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300章 古河砬子村
    第二天早早的起来,简单洗了把脸,陈策和苏雯星就赶在预定好的时间之前回到大客车那里,而等乘客人都来齐了之后,车子重新启动,朝着胜利乡的方向继续进发。

    一路上,陈策就发现,苏雯星似乎对自己冷淡了不少,又恢复了之前在火车上刚刚认识的那种状态,跟她说一句话,她回答一句,很客气,却带着几分陌生的疏远,不跟她说话的时候,她也绝对不会主动说什么,没什么话题,甚至连医学方面的事儿都不讨论了,只是捧着那本已经干了的外文书开始看看看,好像里面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东西让她舍不得放下一样。

    陈策纳闷:“这是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儿啊?”

    虽然心里有点嘀咕,但是,陈策也没太往心里去。

    毕竟他跟苏雯星认识满打满算还不到两天,原本就是很陌生的状态,虽然昨天陈策制服了那个眼镜劫匪,夺下三角锉,救了苏雯星,可是,陈策也没觉得就因为这个事儿,苏雯星就必须爱上自己或是对自己有什么必须亲近的义务。

    好吧!

    不爱说话就不说吧……陈策现在的关注点也不是完全在她身上,而是再过一会儿,那个让他魂牵梦绕却又有些畏惧的谜底就要被揭开了!

    “古河砬子村啊,那里,会不会就是我的根呢?”

    ……

    再漫长的旅程,也一定会有终点。

    一个多小时之后,车停了,抵达了这一次旅程的终点站,黑龙省五峰市胜利乡。

    乘客们拿着自己的行李纷纷下车,有人很兴奋,感慨这一趟不虚此行的,遇到劫匪而且还把劫匪给收拾了,这样的经历一般人可遇不到,自己能够参与其中,回去跟人喝酒吹牛逼的时候都更有资本。

    也有人比较颓丧,因为比原定的时间晚到了一天,耽误事儿了。

    还有人在缠着司机,问赔偿的事情……昨天晚上我住店花了好几百,你们不给报销啊?凭啥不报?劫匪?不可抗力?扯淡……我花钱坐你们的车,你们就得给我报,不报的话咱们就法院见,我已经记下你车牌号了!

    ……

    闹闹哄哄的,可谓是人间百态仅在于此。

    陈策没心思在这儿看戏,下车之后,苏雯星要去学校,直接去找那个学生,陈策则是跟她分开,然后找人各种打听,问从这里怎么去古河砬子村,然而问了好几个人,回答他的都是同样一个答案:走着去……

    从这里到古河砬子村只有一条小路,除非偶尔遇到在这两地来回的拖拉机或是三轮车,否则,就只能步行。

    好吧!

    反正以前在山里的时候早就步行惯了,出门就是爬山,几十分钟步行对于陈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于是他就按照别人指引的方向,朝着古河砬子村步行前进。

    嗯,就像之前听人说的那样,这条路并不宽敞。

    很窄,顶多就能并排过去两辆车,而且路上坑坑洼洼的。

    不过,这里的景色真是不错。

    路的右边是宽广的农田,现在是冬天,地里什么都没有,就是浩瀚无边,一眼望不到头,目光可及之处,那股子荒蛮而辽远的气息简直就是没谁了,特别特别的心旷神怡。

    而在路的左边,白的是山,黑的是水……以前陈策听过人说东北这个地方有所谓的“白山黑水”之称,白山好理解,这里是东北么,冬天肯定会下雪,山被雪覆盖了之后变成白色,理所当然。

    但是这个黑水,就有点不太明白了,之前,陈策以为这就是为了凑数,类比,衬托那个“白”字。

    而现在一看,却是恍然明了,原来这里的水看上去真是黑色,而且是那种深邃到人心灵最深处的黑,仿佛孩子的双瞳,仿佛令人心醉的夜空!

    当然……只是因为光线和对比才显得黑,不是真黑,要是真的话,这地方就完全不能住人了!

    陈策一边走一边看,一边借着周围的景色来缓解自己有些忐忑和激动的心情。

    大概四十多分钟以后……

    前面转过一个弯,是一条更加弯曲的羊肠小道,盘亘在了密林之间,而在这条路的尽头,可以看到十几间平房,其中只有两间是红砖房,其他都是那种很老式的土坯房,从这房子就能看得出来这里的人生活并不怎么富裕,而在陈策眼前,这条羊肠小路的起点,有一块不知是哪一年里在这里的,大概有膝盖那么高的小石碑,上面写着五个字:古河砬子村!

    到了!

    终于到了!

    这里就是古河砬子村啊!

    陈策的心情顿时激动到了极点,而在这个时候,忽然听见一阵“咩咩”的声音,前面村子里过来了一群羊,不多,也就六七只的样子,而在羊的后面,还跟着一个老头,穿着一件脏兮兮的皮袄,上面的毛都掉秃了,也不知道被穿了多少年,也许被这老头穿了一辈子也说不定……

    嗯,尽管现在是寒冬腊月,天气极冷,养羊的人也是要出来放羊的,让羊找点枯草或是干树叶吃。

    “对,先跟他打听打听!”

    陈策打定主意,就没继续往前走了,而是在原地等着。

    过了一会儿,老头赶着羊走到陈策近前了,陈策还没说话呢,老头就很主动的,一个劲儿的往陈策身上看……这也不奇怪,在这种偏僻到了极点的小村子里,外来人是很少见的,除了乡里一些扶贫的干部偶尔过来之外,就再没什么人愿意往这里来了,更别说是陈策这样的人……嗯,看他身上的穿着打扮,就跟村里,甚至是乡里的人都完全不同,一看就知道是个城里人。

    老头很主动的问:“小伙子,你哪来的啊?找谁啊?”

    很质朴的腔调,说话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

    陈策未言先笑,没急着说正事儿,而是先从兜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给老头递了过去。

    是,陈策自己不抽烟,但是他这次出来,却在兜里带了好几盒烟,而且都是好烟。

    在外面求人办事儿或是打听一些事情,拿着东西开路最好,总比空手白牙的过去直接说强。

    显然,这个老头也挺吃这一套。

    没客气,直接把烟接过去了,陈策又很殷勤的替他把烟点上,老头抽了一口,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好烟!好烟!”

    直到这时,陈策才开始问他正事:“老爷子,这里就是古河砬子村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