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33章 矛盾的心情
    陈策开始给盛朗做检查了。

    屋里很安静,几乎到了一种掉根针都能听到的安静程度,盛朗本人,田杏,田虎,三个人都是连大气不敢出一口,默默的看着,等待着陈策检查的结果。

    是好?还是坏?

    他们心里都没底!

    话说,今天盛朗那玩意儿不是出现好转的现象了么,他们怎么还都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因为在医学上,并不是有了好转的现象就是好事,有一个词叫“回光返照”,说的就是那个最差的结果……

    具体来说,就是一个绝症的病人,缠绵病榻已久,一直都是病恹恹的样子,却在某一天突然有了好转的迹象,精神头有了,食欲有了,想吃东西想说话想见人,可是一般来说,在这个病人出现了这样的状况的时候,家属们不是高兴和喜悦,相反的,往往都是悲从中来,赶紧的满足病人的各种愿望,同时开始给其他家属朋友打电话,做好报丧的准备,装老衣服,遗像放大和其他一些操办后事的事情也都要立刻去做了。

    因为,这就是回光返照,病人身体的细胞已经感觉到了死亡即将来临,在进行剧烈的燃烧和折腾,开始自救,而在燃烧结束之后,病人的身体机能就会出现一个断崖似的跌落,继而大面积的衰竭,最终迎来死亡……

    而现在,他们生怕盛朗的小弟弟,也是这样的情况。

    万一,这只是最后的狂欢呢?

    那可怎么办?

    所以他们都不敢出声,等待着陈策的结论。

    而就在他们忐忑的期盼目光之中,陈策结束了检查。

    直起身子,脸上的表情很严肃,然后默默的“唉”了一声。

    听到他这一声叹息,三个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坏了,难道……难道真的是回光返照不成?

    难道之前做的那么多的治疗真的都是无用功?

    田杏都快哭了,问道:“小陈啊,我儿子他……”

    “唉!”陈策又是一声叹息。

    “真的不行了吗?”

    “不是!”

    却没想到,陈策摇了摇头:“他恢复的挺好,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偏差,应该能够治愈的。”

    这叫什么?

    这就叫从天堂到地狱,再从地狱到天堂。

    田杏喜从天降,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小陈,你说什么?我儿子能治好?真的?”

    “嗯,真的!”

    “太好了!太好了!”

    田杏二话不说,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双手合十,面朝窗口,对着苍穹一个劲儿的念着菩萨保佑之类的话。

    田虎则是在高兴之余,对陈策翻了翻白眼儿。

    心想既然能给治好你叹个什么气啊!

    其实,这就是立场不同的差异了。

    盛朗是他外甥,他当然觉得盛朗被治好是好事儿。

    但是站在陈策的角度,却是很矛盾的。

    医生救治患者,天经地义,尤其是陈策这样怀有冲高医德的医生,更是把患者当成自己的亲人。

    可是……不管再怎么当亲人,患者于患者也是有所不同的。

    这是客观事实,是怎么改也改不掉的。

    盛朗不是个好人!

    这个事情,陈策亲眼所见,而盛朗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陈策也是其中的参与者和制造者之一。

    虽然,陈策很用心的给盛朗治伤,这是医德,但是实际上,实话实说,陈策心中却在隐隐的盼着,自己能够医术浅薄,尽心治了,却是治不好,让他那玩意儿彻底废掉,免得以后好了再去祸祸那些可怜的小姑娘。

    但是……正所谓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盛朗人品垃圾到底,运气却是好的惊人,那玩意儿都特么的被袁大可踹成那个烂模样,却是足够命硬,在陈策的治疗之下,居然奇迹般的恢复了。

    那根比细线还细的经络,连上了,而且越长越健康。

    就像一粒种子似的,居然就这么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几乎就是可以预料的,只要不出什么太大的意外,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他那玩意儿就会重新焕发生机。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陈策才叹气。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认真施救,是因为自己行医的节操,心里却是在懊悔,要是自己医术再差一点就好了……嗯,这种感觉实在太怪异,陈策都要有点神经分裂的前兆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吧,对于盛朗和田家姐弟来说,这都是件大大的好事。

    田虎对陈策可谓感恩戴德,非得拉着陈策,要到外面好好喝点,用他的话来说,我们算是不打不相识,以前的事情老哥哥我多有得罪,今天趁此机会,就请陈老弟好好喝一杯,以后还要多请陈老弟照顾之类的……

    嗯,陈先生已经不叫了,而是叫陈老弟了。

    而对他这种攀亲戚拉交情的做法,实话实说,陈策并没什么兴趣。

    还是那句话,陈策并不觉得田虎是个什么值得深交的人,然而现在他的盛情难却,陈策也就不好太强硬的拒绝了。不就是一顿酒么,喝就喝吧,反正也快到中午了,一起吃个饭也没什么的,跟谁吃不是吃啊?

    而就在他出了盛朗家大门,坐上田虎的车,前往一个据田虎说相当有档次的饭店的时候,一辆飞驰的火车上,7车厢迎来了两个新上来的乘客,正是苏雯星的父母,苏坡和贾薇。

    虽然他们住的地方就在宛州旁边的一个小城,严格来说算是宛州的卫星城,距离并不太远,坐车的话只要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但是他们家住的地方却离火车站更近,与其坐汽车,还不如坐火车更方便,价钱更便宜,速度也更快一些。

    作为一对从苦日子里熬出来的夫妻,他们早就习惯了这种精打细算的生活,虽然现在生活好了不缺钱了,但是他们也是能省一点是一点。

    短途,但是很幸运,有座。

    上车之后,两口子就先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结果一看,那里正有一个年轻小伙儿趴在那里睡觉呢,而在他的对面,是一对跟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夫妻,但是一看就是乡下来的,相貌略老了一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