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06章 学生与徒弟的区别
    打嗝?

    听他这么一问,王云鹏懵了,他们说的是什么?不是在讨论肝癌晚期的事情吗?怎么又开始说打嗝了?

    而那三个徒弟更是懵逼,尤其以那位叫小雷的矮个子徒弟为甚,刚才一直处于自己得了肝癌晚期的惊惧之中,他早把打嗝的事给忘了。

    现在被陈策一提醒,他才忽然想起来这回事。

    打嗝?

    呵,还打什么嗝啊,早在他刚才瘫软在地被师兄师姐架到二楼的时候他就不打嗝了。

    而他们也都不是傻子,忽然间,他们也都似乎明白陈策的用意了。

    陈策哈哈笑了两声:“好了好了,不打嗝了就好,没事了,刚才说什么肝癌晚期都是吓唬你呢。”

    说着,他又转过头来问廖亮:“小医王,怎么样?这个入门关我通过了吧?”

    廖亮脸色阴沉,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通过了!”

    作为一位从业多年的中医,尤其是他这样的名医,刚才还在气愤陈策的胡说八道,可是现在被点破之后,他当然也回过神了,明白了陈策的用意,就是通过吓唬那个小雷,让他忘掉打嗝的事情。

    一般来说,治疗打嗝的症状,主要有这么六种办法:掩耳法,喝水法,纸袋法,拉舌法,屏息法和惊吓法。

    而这其中最最简便快捷,效果也是最好的,就是惊吓法。

    对于一般的普通人来说,能想到的惊吓方法往往就是突然喊一声或是拍一下,让患者受到惊吓,恢复迷走神经的活动,从而达到抑制打嗝的目的。

    可是……小雷本身就是学医的,尽管医术低微,却也明白打嗝要惊吓的道理,所以他主动或是被动的,心里都有那么一点点的暗示和防范,普通的惊吓在他身上很难起到作用。

    所以,陈策直接给他下了一剂猛药,来了一个无中生有,说他得了肝癌,还是晚期。

    这样一来,小雷惊惧万分,手脚无措,不但被吓到了,而且还是那种差点被吓死的吓到,打嗝自然而然也就完全好了。

    这叫什么?

    这就是传说中的剑走偏锋,效果却是只有两个字能形容:好使!

    廖亮还有什么可说的?

    只能认可陈策闯关成功,有资格站在他的办公室里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正式的比赛了。

    陈策笑道:“行了,既然我已经到你这里了,咱们也别浪费时间,怎么比,你说,是诊断是针灸是拔罐还是药方……你说比什么。”

    “呵,不用那么麻烦!”

    廖亮也没多说废话,直接拿出一沓挂号的存单,在手里捏着,对着陈策晃了晃:“这是我今天所有患者挂号的名单,他们具体都有什么病我也不清楚,这样,你可以随机从里面抽取三个病人,我来医治,然后我再抽取三个人,你治,你觉得如何?”

    “可以!”陈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立刻点头了。

    完全就是一个来者不拒的架势。

    而见陈策点头,廖亮就把手里的票据送到了陈策手里:“你检查一下吧,免得说我作弊!”

    “不用了!”陈策说道,然后就从里面随便抽出了一张。

    上面显示的排序号是:六号。

    廖亮确认了号码,然后转头对三个徒弟说:“去,把六号患者请过来。”

    “呃……师父……”那位女徒弟脸色有些尴尬。

    “怎么了?”

    “六号已经走了!”

    一句话说完,廖亮脸色也是有点黑。

    这是从早上到现在的号码,六号肯定是非常靠前的号码了,虽然早上自己不在家,可是这里也有别的医生坐诊,除非是那种特殊的疑难杂症需要等自己回来再处理,其他的普通患者肯定早就看完病走了。

    “特么的,我都被气糊涂了,这不是让我丢人吗?”

    想到这里,廖亮大发雷霆,训斥几个徒弟:“你们怎么搞的?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已经没用的单子还给我拿来干什么?傻了啊?是不是脑子都被狗给吃了?”

    他在那里大声的训斥,几个徒弟低着脑袋连一句辩解都不敢。

    陈策和王云鹏在旁边看着,心中都是一阵感触,尤其是陈策……此情此景,让他颇有几分当年在山上的感觉。

    那个时候,他就被师父各种训,头都抬不起来,就算心里再怎么不服气也只能憋着,忍着,然后默默发誓等以后自己牛逼了也这么教训别人去。

    而后来,到了宛州,陈策还真就当老师了,本以为要梦想成真,却是很快发现学生和徒弟是有差别的,而且差别还不是一点半点的大。

    你能像训狗似的训徒弟,你敢这样训学生吗?脾气不好的二话不说就能跟你翻脸。

    你能心情不好的时候打徒弟一顿而不说理由,可你敢打学生吗?领导,家长,记者……各种渠道的牛逼人士都分分钟教你做人。

    带徒弟的时候,可以把徒弟当佣人,徒弟也把师父当亲爹。学生呢?毕业之后还有几个认得以前那些老师的?别说生养死葬,有些没良心的走在街上看到以前老师都假装不认识的好吧?

    ……

    反正,学生和徒弟之间的差距是很大很大的。

    而且按照现在的国家政策,可能也不允许那种师徒如父子,打死不追究的事情发生了。

    本来,陈策也是这么想。

    但是现在一看廖亮……嘿,这尼玛的不就是老年间的那种做派吗?师父至高无上,在徒弟面前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执掌生死啊!

    一瞬间,陈策心思活了:“要是可以的话,我是不是也能跟他似的收几个徒弟在旁边伺候着啊?不要求陪吃陪喝赔睡陪玩,偶尔能给我洗洗衣服扫扫地什么的我就知足了啊!最尼玛的厌烦做家务了。”

    看着没?

    人家廖亮因为比赛的事情在那里训徒弟,陈策却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你就说他有多没心没肺的吧!

    而在训了一会儿之后,廖亮终于停住了呵斥,问道:“现在已经到多少号了?”

    “大概……七十多号吧!”小雷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

    “那就从八十起!”

    廖亮把手里那一沓单子里八十号以前的都扔掉,只留下后面一部分,然后对陈策道:“你再抽一个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