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276章 找到了
    以前在山上闲着没事儿上网的时候,陈策曾经看过这么一个故事。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有个和尚朋友叫佛印,有一天苏东坡去看他,却是发现佛印在吃鸡蛋。苏东坡就笑了,说你不是好和尚,和尚怎么能吃荤腥呢?佛印说我这不是在吃荤腥,而是在度化,在做好事。苏东坡说你太扯淡了,你个花和尚偷吃鸡蛋你还有理了?然后,佛印就作了一首诗。

    “混沌乾坤一口包,也无皮血也无毛;老僧带你西天去,免在人间受一刀!”

    苏东坡当时就服了。

    而现在,陈策觉得自己可以借用这首诗的前两句,然后略微改动一下。

    烂肉一堆大鼓包,只有外皮没有毛……

    嗯,那堆烂肉至今依然没有消肿,肿胀到了发紫的程度,而且的确是只有皮没有毛……其实之前是有的,而且还挺浓密,但是为了治疗的时候方便卫生,全都刮了……

    好吧,其实就算有毛,也挡不住针。

    陈策这一针直接就扎了进去!

    “啊!”

    看到陈策这个动作,田虎在旁边吓了一跳,之前那些医生给盛朗治疗的时候,有好几次他也在场,人家那些医生怎么诊治的,是有什么样的理论根据,田虎不懂,但是他知道那些医生都是一个比一个温柔,一个比一个小心,哪儿像现在陈策这样啊,上来先是一手刀把盛朗打晕,然后又是想都没想,直接一针扎在那堆烂肉上面了。

    嘿嘿嘿……虽然那玩意儿现在已经废了,可那也是男人的关键部位,要不要这么简单粗暴啊?

    能行吗?

    真的,要不是之前见过陈策给穆青治疗心脏病,要不是施扬跟他说过陈策医术的各种神奇,只怕田虎早就承受不住,从而心惊胆战的把陈策撵出去了。

    这是治病呢还是谋杀呢?

    太夸张了!

    本想问问陈策,可是话都到了嘴边,田虎又给咽回去了。

    因为他发现,现在的陈策已经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眼神专注而认真,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心无旁骛,仿佛在他眼里除了盛朗的那玩意儿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

    以前,他见过陈策这个样子。

    就是上次陈策给穆青治疗心脏病的时候。

    那次,陈策就是这样的眼神儿,然后一会儿的工夫,就把穆青给救活了,保住了他的性命。

    “也许,他就是这种治疗的风格吧!保佑保佑,神佛保佑……”

    田虎不敢吱声了,只能默默的祈祷,求诸天神佛和一切有法力者保佑盛朗的那玩意儿还有救。

    ……

    “这个……他的这个情况好像不太妙啊!”

    陈策现在已经完全进入了一个医者的状态,神神叨叨的田虎在他眼里已经彻底的消失了,与空气融为一体,现在陈策的眼中唯一存在的东西,就是盛朗的那一团令人作呕的烂肉……嗯,真挺恶心的,可是作为一个医生,就算再怎么恶心,该治也得治啊!

    银针,已经进入到了病灶之中。

    而等用真气检查了一下之后,陈策微微皱起了眉头。

    必须夸一句,袁大可踢的实在太有水平了。

    里面的经脉神经之类的,都被踢断了,凌乱不堪,一团被哈士奇玩了五年的毛线球都没这么乱的。

    然而,就是这样,却还没有伤及盛朗的性命。

    “嗯,踢的水平真高,有机会找袁大可学学,这一招实在太牛逼了,简直就是新时代的太监经济代言人啊,只是……”陈策有些犯愁,他本以为,盛朗虽然伤到根了,里面的经络也不至于全都断开,不至于全都错乱,自己只要给他接上就行,却没想到他断的竟然如此彻底,这尼玛的还怎么接?

    “唉,此鸡已死,神仙也难救啊!”

    这样的情况,陈策也是没什么办法了,毕竟他只是个医生,而不是无所不能的神,银针虽妙,却也治不好那彻底的断根。

    “只能这样了,一会儿大不了就把钱给田虎退回去,这不是我说话不算,而是真的不行!”

    陈策心里做好了打算,然后就开始运转真气,给盛朗进行最后的诊断了。

    真气,沿着银针进入盛朗的体内。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陈策眼睛一亮。

    因为他发现,就在真气进入的那一刻,那团烂肉上突起的地方,竟然动了一下。

    “有反应?”陈策赶紧继续灌注真气进去,如果这东西有反应,那就说明经络还没有被完全的截断,在某个地方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连接,而只要有连接就好,只要有一点点,盛朗这玩意儿就还有救!

    真气进入!

    动了!果然又动了!

    虽然很轻微,就像鱼钩上的蚯蚓在水里垂死挣扎翻了两下身似的,却是真真切切的动了。

    看到这个,陈策立刻来了精神,眼睛里也再一次的闪出亮光……然后他就再一次的将注意力都全神贯注在了手中的银针之上,真气之中。

    刚才,以为盛朗那玩意儿已经废了,再怎么检查也是做无用功,所以陈策没什么劲头儿,尽人事而已。

    而现在,那个东西能动,就说明经脉还有连着的地方,只是刚才没找到在哪儿……嘿!这就有意思了。陈策立刻拿出当年寒窗苦读的干劲儿,剥茧抽丝,开始一点一点的寻找。

    而这一找,时间可就有点长了……

    十多分钟的时间,陈策的真气就没断过,手中的银针也没从盛朗那团烂肉里拔出来。

    他的额头见了汗,这种大海里挑芝麻的活儿的确不是谁都能干的。

    田虎在后面看着,也是急的不行,好几次都要忍不住了想要过来问问情况如何,为什么扎针扎了那么久,却又担心影响陈策的治疗,没办法,只能忍着憋着,在那里干瞪眼的看。

    “快点啊,能不能治你倒是给个准话儿啊!”田虎是个急性子人,一个劲儿的搓手,快要坐不住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见陈策眉梢之中现出几分喜色!

    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