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05章 你还打嗝吗?
    只有身临其境,才会明白陈策此时的样子有多么可怕。

    很凶?

    并不是,而是恰恰相反,他的眼神很平静,很温柔,以及无限的怜悯与同情。

    就像是……对,就像在做临终关怀一样!

    叹气之后,陈策就不说话了。

    那个矮个子弟子有些沉不住气了:“陈先生,你什么意思啊?嗝……”

    嗯……他说话的时候打了一个重重的嗝!

    而这,就是他现在的毛病了。

    今天早上起床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开始打嗝。

    虽然不频繁也不剧烈,却是嗝起来没完,直到现在也没好,这不,刚才廖亮回来,发现他有这个毛病之后,就把他派出来给陈策当下马威了。

    而他也没多想,直接就来了,却没想到,陈策看了他之后,居然是这样面对将死之人的表情。

    听他这么一问,陈策又是叹了口气:“小兄弟啊,你……唉,你还有什么理想没有啊?回去看看父母亲人,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也别省着钱了,这种事情你得往开了想……”

    这尼玛的越说越下道了。

    矮个子徒弟越听越别扭,脸色也有点发白了,倒不是他怎么相信陈策的医术,就算走大街上忽然有人对你来这么一番话,你心里也得多合计不是?他强作镇定:“陈先生您别开玩笑了啊,这不好笑,我就是个打嗝,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您快帮我把打嗝治好,我师父还在楼上等着您呢!”

    陈策摇摇头,第三次叹气了:“唉,你去把那位张记者叫来吧,你的病我治不好了。”

    而他越是这么说,矮个子徒弟的心越慌,他师兄,以及那个女徒弟也是各种别扭,女徒弟说话了:“陈先生,他到底怎么了?”

    陈策道:“你们认为他就是简单的打嗝?呵……那就错了,打嗝也分许多种,而他这种打嗝……唉,算了,不说那么多,你们还是把张记者叫来吧!”

    “别别别,陈先生你还是说清楚点吧!”

    “好吧,你们是小医王的徒弟,想来应该也都明白点医术,来来来,你们看他的肝区。”

    “我肝怎么了?”听陈策说的这么细致,矮个子徒弟的脸色越来越白了。

    陈策在他肝区的位置比划了一个圈:“他的肝是肿大的,而之所以会肿大,是因为有了肿瘤,而在肿瘤刺激隔膜之后,就会引起隔膜的痉挛,从而出现打嗝不止的情况!”

    “那……那您的意思是?”

    陈策沉重的点了点头:“肝癌晚期!”

    一句话,三个徒弟都定在原地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跟什么啊,只是打几个嗝而已就是肝癌晚期?天哪……怎么会这样?

    陈策还在摇头苦笑:“你们师父也真是的,不就是个比赛嘛,至于这样难为我吗?把你这个肝癌晚期的人派过来让我治,唉……我医术浅薄,这个病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我认输……哦,小兄弟啊,还是那句话,想开点吧,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重要的不是长度,而是精不精彩,好好过好每一天吧!”

    “师弟……小雷……”

    忽然间,矮个子徒弟双腿一软,就往地上瘫了下去。

    他的师兄师姐赶紧过来把他搀扶起来……不扶不行,他们的师弟都已经站不住了。

    一边呼唤着他的名字,两个人一边安慰:“师弟,没事没事,你别多想,他肯定看错了,走,我们这就找师父去!”

    矮个子徒弟两眼灰蒙蒙的,毫无神采,木偶一般,被师兄师姐架着,上二楼去找廖亮了。

    陈策又在门口站了一分钟左右,门开了,王云鹏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到陈策,他连忙表达歉意:“抱歉抱歉,等急了吧?嘿,这地方太难停车了……”

    “没事!”陈策摆摆手:“王院长,那位小医王的办公室在哪儿您知道吧?”

    “知道!”

    “那我们现在过去吧!”

    “好!”

    王云鹏也没怎么细问,以为廖亮并没有派人来迎接,于是他就带着陈策来到二楼,到了廖亮的办公室门外……结果刚到门口,他就听到廖亮的声音在里面很愤怒的咆哮:“别哭了,大老爷们儿哭哭啼啼的像什么?你说你们几个啊,最短的小雷也跟我快三年了吧?而且平时都挺机灵的,怎么现在他说什么你们都信啊?……对对对,别问了,你没事,肝什么癌啊,你比野猪的身体都好……”

    听他在屋里大发雷霆,王云鹏有点发懵,心想这位小医王又在发什么飙呢?

    训徒弟呢?

    哦……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还是等一会儿再进去好了。

    可他刚想到这儿,陈策却是一点没犹豫,直接推门就进去了。

    “小陈你……唉!”

    王云鹏想拦也晚了。

    只好摇摇头,跟着陈策一起走进了廖亮的办公室里。

    这是一间很大很宽敞的办公室,差不多有四十多个平方,有办公桌办公椅电脑书柜之类的现代化办公用具,墙上则是挂着穴位走势图和人体解剖图之类的图表,而最最吸引人的,就是左右墙角各有一个人型的道具,左边是一副解剖人骨架,不知道是真家伙还是模型。而右边则是一个标记着人体720个穴位的针灸铜人……当然,这玩意是仿品,真品都在博物馆里放着呢!

    看到这个东西,陈策略微有些激动。

    因为他以前在山上的时候也有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针灸铜人。

    那个时候,几乎每一天,陈策就会在它的身上挥洒汗水,刺刺刺,捅捅捅,二五更的功夫,这才练就了现在一手堪称绝技的针灸之术。

    然而,自从下山以后,陈策就再也没见过类似的针灸铜人了。

    很亲切的感觉呢!

    正感慨呢,忽然就听廖亮非常不快的声音说道:“姓陈的,你还敢说你不是个骗子?你一不诊断二没证据的,就说我徒弟得了肝癌,还是什么晚期,你也太过分了!”

    而听他这么一说,三个徒弟也是对陈策怒目而视,廖亮刚给那位矮个子徒弟确诊了,他完全没有什么肝癌。

    他们几个刚才都被陈策给吓坏了。

    “哦?我过分?”

    这时,就见陈策从针灸铜人上收回目光,看着廖亮,又看了看那个矮个子的徒弟,忽然,他笑了,问道:“对了,你还打嗝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