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43章 耻辱
    帕金森综合征,英文缩写为:PD,又名震颤麻痹,是一种中老年神经系统变异疾病,是中老年中第四位最常见的神经系统疾病。

    这种病……怎么说呢,说厉害很厉害,说不厉害也不厉害。并不像是心脏病或是某些癌症那样有着较高的快速致死率,如果在早期发现,而且病人配合治疗,进行终身服药的话,病人的生命质量几乎可以与正常人一般不二,可若是晚期才发现,或是病人不配合治疗,致死率还是很高,病人往往都会死于少动而引起的并发症,比如褥疮,心衰,肺部感染或是泌尿系统感染等。

    而现在,这位司机郭丰宝,他今年只有四十七岁,算是比较年轻的病人群体,而且他又很幸运的,在患病初期就遇到了陈策,被陈策看出来了病症,若是治疗得当,对他的预期寿命和生活质量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但是……有一条,众所周知,帕金森综合征是无法完全治愈的。

    陈策没有瞒着郭丰宝,很细致的将帕金森综合征的特点对他说了一遍。

    一边听,郭丰宝一遍点头,脸色显得很苍白……实话实说,他并不怎么太相信陈策的话,自己就是手抖而已,应该不算什么大毛病才对啊,怎么被这位陈先生一说就这么吓人,又是终身服药又是早期晚期的……陈先生是医生,可你就算再牛逼的医生,你也不能这么空口白牙的就给我下定论啊,连检查都没有,你就说我需要终身服药,这……这不是吓唬人吗?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是,要说他心里一点不害怕绝对是扯淡。

    “陈先生,那……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我刚才说了,你有时间的话,尽快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吧,这种病只要是正规医院都能确诊,该吃药就吃药,该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你也不用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呃……好!”郭丰宝有些木然的点了点头。

    至此,他的心思已经完全飞了,寻思着明天就去请假,趁着还没过年医院还有人的时候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不管这位陈先生说的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就赶紧治,如果检查出来没什么事儿,自己也能图个安心不是?

    见他这个样子,陈策就再没多说什么,交待好了要去的地点,他就到后面座位上去了。

    别人还没怎么太在意,因为跟陈策不熟。

    但是见到陈策这个模样,陈念念有些诧异了,因为她看得出来,陈策现在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太好。

    “二哥这是怎么了,刚才上车的时候还挺好呢,怎么跟那个司机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变成这样了?是因为那个司机不相信他说的话吗?”

    陈念念心里嘀咕着,却是没有机会去问陈策。

    因为这个时候,贾薇坐了过来,往陈念念手里塞苹果,而实话实说,因为苏雯星曾经给陈念念资质,并且后来相处有很不错的关系,对她的父母,陈念念自然显得更亲近一些,几乎没有任何陌生或是抵触的情绪,所以陈念念就这么着跟贾薇聊了起来,而齐霏的父母……虽然陈念念对他们也很尊敬,却是因为说话的口音,以及共同语言相对较少的缘故,待遇就要比苏雯星父母略远一些了,而且最主要的是……他们身边还有那个齐远!

    嗯,别看陈念念平时不吱声不吭气的,但是心思很细腻,处于一种青春少女对异性的天然敏感,她已经发现齐远看自己的时候眼神有点怪,再加上齐远那个有些不太讨喜的长相,就让陈念念更加下意识的跟他,以及他父母都有些疏远了。

    其实,就算现在陈念念去找陈策说话,陈策也不知道该跟她怎么说。

    陈念念猜的倒是没错,陈策的确现在情绪不佳,但是具体原因就不是陈念念猜的那样了。

    在别的时候上,陈策可以马虎,可以嘻嘻哈哈,可以不当回事。

    但是唯独一样……在医术上,陈策非常的专注,非常的执着,也有着非常强的自尊。

    嗯,陈策很骄傲的。

    他认为自己在医术方面,至少可以超过这个世界上90%上的医生,至于剩下那10%……那就是不确定因素的范畴了,比如哪位祖传老中医家里有个祖传秘方专治鸡眼……如果非要单独拿出来比较,陈策只能甘拜下风。

    可是……还是那句话,陈策医术再怎么高,他也只是人,而不是神,就算有真气的辅助,他与很多普通医生相比算是做了弊了。然而就是如此,他依然不敢说自己能够妙手回春治疗世界上所有的疾病。

    有些世界性的医学难题,陈策也跟其他医生一样,暂时的无法解决。

    就比如某些种类的癌症,就比如艾滋病,就比如死亡率100%的狂犬病,就比如……帕金森综合征!

    这些,都是横亘在医学山峰上的拦路虎,阻挡着每一个想要继续向上攀爬的医生,而这其中,自然也有陈策。

    然而很自然的,一种米养百种人,在面对这些困难的时候,每一个医生的表现也都是不同的。

    有人是很无所谓的态度,反正这些病是世界性的难题,我治不好,别人也治不好,就算病人因此而死或是落下什么终身的残疾,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样想法的,占大多数。

    但是也有一些人,认为这是自己的耻辱!

    对,就是耻辱,职业生涯的耻辱!

    自己是医生,而医生是做什么的?不就是治病救人为患者解除病痛的吗?可如果治不好病,那还算是什么医生呢?

    而有这样想法的医生之中,陈策就是其中的一个。

    现在,他能确定郭丰宝就是帕金森综合症,可是,陈策却没什么将其治愈的办法,而是只能给他建议,让他去医院寻找那些已经成熟的控制药物。

    而其他的,陈策无能为力。

    对于很多医生,这样的事情早就见怪不怪,无所谓了。

    但是陈策心里很难受,很羞耻,很郁结。

    这样一来,他脸上又怎能有什么笑模样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