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14章 领导请吃饭
    就这么着,陈策没有隐瞒,将修士的情况对廖亮说了一遍,最后还很坦诚的承认,自己也是一个修士。

    而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廖亮的嘴一直张着,合都合不上,如同鸭子听雷一般。

    因为陈策说的这些话,对他而言简直就是颠覆性的。

    还用那个酋长的例子……本以为用筷子是自己家里的不传之秘,却是忽然听到人家整整一个国家的人都会用筷子,这尼玛的叫什么?

    廖亮整个人都不好了……

    带着对自己家族绝学的深深自豪与认同感,廖亮本想反驳陈策。

    可是,怎么反驳?

    陈策这一番话根本就是无懈可击,尤其是他手中溢出的真气那么雄浑,铁一般的事实让人无可辩驳。

    于是,廖亮沉默了。

    好半天都没吭声。

    后来陈策等的都有点不耐烦了,廖亮才缓缓地说道:“陈医生,这个事情实在……实在是有点太大了,我得赶紧回去跟我爷爷说一下,看看他老人家是什么看法,嗯……这样吧,今天先这样,等改天我再约你,我们再好好聊聊,你看如何?”

    陈策当然没什么意见,反正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事已至此,再多说也是无用。

    于是,陈策就站起身来跟廖亮道别,廖亮把他送到外面,找到王云鹏之后,廖亮又把他们送到医王诊馆的外面。

    而等目送着他们俩远去,廖亮也没继续留在医王诊馆,先去找到张图他们,把他们打发走,然后他就开着车,直接回家,去找他爷爷……也就是老医王廖谷秋。

    自己家里的不传之秘居然是那个什么修士圈里人人都会的东西……这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长话短说,廖亮一路开车回家,他家就在宛州市西郊的一处老宅子里。

    这是一个独门小院,正房偏房共有三厢,是廖家一代先祖在晚清时期购买入手,之后的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活,虽然现在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廖家的财富也足够买下很多新住宅,甚至是豪宅,可是廖谷秋依然喜欢住在这里,廖亮跟他说过多少次了,他也不同意搬家。

    门口停住车,廖亮几乎是小跑着进院,去找廖家老爷子廖谷秋……很巧,廖谷秋今天在家,没到外面遛弯,而是房间里读书。

    他今年已经七十五岁了,却是耳不聋眼不花,精神矍铄,腰板不塌,甚至连头发都没怎么白,看上去顶多五十多岁出头,见到自己孙子推门进屋,气喘吁吁的样子,廖谷秋又是疼爱又是责怪的眼神看着他道:“小亮啊,你说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像什么样子?”

    嗯,廖谷秋只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孙子,儿子就不提了,是个不争气的东西,从小让他学医继承家业他就没什么兴趣,而是喜欢那种低进高出的生意经,后来长大了也是如他所愿,成了一个专门倒腾中药材的商人,而相比他,这个孙子就非常受到老爷子的喜爱了,天资颇高,而且对医术有着近乎于狂热的喜爱,五岁启蒙,八岁入诊,十二岁坐诊给人治病,声名远播,简直就是一个堪称完美的家族医术继承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廖谷秋才会非常放心的退居二线颐养天年,廖家有后,医术不绝,廖谷秋觉得自己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只是……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狂妄,这一点让廖谷秋有些不喜。

    不过,想一想,这其实也不算什么。

    毕竟廖亮还很年轻,这个年纪的人正是朝气蓬勃的时候,谁年轻的时候还没狂过呢?嗯……等以后年纪大些就能稳重了。

    所以,虽然现在批评着廖亮,廖谷秋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以前廖亮来看他的时候,十次里有五次都是这样毛毛躁躁的。

    然而这一次不同。

    廖亮进屋之后,脸上的表情非常古怪:“爷爷,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了?你把人给治死了?”廖谷秋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对于一个以医术传家的家族来说,他唯一能想到的大事,或许就是治疗不当出了人命。

    如果是这样的话,嗯……那就真的是大事,廖家的名声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而除此之外,别的事情,还能有什么叫做大事呢?

    可是,廖亮却是摇头:“不是医疗事故!”

    “那是什么?”廖谷秋的眉头缓缓的松开,只要不是医疗事故就行,别的事情就算再大也不算大,怎么的,难道天还能塌不成?

    在自己爷爷面前,廖亮也没那么多的规矩,先是倒了一杯水给自己灌了下去,然后才道:“爷爷,我今天认识了一个人,他也会用我们家的运气之法!”

    然后,他就将之前跟陈策怎么认识的,怎么比赛,又怎么从陈策嘴里知道修士都会用真气的事情对廖谷秋说了一遍。

    而在听他说完之后,廖谷秋也没动静了。

    沉默了好一阵儿,他才对廖亮说:“你把他请过来,我想见见他!”

    ……

    而在这时,陈策正在饭店里呢。

    坐他对面的,正是宛州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王云鹏。

    从医王诊楼出来之后,王云鹏就非得生拉硬拽的,要请陈策吃中午饭。

    陈策还挺不好意思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和廖亮的事儿给人家王院长添麻烦了,而且自己这一次的来意,本来是想跟王云鹏赔礼道歉的,让他别把苏雯星给开除。

    结果弄了一大通,到中午了,老王同志还非得要请自己吃饭……嘿,你说这事儿上哪儿说理去啊?

    本不想去。

    可是不去吧,又是不给王云鹏面子。

    所以……陈策想了想,也就没再拒绝,毕竟人家王云鹏是领导,还是那种大医院的领导。

    既然是领导,嗯……那就肯定不少赚。

    他非要请客,那就吃他一顿,就当打土豪均匀贫富了。

    唉,吃个饭都能吃出这种精神高度也是没谁了。

    是的,陈策知道,这顿饭不好吃。

    你想啊,你惹祸了,是来赔礼道歉的,结果事情还没办完呢,就又给人家惹了一大堆别的麻烦,结果人家还要请你吃饭……哪有这道理啊?

    甭问,这里肯定还有别的话头!

    果然……就在吃饭的时候,王云鹏跟陈策说了两件事。

    一,就是那位老领导发抖的手。

    二,他问陈策,愿不愿意改换门庭,到他的宛州第一人民医院去上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