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16章 透明的针灸铜人
    长话短说,很快的,陈策就到了廖家老宅的门口。

    而这里的主人廖谷秋已经早早的出来,在门口迎接了。

    陈策可以发誓,廖谷秋是他来到宛州之后见到的身体最好的老人,没有之一。

    七十多岁的年纪了,说他是龙行虎步有点夸张,但是他的身体极其硬朗,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叮叮当当甚至带有一种近乎于金属般的回音,而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他的眼睛……根本不像普通老人那种有些浑浊的眼睛,而是非常清亮,仿佛童稚一般,一看就知道他的身体保养极佳,就连比他小几十岁的人跟他相比都远远不如。

    显然,这就是传说中的,中医的养生之道。

    廖亮先给两人做了介绍,然后,廖谷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出手,笑呵呵的对陈策道:“我们握个手?”

    握手?

    当然可以!

    陈策非常清楚廖谷秋把自己找来是个什么目的,毫无疑问就是为了真气那件事,也就是他们廖家所谓的运气行针之法,而在正式聊这个之前,进行一下验证也是应有之意,所以……嗯,握手就握手吧,反正之前跟他孙子握过一次了,再握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陈策伸出了手。

    而在与廖谷秋握住手了之后,陈策就立刻感觉到有一股气流从廖谷秋的手掌之中传来。

    甭问,这肯定不是那种碰谁谁痒痒的手气脚气和真菌,而是货真价实的真气,而且其力度也远远超过廖亮……嗯,差不多能有陈念念一半的水平了。

    还是……唉,还是不入流!

    陈策微笑,手未动,真气便已溢出,传递过去。

    谁强?

    谁弱?

    呵,这个问题简直就是无脑,廖谷秋的真气如何能与陈策相提并论?无论是力度还是纯度都处于是被吊打的状态。

    真气从陈策手中溢出之后,几乎没有任何阻碍的,就将廖谷秋的真气完全碾压。而在陈策的真气笼罩之下,廖谷秋连续试了好几次,都再也没能将真气释放出来。

    廖谷秋倒吸了一口凉气,凝神看着陈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样一个跟自己孙子差不多大的年轻人竟然能把自己的气流压制成这样,好半天,他才点了点头,赞叹道:“果然不同凡响啊,请!”

    他请陈策进屋。

    陈策也没客气,但是他走了几步却发现,廖亮居然站在原地不往里走了。

    虽然爷孙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很是随意,但是有客人来的时候,廖家规矩还是挺大的。廖谷秋没说让廖亮一起进屋,廖亮就是真的不能进,而是站在门口充当了一个看门老头的角色,而他这样的状态,踢球的时候叫门将,玩格斗游戏的时候一般都被人尊敬的称为大门五郎……

    好吧,先不管他了!

    陈策跟着廖谷秋,一起到了屋里,进门一看,嗯……这是一个不算太大的房间,但是光线不错,古香古色,多的是各种医书,医用器具,挂在墙上的人体结构图,毛笔书写的中药十八反之类的东西。

    然而,陈策刚刚进门,目光顿时凝住,因为他发现屋里有一个非常特别的东西。

    一个……针灸铜人!

    那个啥,廖亮的办公室里不是也有一个吗?而且陈策自己在山上的时候也有,怎么还会被这个铜人牢牢的吸引住了眼球?

    不然!

    廖谷秋房间里的这个东西虽然也能叫做针灸铜人,但是很显然的,这东西并不是用铜制成的,甚至不是金属,而是一种陈策说不出名字的特殊材料制成——只见这个铜人全身都呈现出一种透明的状态,里面的血管经络清晰可见,高度的仿真,而在血管之中,还注满了暗红色的液体,好像是血的颜色……嗯,正所谓是做什么的就喜欢什么,老司机喜欢车,老色郎就喜欢妹子,陈策这个当中医的,自然也就喜欢这种特殊的针灸铜人了。

    他的目光顿时就被这东西给吸引住了。

    “廖老,这是……”

    “哦,一个小玩物,要不要试试?”

    廖谷秋非常的没有架子,语气和蔼,仿佛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一个同家族的孙辈,一边说着,他一边从旁边的抽屉里取出两个崭新的针盒,打开其中的一个,从里面取出一根银针,举重若轻一般,甚至没用眼睛看,就很随手的在这个透明的铜人身上刺,一针一针又一针,虽然不看,刺的却是相当准,每一针都准确的刺在穴位上,显示出他极其雄厚的针灸功底!

    不仅如此,在他手中银针刺入穴位之后,这个针灸铜人的血管之中,好像血液似的红色液体竟是出现了很明显的波动,而普通的针灸能做到这一点?扯淡,就算针刺穴位准确,也只能是不让里面的血液渗出来而已,想让血管里的血液也跟着出现波动却是完全不可能。

    一瞬间,陈策便是明白了。

    这个铜人,并不是普通的针灸铜人,而是廖家专门制作而成,为了练习他家那个所谓的以气运针之法,也就是为了练习真气而准备的。

    嗯……东西是好东西。

    只可惜,不管是廖亮还是这位廖谷秋老爷子,他们的真气实在太弱了点儿。

    血管里的血只能出现波动,但是想要流传冲破里面的穴位,则是根本不可能!

    好吧!

    事到如今,陈策也就不想再藏着掖着了,既然来了,自己也露一手给这位老爷子看看,让他也能明白明白,真正的真气是什么样儿的。

    就是这么想着,陈策便是没再推脱,等廖谷秋施展针灸结束,他就接过廖谷秋的银针,笑了笑:“老爷子,我也献献丑!”

    说着,陈策也没看针灸铜人,而是……轻轻的闭上了眼。

    就靠着之前的记忆,侧着身,手中银针开始嗖嗖嗖的刺了过去,一针两针三针四针五针……陈策连刺二十针。

    与廖谷秋一样,他的每一针都刺在针灸铜人的身上,而且毫无阻碍,顺利刺入。

    也就是说,陈策这二十针也都正中目标,统统刺入针灸铜人身上的穴位之中。

    然而,因为针刺而带来的血液波动程度,却与廖谷秋大大的不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