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275章 这不猥琐,这很崇高
    老妈已经指望不上了,盛朗急的大叫救命。

    可是此时此刻,他就算叫的声音再大又能如何?他连自己拨打110报警的能力都没有……

    田虎唱完了白脸,把田杏吼到哭泣,然后,他还得很苦逼的自己唱红脸,去哄。

    “姐,要不你先去别的屋里呆一会儿吧,别在这儿了,眼不见心不烦不是?嗯……你放心吧,陈医生的医术真的很好,我亲眼见过的,而且他也答应我了,肯定好好的给小朗治伤……哦,放心放心,有我在这儿呢,小朗能出什么事儿?你信不过别人,难道还信不过我吗?”

    好说歹说,田虎终于把田杏劝的不哭了。

    而且出了门,到别的屋里去了。

    只是在临出去的时候,她路过陈策身边,狠狠的盯着陈策,那种目光陈策以前见过……就是山里失去幼崽的母狼,田杏此时的眼神儿,就跟那种硬毛畜牲是一样一样的。

    还是那句话……自古慈母多败儿。

    不管儿子做了什么逆事,在母亲眼里他都是个宝。

    唉!

    变了形的母爱啊,连特么的是非曲直都不分了。

    陈策心里冷笑:“这就是母爱?爱尼玛了个哔吧!”

    咣!

    房门被狠狠的关上了。

    田虎这时候才松了口气,重新换上一副赔笑的模样:“陈先生,您看……小朗,你闭嘴!”

    刚对陈策说话说了一半,田虎就立刻转头去呵斥盛朗了。

    虽然田杏离开了,但是盛朗这个当事人不能走,而且他也没消停,依然还在那里大喊大叫,甚至已经哭出来了,就像屋里俩人就要把他大卸八块了似的。

    平时,对自己这个舅舅,盛朗是又爱又怕又依靠,根本不会反驳,几乎就是田虎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在田虎面前,他甚至比在他老妈面前更像一个乖宝宝。

    可是这一次,盛朗完全没听田虎的话,不管田虎怎么不让他喊叫,他的嘴也没听,而且用尽全身力气折腾床,虽然身体不能有什么大的动作,却也是在小范围的摇头摆尾,摆明了态度就是不配合了。

    “小朗,你安静点,别吵了!”

    田虎急的一脑门子汗,要是在平时,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可是现在盛朗这个状态,打不能打骂不能骂,劝了又不听,田虎真是空有一身的本事却无处施展,急的不行不行的。

    “陈先生,您稍等一下啊,他……他可能还有点没转过这个弯儿,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把他说通,让他配合治疗的。”

    “不用了!”

    陈策摆摆手,走了过去。

    站在床边,看着盛朗的脸看了大概十秒钟的样子,然后,陈策竟是突然出手,迅猛如闪电一般,直接一记掌刀砍在盛朗的大脖筋上,盛朗猝不及防,直接就是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陈先生,别……”

    田虎大惊失色,没想到陈策出手竟然这么干脆,他这个“别”字的尾音还没落下去呢,陈策已经打完收工了。

    “没事儿!”陈策就像做了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似的,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从兜里掏出针盒,直接一针就扎在盛朗的头顶了,让他彻底的麻醉而不会苏醒,一边扎,他还一边对田虎说:“你跟他讲道理能讲得通?还不如直接打晕了省事儿呢,你说对吧?”

    “呃……对!对!”

    事已至此,田虎就算觉得不对,又能如何呢?

    他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这时就听陈策说道:“田老板,来,帮个忙!”

    “什么忙?”

    “找把剪子,把他身上的纱布剪开,包的那么严实我怎么给他看?”

    “对对对,好,我这就去找剪子!”

    说完,田虎就出去了。

    也不知道他是自己找的,还是跟田杏要的,反正他是去的快,回来的也快,甚至没有超过两分钟的时间,他就从外面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把剪裁衣服用的那种大剪刀,问陈策:“这个行吗?”

    “行,能把纱布剪开就行!”陈策点头:“剪吧……哦,小心点啊,别把他身上的零件减掉,要是那样的话,我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肯定白搭了。”

    “不能,不能,我一定小心!”田虎说着,便是战战兢兢的去剪纱布了。

    实话实说,田虎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

    而且就在刚才几分钟之前,他也没有想到这里还有自己的戏码。

    “这种活儿不是应该你做才对吗?怎么让我剪啊?”

    田虎心里表示不满,嘴上却不敢有半句怨言,唉……那就剪吧!谁剪不是剪啊?

    咔咔,咔咔……

    剪刀声中,纱布分散两边,被层层的剥落。

    一团几乎看不出什么形状的烂肉渐渐露出真容,与之同时而来的,还有一股子浓烈刺鼻的药味儿。

    而在那团烂肉上面,还有一根管子……嗯,导尿用的,这玩意儿的伤势太重,就连尿这个最基本的功能暂时也要依靠导管才能完成。

    这时,陈策终于发话了:“好了好了,可以了,田老板,你先到旁边去吧,我看看!”

    田虎点头:“哦!好!”

    说完他就闪退一边,陈策则是过去,坐在床边,低着头,仔细端详着这一团烂肉模样的东西。

    那个……作为一个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陈策这么盯着另外一个男人的那玩意儿是不是有点太猥琐了?

    并不是!

    这是医学,是崇高的,现在这一团烂肉就是陈策的研究对象,至于医学有关,而与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完全没有关系。

    不信?

    不信你看啊,陈策就是这么认真,而且思想非常崇高的。

    为了医学的严谨,他还很不避讳的,伸出一根手指,在导尿管接口的位置捅了一下,但是一触即分。

    嗯……医学很严谨,但是这玩意儿的确挺恶心的。

    “陈先生,怎么样?”田虎见陈策半天没说话,有些心急的问道。

    “这个……暂时还不好说!需要进一步的检查才能确定!”

    陈策说着,便是再一次的打开针盒,从里面取出一根银针。

    酒精棉擦拭了一下之后,就在田虎惊骇的目光注视下,没有任何犹豫的,一针刺到了那一堆烂肉的里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