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277章 诸葛亮说什么了?
    大海捞针很困难,但是依然有人能够做到。

    更别说盛朗那玩意儿远不如大海那么大了……

    耐心寻觅了这么长的时间,陈策终于找到那个还有一点点连接的地方了。

    很细小,很细微,甚至不如一根头发丝粗。

    厘米?毫米?微米?……呸,可能就是个纳米,但是不管怎么说吧,就是这么小的一处连接,终究算是被陈策找到了。经过真气的反复检测,陈策确定,就是这一个地方还在堪堪的连着,也就是这样,他这团烂肉还保留着仅有的生机。

    “呼……”陈策长长的松了口气,只要还有连接就好啊,只要没有完全断绝,就有治愈的希望。

    但是现在……呵呵,还不是治疗的时候。

    陈策一边想着,一边停住真气,手一动,将银针拔了出来。

    田虎见到陈策拔针了,忍了半天终于盼到天亮了,赶紧来问:“陈先生,怎么样?”

    “嗯,能治!”陈策点头。

    “能治?太好了!”

    田虎顿时喜上眉梢,一脸欢欣鼓舞的模样。

    如果这是别的医生说能治,田虎也高兴,但是高兴的时候,他肯定还有至少一半的怀疑。

    医生吹牛逼咋办?

    说能治但是治不好咋办?

    然而这话是陈策说的,那就完全不同了。

    田虎可以不相信陈策的人品,但他对陈策的医术是百分之一百二的信任,既然他说能治,那就肯定能治,哪怕那玩意儿变成包子馅儿了,他也相信陈策能有办法让那团碎肉起死回生。

    他满怀着希望和憧憬,等着,盼着,眼巴巴的看着陈策,等着他动手去给盛朗治疗。

    可是……陈策却是直接把银针收到针盒里去了。

    又把针盒收进了兜里,瞧这意思,好像一点要给盛朗继续治疗的意思都没有。

    田虎有点懵逼:“陈先生,那个……现在不治吗?”

    陈策点头:“嗯,不治,马上就要到元旦了,过了年以后再说吧!”

    “呃……为什么啊?”

    一听这话,田虎急了:“陈先生,既然您说能治,那为什么现在不给他治呢?难道是您还对他的事情……哦,不,陈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没责怪您,我只是觉得他躺在那里动也不能动,挺可怜的,早点治,也能让他早点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是?”

    想埋怨,又不敢。

    可是不埋怨几句的话心里又堵得慌。

    田虎现在挺拧巴的,还以为陈策故意不给盛朗治疗是在报复,想让他多遭几天罪呢!

    陈策却是笑了:“田老板,你误会了啊,我可不是故意不给他治,而是现在不能给他治。”

    “不能?为什么?”田虎更懵逼了,刚刚不是说过能治的吗?

    “嗯,我说过!”陈策点头。

    “那为什么又不能治了?”

    “田老板看过《三国演义》吗?”

    “《三国演义》?”田虎脑袋晕晕的,思维有点跟不上陈策这种上天一脚地上一脚的跳跃跨度,晕了两秒钟之后才点头道:“看过!”

    “看过就好!”陈策道:“《三国演义》里有这么个剧情,就是诸葛亮舌战群儒,当时诸葛亮去东吴游说,想让孙权与刘备联合一起对抗曹操,结果还没见到孙权呢,那些东吴谋士们就想给诸葛亮一个下马威,好好的难为难为他,让他知道东吴的厉害……”

    “啊……是啊,那又怎么了?”田虎一脸呆呆的模样,越来越不知道陈策想说什么了。

    陈策道:“当时东吴的首席谋士张昭第一个发言,既然田老板看过《三国演义》,我就不说原文了,他的意思就说是诸葛亮不但没什么能力,反而是个拖后腿的废柴,刘备以前还能吃香喝辣当老大,占据州郡,结果得到诸葛亮以后就是各种连败,混的连老家都丢了,这说明什么?这就充分说明诸葛亮是在吹牛逼,什么自比管仲乐毅的话更是把牛吹到天顶上了,他以为诸葛亮肯定被现实打脸,无言以对,结果诸葛亮一番话,却是让他直接没词儿了。哦……田老板,你还记得诸葛亮当时是怎么说的吗。”

    “诸葛亮当时怎么说的?”

    田虎鼻子都快气歪了,我特么的现在跟你说的是我外甥的伤,你东拉西扯问我哪门子的诸葛亮啊?我特么的哪还记得他是怎么说的啊!

    嗯……作为一个没什么文化的粗人,田虎看的不是书,而是电视剧,而且看的也是不怎么认真,舌战群儒这个典故他倒是听说过,但是诸葛亮当时具体说什么了,他还真是一点都不知道。

    陈策道:“当时,诸葛亮打了个比方,他把刘备比喻成了一个重病的病人,说对待重病之人,应该先给他喝粥,让他身体略微好转一些了,再用温和的药,等到再好一些,再吃肉补身体,用猛药去病根,这个顺序不能乱,如果在病人病重的时候就直接给他灌猛药,那就不是在救人,而是在杀人了,正所谓虚不受补就是这么个道理。”

    “啊……”

    田虎继续发傻,他依然不知道陈策想说什么。

    而在前面做了那么多的铺垫之后,陈策终于把话题绕回盛朗身上了。

    “现在啊,盛朗就是这样的情况,你看他那地方,还没消肿呢,外伤也没完全愈合,就他现在这样的情况,我要是给他治,那他就真是彻底的没救了,所以啊,治伤的事儿不能急,治是肯定要治的,却不是现在,必须要等他完全消肿才行……哦,但是你放心,我已经给他做过一些简单的处理了,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恶化……这么着,我住得远,平时事儿也挺多的,田老板你就辛苦辛苦,在这儿盯着吧,等他什么时候完全消肿了你就给我打个电话,然后我再来就赶趟。”

    “……”

    田虎没词儿了。

    仔细想想,陈策说的也的确在理,虽然太深奥的医术田虎不懂,但是肿胀的时候不能进行开刀之类的外科治疗……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他以前牙疼去拔牙的时候,医生都会先看牙花子上面肿没肿,如果没肿,OK,立刻就能治,如果肿了,那就没办法了,回家忍着去吧,什么时候消肿了什么时候再来。

    而现在……盛朗的情况应该就跟治牙差不多吧?

    想通了这个事情,田虎脸上的表情才终于好看了一点。

    好吧,既然现在治不了,那就只能等着消肿了。

    田虎的本意是想溜须溜须陈策,想请他吃饭,但是陈策不想在这儿多呆,一定要走……那边还有一个田杏呢,拉拉着一张脸,闲着没事儿谁爱看她的白眼仁啊对吧?

    见陈策这么坚决,田虎也只好答应,打电话让那个司机过来,而他自己也是陪着陈策一起下楼,到了外面。

    然而,就在他们刚刚出门的时候。

    砰!

    外面竟是传来一声非常响亮的声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