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32章 陈医生,拜托了
    好吧……刚在心里嘀咕完这一句话之后,只用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陈策就连连暗道自己是个傻哔。

    这俩女人怎么不是敌人?当然是敌人了……情敌!

    陈策不是傻瓜,虽然两女都没跟他说过为什么互相看不上眼,可是她们对陈策怀有感情,陈策心知肚明,而再这么想一想,当然就能明白两女究竟是为什么互相敌视了。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陈策心中默默地感叹,看来自己真是到了一个确定女朋友的时候了。

    定下来,让自己的感情变得稳定,这样才不会辜负其他那些女孩对自己的喜欢,可以让她们放弃自己,去寻找真正的属于她们自己的爱情。

    拖着不放手,却又不给一个明确的答案,这……这尼玛的不是渣男的行径吗?

    嗯,陈策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渣男。

    可是之前说过的,现在他面临的情况,远比一般人复杂的多。

    这几个妹子都是很不错的,哪个都好,哪个都行,但是综合起来比较又是哪个都不行。

    无论选择哪一个,最后都会让另外好几个人伤心。

    要不以前怎么有一句诗叫多情总被无情恼呢。

    在这种问题上,越是渣男,往往越没有心理负担,喜欢谁直接上就好了,至于别的妹子管她们去死啊!

    只要自己心里舒服了就行呗。

    可是……矛盾又出来了,如果真是那样的渣男,他还会在乎什么美不美人恩的事儿?喜欢他的妹子越多他才越高兴呢,都吊着才好,甚至就算结了婚,也有一种吃着盆里但是锅里也不放过的意思。

    什么叫家里红旗不倒?

    什么叫家外彩旗飘飘?

    嗯,说的就是那样的渣男……而无论渣男还是渣女,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人渣!

    而现在,陈策真的不想当渣男,但是摆在他面前的,显然就是一个足够让他脑溢血的悖论……

    这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的。

    好在这是早饭,吃的速度够快,因为无论是齐霏还是苏雯星,都要出门去上班。

    而在他们走了之后,陈策就和陈念念一起收拾碗筷,陈策一边收拾一边唉声叹气的。

    这尼玛的,才只是第一次,未来的日子里还不一定会闹成什么样儿呢!

    咋办?

    陈策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是田虎打过来的。

    刚刚接通,田虎又急切又兴奋的声音就从话筒里传了出来:“陈策兄弟你快来,我外甥的病情好像……好像有好转了!”

    “怎么回事?你满满说,别着急!”陈策道。

    原来,田虎今天一早上就接到了他姐姐的电话,说他外甥盛朗的小弟弟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好转现象……那个啥,盛朗这个年纪的男性,在正常情况下,每天睡醒之后往往都会出现一种勃1起的状况,也就是传说中的陈勃,但是在盛朗那玩意儿被踹废了之后,陈勃就彻底消失了,除了还有排尿功能依然存在之外,别的男性特征毫发无存。

    立起来?

    扯淡,他那玩意儿每天都是软绵绵的趴着,就像小青虫似的。

    然而经过陈策这段时间的治疗之后,似乎也没什么效果,至少在田虎这些外行人来看,并没有什么良性的进步。

    而让陈策继续治疗,也无非是个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态,存留一丝希望罢了。

    然而就在今天,奇迹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出现了。

    在早上的时候,田虎的堂姐,也就是盛朗的老妈田杏忽然发现儿子的那个子孙跟竟然立起来了,虽然只是立了一小会儿,连三分钟都没有,可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即将好转的迹象啊!

    于是她赶紧打电话给田虎,让他打电话给陈策,问陈策接下来该怎么办。

    而听田虎这么一说,陈策立刻明白,应该是自己这段时间的治疗起作用了,一直以来都是量变量变再量变,终于,就在今天的早上,质变产生了,而这个时候,的确应该趁热打铁,再给他增加一点猛药,进行巩固才行!

    四十多分钟之后,田虎的车停在了陈策家的门口。

    陈策告诉陈念念在家里乖乖的,然后他就出门,上了田虎的车。

    一路上,田虎的显得非常兴奋。

    虽然他对盛朗这个外甥并不是很喜欢,可毕竟血浓于水,盛朗能好,他心里自然也是非常的高兴。

    一路无话,一直到了盛朗家。

    陈策进屋之后,田杏便是迎了过来。

    现在,经过这几次的治疗之后,田杏对陈策大为改观,不管之前他跟盛朗有什么矛盾,但是就目前来讲,盛朗如果想有好转,那就必须紧紧抱住陈策的大腿才行,而且这几次来,田杏暗暗地观察,发现陈策的确是在认真的在给儿子治伤,而不是敷衍或是故意使坏。另外田虎还替陈策说了不少的好话,以至于现在田杏对陈策早就没有那么大的仇恨了。

    “小陈,你快来给看看吧,我儿子他……他是不是要好了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了!”田杏激动的道,瞧她那意思都快要喜极而泣了。

    毕竟,就算这个儿子再怎么混蛋,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而跟她一样,盛朗也是非常非常的激动。

    之前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完蛋了,虽然活着,却也只能是个行尸走肉,下面那玩意儿一点感觉都没有了,那还能叫男人吗?人生的乐趣又在哪里呢?

    可是现在,他那颗已经成了灰的心又是再一次的跳动起来,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希望……嘿,难道我那玩意儿真能治好,重振雄风不成?

    所以,对于这一次陈策来检查,他抱有极大的希望,就像一个古代从没见过自己老婆什么模样的新郎官,在洞房里即将挑开盖头,看到自己老婆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还是一个凸眼龅牙的丑八怪似的,心中要多忐忑就有多忐忑。

    嗯,他在等待着陈策对他的审判。

    期待着,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对缓步走到他旁边,掀开被子去看他那一嘟噜的陈策说道:“陈医生,拜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