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262章 去求陈策吧!
    陈策停住脚步,回过头来看着田虎:“呵,我就知道你有事儿,直说不就好了?弄这么多弯弯绕绕的,说吧,什么事儿?”

    田虎姿态放的更低了,一脸苦相,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似的:“陈先生,您还记得……前些日子在荣华KTV里,有个不开眼的小子叫盛朗的得罪过您吗?”

    荣华KTV?

    盛朗?

    陈策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这事儿?”

    田虎叹气着摇了摇头:“陈先生,实不相瞒,那个该死的混蛋是我……是我外甥,那家KTV是我开的!”

    一句话,陈策立刻就皱眉了。

    “什么?那家KTV是你开的?盛朗是你外甥?我靠……田虎,你想干什么?想给他报仇是不是?”

    嗯……也不怪陈策有这么大的反应。突然之间听见自己两个有仇的人是一家子,这事儿换成谁都得立刻爆炸。

    陈策没有立刻翻脸都已经算是他的素质高了。

    田虎却是连连摆手:“不不不,陈先生你误会了,我没这意思,那小子瞎了眼,得罪您了,该打,该踢,您就算把他打死了也是他自找的。”

    “那你什么意思?”

    “呃……我……”田虎有些语塞,似乎有些张不开嘴,缓了好几秒,他才终于下定了决心,说出了他今天把陈策约出来的核心问题:“陈先生,您看啊,那小子虽然欠收拾,可他毕竟年轻,我觉得应该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让他重新做人,而他的……他的那个玩意儿已经废了,后半辈子当了残疾人,这惩罚对他来说有些太残忍了,而且我姐姐就他一个孩子,把他养大了不容易,还指望他去传宗接代,所以……所以……所以我想请您行行好,发发善心,给他治治……哦,您放心,只要您能给他治,我一定重金答报,数目随便您开,而且我保证他以后再也不会再您眼前出现,我把他打发到国外去,这辈子都不让他再回来了,您看……行吗?”

    田虎这话,已经是一种哀求了。

    他是在真的哀求陈策,想让他去给盛朗治病,虽然他也不确定陈策肯定能把盛朗治好,但是……这也是仅有的一线生机,除了这个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办法,他已经再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嗯……其实最开始的时候,田虎压根没有想过来求陈策的。

    甚至,在他知道陈策和盛朗的瓜葛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恨,恨不得杀了陈策,而第二反应,就是怀疑陈策的动机,以为他是施芸,甚至是施光荣老爷子对自己不满,被派出来收拾自己的。

    而这事儿,他当然不会傻乎乎的直接去问施光荣,还好,他跟施扬还算有点交情,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也在一起吃吃喝喝过几次,所以他在有了这个疑虑之后,就托施扬去打听,想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出于施光荣的授意,如果是,田虎肯定二话不说就准备跑路了,别看他混的好像不错,却是无根的浮萍,如果施光荣老爷子想收拾他,一根手指头就能让他尸骨俱碎,死无葬身之地。

    这就是权力的力量!

    然而就在田虎心怀忐忑,不知道自己命运如何的时候,盛朗的母亲,也就是他的那个堂姐来找他了。

    七个字来形容他堂姐的行为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寻死腻活竟是连着闹了好几次自杀。

    她丈夫死得早,盛朗是她唯一的亲儿子,也是她全部的希望,而现在,盛朗却是在她亲弟弟开的KTV里被人踢成了太监,虽然小命保住了,却也只能终日躺在床上,人不人鬼不鬼的,别说传宗接代了,甚至连特么的撒尿都得用导管,这让她这个当妈的情何以堪?

    为什么?凭什么?

    田虎啊,你不是在宛州很牛气的吗?怎么你外甥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反倒是萎了呢?

    田虎,你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当时,田虎心情真是曰了狗,自己还特么的朝不保夕呢,哪有工夫去给你那个惹事精的儿子报什么仇?再说了,这一切说到底,都特么的是他引起来的,如果不是他管不住裤裆里那玩意儿,给了别人把柄和口实,能出这事儿?嘿……就这样的小王扒蛋,别说成太监了,就算被人当场打死都不多啊!

    就这么着,姐弟俩的意见不合,当场争吵起来。

    田虎是场面人,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而且还占了理,他堂姐肯定是说不过他了,没说几句就落了下风。

    然而,女人致胜的武器从来就不是理,而是哭,以及姐弟之间那种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亲情。

    她也真有办法,直接坐在地上开始大哭,委屈的要死要活,说田虎没良心,当初你家里困难,快要饿死的时候是谁给的你吃的?你在学校里惹祸了,不敢回家,是谁收留的你?后来你长大了,把村里二丫肚子搞大了,不敢跟家里说,又是谁给你拿的打胎钱?而现在你混好了,有钱了,有地位了,回过头来跟我讲道理了……天哪,我当初怎么那么瞎眼,对你这只白眼狼那么好干什么啊!

    得!

    她这么一闹,田虎当时就没词儿了。

    无奈之下只好放低姿态,又是道歉又是哄劝,出钱出人带盛朗去最好的医院看病……反正好说歹说吧,他算暂时过了这一关了。

    然而,只是那天的一关。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那位堂姐隔三差五就来闹一通,因为盛朗的伤势太重,诊断了N次依然都是一样的结果……他那玩意儿没用了!

    儿子成了太监,当妈的无法接受现实,有没别的办法,只能继续来闹田虎。

    对自己这个堂姐,田虎打不得骂不得,躲又躲不得,不想管,可是想想以前堂姐的好处又觉得心疼。

    而就在这最闹心的时候,施扬把消息带回来了……这个事儿,跟施光荣老爷子没关系,跟施芸也没关系。

    十有**就是两个字:巧合!

    碰巧了而已!

    听到这个结果,田虎大大的松了口气,却也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自己真尼玛的跟那个姓陈的小子反冲,碰个巧也能砸到我店里去?还把我外甥打成这个样子?

    可是,尽管这样,因为施芸的存在,田虎虽恨陈策,却也没想去找他的麻烦。

    家里一大堆事儿还没弄明白呢,就算想报仇,也得等家里安顿好了再说不是?

    然后,田虎就又拜托施扬了,请他帮忙推荐好医生,给盛朗治病,那位堂姐吵得太凶了,田虎都快被她吵出抑郁症了。

    然而听到田虎的这个请求,施扬一脸怪异的模样。

    “怎么了?”田虎纳闷的问道。

    施扬咂咂嘴:“老田啊,要说好医生,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为什么不去求求陈策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