一阵大笑,转头对施光荣说:“老货,你还记得咱们三连的老连长不?”

    “马大力啊?”

    “对,就是他,那时候还年轻,不懂事,总惹祸,每次闯祸了他都一边拍我脑袋一边说我往他眼睛里插棒槌,得!现在好了,老了老了也有人往我眼睛里插东西了,他要是知道这事儿,估计能特么的笑的活过来。”

    “唉,要是那样就好了,他牺牲能有六十多年了吧?六十年啊……”施光荣一叹:“我们也老成这样了,估计再过几年也都要到下面见他了。”

    “行了行了,伤感个毛,现在是我有病要死了,又不是你,少在这儿给我念丧曲儿啊!”

    一脸凶巴巴的模样瞪了瞪眼,夏忠海又转头问陈策:“咱们现在开始啊?”

    “行!”陈策道:“里面有床,您先去躺着吧!”

    就这样,在陈策的安排下,夏忠海到里面的床上躺着了,仰面朝天的姿势。

    陈策取出三根银针,就跟上次对施光荣做的事情一样,分别在他双手的手腕上各刺一针,还有一针则是刺在他的头顶心。

    嗯……没头发也有没头发的好处,光溜溜的脑袋扎起针来可比有头发的施光荣容易多了。

    长话短说,陈策三针扎完,不到三秒,夏忠海就已经没了知觉,沉沉睡去。

    “小子,上次你就是这么给我麻醉的是吧?”施光荣在旁边饶有趣味的问道。

    上次陈策给他治头疼病的时候,他是出在一个病人的位置,挨了几针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现在,作为一个旁观者,施光荣自然对陈策施展出来的这一手针灸麻醉法很感兴趣了。

    至于担忧老战友的病?

    不不不……施光荣现在一点都不担忧,他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人,本来对这种事儿看的就比较淡,而且他对陈策的医术有着一百二十万分的信任,自己头疼那么严重的毛病陈策都能治好,老战友的眼睛应该……呃,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唉,好吧……其实说不担心是扯淡。

    正所谓事不关己,关心则乱,夏忠海是施光荣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老战友了,他能不惦记吗?

    现在跟在陈策身后问这问那,只不过是遮掩一下自己心里的紧张情绪罢了。

    陈策当然懂他的心思。

    但是现在,陈策已经完全进入了医生的角色,眼中除了病人之外,一片空茫,甚至施光荣就在他身后跟他说话,他也置若罔闻,就跟完全没有听见似的。

    他手中,已经拿起了第四根银针。

    速度极快,仿佛带着一道残影,刺入了夏忠海的左眼的下眼睑。

    与此同时,一缕真气已经随针而入,进入到了夏忠海的左眼之中。

    陈策握针,停留。

    时间,满打满算也就十秒而已。

    然后,陈策便是忽然拔针,右手握针,左手双指化作支架,撑开了夏忠海的眼皮。

    “我的天哪!”

    饶是在战场上见惯了生死的人,看到眼前这一幕,在旁边观看的施光荣依然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低叹。

    因为他就看到,被陈策撑开眼皮之后,夏忠海的左眼之中竟是流淌出一汪浑浊的液体,如同面粉被泡在清水中再搅动一番似的,浑浊,粘稠,而且发出一股淡淡的酸腐之气。

    而等这些液体流淌干净之后,再看夏忠海的眼睛……竟是出乎意料的明亮和清凉,仿佛童稚一般,黑亮亮的仿佛深不见底,根本不像一个老年人的眼睛。

    还有就是,原本蒙在他眼睛上的一层淡淡的白膜,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

    “刚才那些液体,难道就是……就是白内障化成的水?”

    施光荣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他活了这么大的年纪,这种事情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嗯……这不是他孤陋寡闻,而是这种事儿真的有些匪夷所思。

    一根银针而已,就能让白内障在瞬间化为浓水——这种事儿谁见过?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而这时,陈策已经换掉了手里的银针,现在他手里的这一根针,是针盒里最为细小的。

    看上去,说是针,倒更像是一根头发丝,而且为了能让眼睛看的仔细,这根针与其他银针都是白色或是暗白色不同,这根针是黑色……这就更像头发丝了,陈策手指轻捏,这根“头发丝”便是发出一阵微微的颤动。

    陈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夏忠海的左眼上。

    白内障被清除掉了之后,他的眼白已经完全露出,而就在下眼睑,靠近瞳孔的位置,几乎微不可察的,有一个极小的斑点,而陈策判断,夏忠海的病,就在这个小小的斑点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