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287章 你就是传说中的才貌双全吧?
    这一针,正刺在静柔同志的人中穴上。

    剧痛传来,静柔发出“啊”的一声,简直就是要多瘆人就有多瘆人,老惨了。

    旁边围观众人也是吓了一跳,这尼玛的,这小子真是医生?有这样的医生吗?检查都不检查就直接拿针往脸上扎?我靠,他不是假装自己是医生而故意来报复的吧?

    而这时,陈策已经收针了:“叫什么叫啊?别叫了,你看看你身上还痒吗?”

    “呃……”

    一句话,本来还想继续发出嘶吼的静柔顿时愣住了。

    目光有些呆滞的感悟着自己身体的状况……呀,是啊,真的唉,好像一点都不痒了啊!

    挨了这一针之后,刚才那种让人生死不如的奇痒就像冰雪遇到了炽热的阳光,瞬间消融,竟是一点点痒的感觉都没有了。

    “我好了……”她怔怔的说道。

    不痒了,她自然也就不挣扎了。

    那几个按着她的汉子们也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把她松开了。

    她丈夫赶紧过去,把她搀扶起来。

    然后道:“神医!小兄弟,你太神了,那个……她这是什么病啊?以后还会不会再犯啊?”

    “哦,那我跟你说说啊!”陈策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摆足了架子:“这位大姐脾气太大,而怒气这东西淤积在身体里是有毒的,表现出来的时候就是忍受不住的痒,而这时候呢,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疼痛来掩盖痒,同时放血,让血气的压力减小,而人中穴就是最好的一个地方……哦,一般来说呢,这也不算什么病,就是怒气而已,大姐啊,以后你可不能再总这么给自己加怒气了啊,不然这病还有可能再犯,而再犯就还得这么痒,就还得用针往脸上扎,而且会越来越重,等到连扎针都扎不好的时候,你就危险了啊……”

    “呃……知道了!”静柔的丈夫连连点头。

    而此时,静柔则是一脸后怕的模样,再也没有之前那种暴怒到发疯的模样了,之前那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奇痒让她生不如死,而后来那一针更是痛感惊人,让她痛不欲生,满打满算,她从发病到转好,一共也没超过十五分钟的时间,而就这么一小会儿,对她来说简直就像过了整整一个世纪那么长,就像在地狱门口转了一圈之后又活回来了似的。

    而在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之后,估计她的脾气就算再怎么大,也得收敛一些了。

    她不说话了。

    对,是陈策给她解除了身上的奇痒。

    对,是苏雯星仗义出手,以德报怨,主动站出来为她进行检查。

    按理来说,她怎么感谢都不为过。

    但是她这人死要面子,刚刚还嚣张的一逼,现在让她变脸去感谢,她实在是说不出口,所以……她现在只能沉默,而所有感谢的话语都是她男人替她说的。

    “唉!”陈策心里真是有点想不明白,虽然都说爱神是瞎子,爱情也是没理由的,可是这个男人也实在太逊一些了,他老婆对他那样,他却甘之如饴,做这做那,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最高境界吗?

    如果是这样,这个爷们儿真牛逼!

    ……

    这时,随着一阵咣当咣当的声音,火车的速度渐渐缓慢下来,停靠在一个小站。

    广播里说,这个站停车时间一分二十秒。

    而在火车停下之后,静柔同志几乎想都没想,就连推带怼的,让她丈夫拿着东西,急匆匆的下车了。

    本来他们不是在这儿下车的,但是经过刚才的事情,他们已经没脸继续在车里呆着了。

    目光,议论……这些都是能杀人的东西啊!

    爆发的劲头儿一过去,就算是泼妇也受不了这样惨无人道的围观。

    他们走了,热闹的源头消失,乘警和乘务长也就各自忙碌去了。

    有新的乘客上车,放行李找座位,车厢里闹闹哄哄的,陈策和苏雯星也就回到座位上。

    而这次,苏雯星不再独自看书了……她那本书已经湿了,没法看了,她就很主动的跟陈策攀谈起来。

    结果这么一聊,陈策才惊讶的发现,苏雯星虽然比他年纪小了一岁,却是个天才人物,从小学开始各种跳级,去年就获得了医学硕士学位,现在是宛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名儿科见习医生。

    “人才啊!”陈策感叹一声,跳级跳级又跳级,蹭蹭蹭的往上蹦,这……或许你就是传说中的才貌双全吧?

    苏雯星乐了:“你也不差啊,大学老师呢!我要是不跳级,没准儿还要给你当学生呢!”

    “行行行,咱们俩别互相吹捧了!”陈策问道:“你这是去哪儿啊?”

    “哦,我这不是刚放年假么,去办点私事。”苏雯星说道。

    没细说,显然,对于陈策这个萍水相逢的同行她还不敢完全的信任,达不到那种无拘无束就直接交心的程度。

    “你呢?”苏雯星又问。

    “探亲!”陈策笑了笑。

    他没撒谎,虽然都是同一个“探”字,但是别人是探望,而他是探寻……咱们汉语啊,就是这么博大精深,没毛病!

    又聊了几句有的没的,苏雯星就很诚恳的向陈策请教刚才他是怎么诊断的,针刺人中穴又是一个什么样的道理。

    嗯,要不人家怎么是个连跳N级的学霸呢,就是好学。

    然而,实话实说,陈策也不知道该怎么教她。

    因为这个事儿就是陈策弄出来的,跟之前收拾钟彪一样,那位泼妇同志之所以会突然全身奇痒,不是病,而是陈策一缕真气进入她身体之中来来回回乱窜造成的……嗯,这是陈策专门用来收拾那种小恶之人的办法,不能打不能杀,那就让你浑身刺挠,而后来的针刺人中穴,说白了,就算不刺,时间到了她也一样能好,陈策扎她一针就是为了让她疼,给她额外的长长记性。

    而这样的实话,又怎能对苏雯星说呢?

    就算说了,她也未必相信的不是?

    所以,陈策又把之前那套糊弄广大人民群众的说辞拿了出来,怒气成毒之类的,又说了一遍。

    “是这样吗?”

    苏雯星毕竟是个专业人士,虽然不是学中医的,但是这事儿吧,她怎么听都觉得有点含糊,半信半疑的,可是现在怀疑也没用,又找不到别人询问,只能暂时相信。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走了过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