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47章 还嫌不够乱啊?
    齐建国说的是实话,他真是这么想的。

    他之所以晚上睡不着觉出来抽闷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本来以为这一次来到宛州,一是为了儿子考大学的事情,能让他提前感受一下大学的氛围。第二就是能够一家人团聚,过一个喜庆的团圆年,随便还能看看那个女儿喜欢的小伙儿。

    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苏雯星,而且还是老同事苏坡的女儿……这尼玛可就有点超纲了,齐建国活了五十多年还从没遇到过这么狗血的事情。

    这叫啥?

    二女争一夫?

    虽然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在女儿遇到这样问题的时候应该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帮着女儿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不行啊,一是因为对手是老同事的女儿,当然,这不是主因,毕竟不是那种关系特别亲密的老同事,而且在女儿幸福的问题上,如果只是这么一个原因,就算是关系再好的老同事,齐建国也肯定去争一争的。

    关键是第二个原因!

    齐家不是什么有钱的人家,能有现在的生活质量有很多程度上都是齐霏带来的,她每个月的薪水都有至少一半以上要寄回家里,帮助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是啊,虽然现在吃喝不愁了,可是实打实的,齐建国依然有一种老一辈工人阶级在经济上的自卑感……看看小陈的房子,分明就是一个大土豪啊,自己小门小户的能配得上人家吗?嗯,如果就是他们两个人也罢,两情相悦,就算门不当户不对也无所谓,可现在,就是一个两女争一夫的状态,我再从旁边帮忙……那算什么?这不是给人留话柄,说我们老齐家贪图富贵攀高枝吗?

    所以……嗯,还是走吧!别在这儿继续碍眼了!

    齐建国觉得自己在这个事情上没有什么说话的分量,说了女儿也不会听,装雕像吧,又不是那么回事,所以在这儿住的时间越长越别扭,还是早早离开为好。

    至于女儿……唉,一切就看她自己了,有缘分最好,要是实在没缘分也无所谓的,本来自己家跟小陈就不是一个阶级的,要是他们最后没什么结果,就凭霏霏这容貌这素质,想要找个好一点的人家应该也不太困难。

    还是那句话……婚姻非小事,可也不能因为这种事情给别人留下戳脊梁骨的话柄啊!

    而现在,苏坡也跟他是差不多的想法!

    所以听到齐建国说要回去,苏坡想了想:“那我明天也走吧!”

    “你也走?”

    “是啊!”苏坡苦笑道:“你有顾虑,我也有啊,所以啊……还是走吧,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也懒得跟他们操心了。”

    话都说到这一步了,两个当爹的男人也就都知道对方心里是个什么打算了。

    很简单的做个比喻,你是个当爹的,普通家庭,有个女儿,而这一天,你女儿却是忽然喜欢上了本地的一个有钱的大老板,而且喜欢这个老板的不止你女儿一个,还有隔壁家的王小花……你说,你心里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心里不踏实?会不会觉得自己一个普通人家的丫头喜欢有钱老板是件门不当户不对的事?而且现在,这事还是一个八字没一撇的状态,这样的情况下,你能对邻居说啥?难道因为这个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就跟邻居打个头破血流的?难道还要去跟那个大老板说我女儿不错,你把我女儿要了吧……能那么说吗?自尊还要不要了?节操还要不要了?

    女儿喜欢人家,是自由,成了最好。

    可是这种情况下,当爹的真是没办法多说什么的,无论说什么,都会得到一个字的评价:贱!

    所以,无论是齐建国还是苏坡,面对这样的情况,都只能是高挂免战牌,准备带着老婆退避三舍了!

    ……

    第二天一大早,陈策早早的起来了。

    昨天晚上他已经想好了一个借口,准备今天早点出门,不在家里受这个罪了。

    嗯,就是昨天顺嘴说出来的那个卖配方的事儿给了他灵感,他准备说自己今天要去外面跟那位大老板谈这个生意,甚至还要在工厂里住几天,所以……就不在这里陪几位老人了。

    虽然明知道这几个老人现在有想观察自己的想法,但是毕竟名义上他们都是来看自己女儿的,自己终究是个外人,所以这个事儿……就假装个糊涂,能躲远点尽量躲远点吧。

    然而,想的挺好,他却没走成。

    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齐霏在一大早回来了,不仅仅是她自己,而且还有顾琳溪,顾天德老爷子,以及那位跟顾老爷子几乎形影不离的匣子叔,一大早,他们竟然齐齐的登门,直接把陈策给弄懵了。

    尼玛,这是啥情况啊?还嫌家里不够乱是不是?

    可是,来者是客,陈策也不能把他们往外轰。

    打了个招呼之后,陈策就问是怎么回事。

    这几位新来的客人都是一脸疲惫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晚上没睡好甚至是一夜都没睡……事实也是如此,原来,昨天晚上的时候,天德集团下属的一个工厂发生了一次紧急事件,起因是前几天,一位有着三十年工龄的老员工在工作中出现了收受商业贿赂从而导致产品出现质量事故的事情,而作为天德集团现任的总裁,顾琳溪对这种事情一向都是极其强硬,当即按照纪律,对这位老工人做出解除合同的处罚。

    这种处理,是按规矩来的,并不能算苛刻,在任何一家企业之中,这都是很正常的处理方式。

    可是这位老员工觉得很羞臊,老了老了却是犯了这种错误,不但丢了饭碗,而且丢人现眼,回到家里想不开,竟然喝药自杀了。

    就在昨天晚上,经抢救无效,这位老员工死了。

    他死了,家属可不干了,直接把罪责怪到了顾琳溪的头上,召集了一大批家属和亲朋好友,打着白色的条幅,上写黑心资本家害死人,血债血偿之类的话,然后就将一口装着那位老员工的遗体的棺材堵在了工厂门前,非要讨个说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