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20章 去,给你师父磕头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

    现在,廖谷秋就是这样的情况。

    虽然他会用真气,并以真气运针。可他毕竟不是修士圈里的人,对于真气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他并不是很了解。

    他一直认为,这就是一种与气功差不多的东西。

    嗯……估计陈念念能跟他有不少的共同语言。

    而对于修真者,他就更不明白这是一群什么人了,似乎也跟那些所谓的气功爱好者没什么区别,修的也跟那些出家道士修的是同一种的“道”,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问需不需要廖亮出家,印象之中,无论是道士还是道姑,都是需要出家之后才能在道观里学到真本事的。

    而现在……嗯,不用出家就能学到这种以气运针的真本事,真是太好太好了!

    好吧!

    陈策不是笨蛋,此时此刻,他也看明白了,廖谷秋老爷子对修真者的确是有一些观念上的误解。不过,他有误解就有误解吧,反正也不影响什么,自己也没必要跟他那么详细的解释,不然的话,这老爷子听明白了,感兴趣了,再来一个白头拜黑发,非要也跟着修道修仙的,自己收还是不收?让他跟他孙子变成亲上加亲的师兄弟?

    嘿!

    我吃饱了撑的?非得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啊?

    就是这么想着,陈策笑了笑,就把这个话题岔过去了。

    廖谷秋则是话付前言,在陈策答应收下廖亮之后,他就将那本古书递到了陈策手里。

    陈策随手翻了几页,嗯……里面的内容还是很丰富的,而且抄的也挺认真,非常漂亮的蝇头小楷,虽然有些褪色了,但是上面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认,陈策又客气了两句,就把书收了起来,准备带回去仔细看,然后,他就装作对这个地下室很感兴趣的样子,在里面溜达着到处看,时不时的还问几句这幅字是谁写的啊,这幅画是哪个年代啊什么的,廖谷秋则是在旁边陪着,给他一一解答。

    其实,对这些东西,陈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

    完全就是瞎扯淡的节奏,他在这里唯一感兴趣的东西,就是放在墙角架子上的那根药杵。

    终于,仿佛在不经意间,陈策溜达到了药杵旁边,问廖谷秋,这是什么东西。

    而见陈策问起这根药杵,廖谷秋的表情庄重:“这是药王杵,是我廖家先祖传下来的东西!”

    “哦?药王杵?”陈策怔了一下道:“这个名字很奇怪啊,有什么特殊的来历吗?”

    嗯,他是真的有些奇怪。

    药杵就是药杵,很常见的东西。

    但是中间加了一个“王”字,里面的含义可就完全不同了。

    药王……众所周知,在我们国家能被称为药王的人只有一个,就是唐代名医孙思邈。

    陈策有点激动了。

    难道……这是孙思邈曾经用过的药杵不成?

    然后很快的,他这个猜想就得到了验证。

    廖谷秋道:“小友应该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吧,我们廖家最早有记载从医的时期是在中唐,师承就是药王孙思邈,是他弟子的弟子的弟子,而这把药王杵,据说就是孙思邈曾经用过的,后来就传到了我家,呵……只是年头太久,也不知道这东西是真是假,我还曾经找人鉴定过,的确是隋唐时期的东西,但是孙思邈有没有用过就不知道了……不过这毕竟是祖宗传下来的,真假都无所谓了,留着当个念想……怎么,小友对这东西感兴趣吗?”

    感兴趣?

    当然感兴趣!

    虽然廖谷秋对这根药王杵的来历并不确定,陈策却是可以认定,这根药王杵肯定是药王孙思邈曾经用过的物件没错。

    否则,这上面绝不会有如此浓重的执念之气。

    之前说过,陈策在山上见过的,书圣王羲之的笔洗蕴含166叶的执念之气,茶圣陆羽的茶杯蕴含142叶的执念之气,而那把已经被陈策炼制成功的赤血碎魂匕,执念之气的含量是49叶。

    而现在,陈策判断这根药王杵的执念之气就算含量再低,也绝对不会低于陆羽茶杯的142叶的含量,甚至很有可能要超过王羲之笔洗166叶的量……是啊,如果这根药王杵不是被活了一百多岁的人瑞药王孙思邈长久把玩,含量能这么高?

    药王孙思邈的药杵唉!

    嘿,发了!

    陈策心里真是要多兴奋就有多兴奋。

    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现在,把王羲之的笔洗和这根药王杵放在这里,让他二选一,陈策肯定连想都不想就直接拿走药王杵。

    毕竟,王羲之不是自己这一行的人。

    而孙思邈是。

    不但是,还是那种可以被称为祖师爷的人。

    作为一个极其热爱自己行业的从业者,谁心里还没点儿信仰呢?

    所以,在得知这根药王杵就是孙思邈曾经用过的东西之后,陈策心潮澎湃……嗯,这东西必须得着啊!

    放在这里落灰实在是太白瞎了!

    想到这里,陈策就开始打主意,怎么能把这根药王杵带回去,是装作略感兴趣呢还是实话实说?是说借走把玩几天还是直接张嘴索取?

    然而,他有点枉做小人了。

    发现了陈策对这东西很感兴趣之后,廖谷秋非常大方,直接拿过药王杵往陈策手里一塞:“既然小友喜欢,那就拿走吧,不用客气。”

    “呃,你瞧这话怎么说的,那……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哈哈,多谢多谢!”

    既然廖谷秋诚意如此,陈策也就再没谦让,将这根药王杵收了起来,装在了自己兜里。

    之后,廖谷秋又带陈策在地下室里转了两圈,这才结束参观,两个人原路返回。

    而等重新回到他的房间以后,廖谷秋就把一直在外面看大门的廖亮叫了进来,对他说:“小亮啊,去,给你师父磕头。”

    廖亮懵逼了:“师父?”

    “对,他就是你师父!”廖谷秋指着陈策说道:“我已经跟陈医生说过了,请他收你为徒,教授你……哦对,教授你真气的使用之法……怎么的?我说话你还不听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