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18章 地下室里的古医书
    此时此刻,陈策也是恍然明白了一个事情。

    之前在他掌握了真气之法,并且立志学医之后,他就将真气运用到医术之中,以气运针,以气按摩,以气驱虫,以气冲击穴位……等等这些。

    一直以来,陈策也很自矜,挺自豪的,觉得这是自己独创出来的医术方法,这个世界上又是修士又是医生的本就没几个人,而能想到这一种用真气给人治病的,估计除了自己就再也没别人了。

    “我这是不是也算开宗立派了?”陈策偶尔睡不着的时候也会想想这些有的没的。

    然而,今天他才发现,这种以气运针的办法并不是他独创出来的本事,而是早在明朝就有人使用过了……就是那位廖家的先祖廖世勋,并且还将这种办法传了下来,一辈一辈又一辈,父传子子传孙,直到今天依然有人在用。

    虽然,廖家的真气非常浅薄。

    可是……就算再怎么浅薄,也是货真价实的真气不是?

    “唉!开宗立派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对于这样的事情,陈策也是很无奈的。

    所以,陈策现在也不仅仅是在安慰廖谷秋,他说出的“敬佩”两个字,的的确确是实话。

    廖家的那位先祖,早在明朝就能想到这样的办法,他才是个真正的开创者和奠基人,而这样超前了几百年的古人智慧,陈策又岂能不尊敬不佩服?

    而听他这么一说,廖谷秋的情绪也是很明显的,有了一些好转。

    见到自己的话有效,陈策赶紧趁热打铁,把话题往旁边拉,问道:“对了,廖老爷子,如果方便的话,我能不能问一下,您那位先祖当初是怎么学会真气的,他……也是个修士或是修仙者?”

    “应该不是!”

    一说起自己的祖先,廖谷秋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显得非常非常的恭敬,先是对着天上拱了拱手,然后才对陈策道:“不瞒小友,其实这个事情我一直也觉得非常奇怪,因为我家祖上世代行医,最早可以追溯到中唐时期,但是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廖家的医术也就是普普通通,养家糊口而已,却并不闻名,也没有什么家传的独门医术存在。直到明朝,也就是我的那位名叫廖世勋的祖先……几乎就是在突然之间,他不知道怎么的就领悟到了这样一种以气运针的妙术,并且运用到了针灸技法之中,不仅如此,他还另外独创了七种单方,并且写成了一本医书,以至于一下子,我们廖家的医术有了一个巨大的飞跃,后来又遇到了那位王爷,这才扬名,被称为医王世家。哦……这样吧,你跟我来!”

    “哦,好!”

    陈策挺纳闷的,不知道廖谷秋要带自己去哪儿。

    但是正所谓客随主便,既然廖谷秋站起来了要走,自己就跟着呗,他还能把自己拖到什么地方一棍子打晕,然后解剖去卖人体器官啊?

    虽然是第一次来,但是对于自己的安全问题,陈策一点都不担心,廖谷秋都这岁数了,估计也没那个本事!

    而直到廖谷秋到近前了,陈策才发现,就在廖谷秋的这个房间里,居然还有个地下室的门。

    那里被一盆绿色植物挡住了,被挪走之后,门才露了出来。

    廖谷秋过去打开门,露出里面的梯子,然后,廖谷秋在前,陈策在后,两个人一起走到了下面。

    一边走,陈策一边纳闷,心想这老爷子什么习惯?怎么还在自己房间里弄了地下据点呢?这是啥?菜窖还是防空洞?怕被炸弹炸是怎么着?

    那也不对啊,说这里是菜窖,走廊却是挺长,而且还装过修,里面居然有电灯,而且根本没有那种菜窖里常有的烂菜叶子味儿。

    防空洞?也不像!

    陈策满腹狐疑的,跟着廖谷秋一直往前走,走了大概一分多钟的时间,前面出现了一个带有铁门的房间,廖谷秋站住脚步,掏出钥匙,把门锁打开了,然后对陈策道:“小友里面请。”

    “老爷子,这里是……”

    “呵呵,我给你看点东西!”

    “哦!”

    陈策点点头,心里却是更纳闷了,什么宝贝藏的这么深啊?

    然而,就在铁门打开的一刹那,陈策竟是忍不住浑身一个激灵。

    宝贝!

    这里果然有宝贝!

    还没进去呢,只是站在门口,陈策就已经感觉到了,屋子里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而这股气是——执念之气!

    而且其浓烈程度,丝毫不比以前见过的那些带有执念之气的东西弱,甚至更强!

    陈策当时就惊骇了,心想这里到底有什么样的宝贝?

    一边想,他还一边有些失礼的探头缩脑的往里看,只见这个地下室竟然是一个好像小型博物馆似的地方,放着许多书架,货架,箱子,支撑板,绳子……等等一大堆的用来固定位置的物品。

    而被它们固定住的,有瓷器,书画,竹简,金属器,以及一些陈策根本叫不出来名字的东西。

    它们,显然都是廖谷秋的私人藏品了!

    陈策两眼灼灼放光,一个劲儿的打量,寻找那件拥有执念之气的东西。

    就在这时,廖谷秋已经走了进去,走到了一个小书架旁边,从上面第一排的最角落里,取出一本外皮泛黄,甚至有些卷边的书,轻轻吹去上面的灰尘,然后对陈策道:“小友,你来看!”

    这就是拥有执念之气的宝贝?

    哦……并不是!

    陈策走过去了,但是很快的,他就发现这本书上并没有任何执念之气的存在,就是一本非常普通的古书,甚至还有点破,上面封皮光秃秃的,连一个字都没有。

    “呃……这是……”

    “这就是我那位先祖写的医书,哦……这不是原本,而是手抄本,外面根本看不到的,只有我廖家才有,而在这本书里,就记录了我那位先祖领悟以气运针的事情。”

    “哦?真的?”

    一听这话,陈策来兴致了。

    其实,他对廖世勋是怎么会的真气并不太感兴趣,会就会呗,是他自己悟的还是跟人学的并没有什么区别,反正会真气的人那么多,也不差他一个。

    而真正让陈策感兴趣的,是这本医书本身……早就说过,陈策有医书癖,最喜欢看各种医术,并且从中汲取自己需要的营养,提高自己的本事,而对于医书的种类,陈策不挑,中国的外国的,古代的现代的,只要是医书,他就看,而相比之下,他更喜欢的,就是那种已经绝版的古代医书……而现在面前这本,不就恰恰是一本已经绝了版的古代医书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