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医小房东 > 第449章 其实,你曾经有个妹妹
    齐建国不明就里,点了点头,有些兴奋的道:“老领导去过黄市?”

    他是真的有点兴奋,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位老人是自己女儿的领导,如果跟他攀上那么一点点的老乡关系,对自己女儿以后的发展肯定大有好处。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顾天德在确定他是黄市来的之后,神情竟是有了几分恍惚,表情显得极不自然,讷讷的道:“哦,黄市的,好,好!”

    见他这个样子,齐建国就算再怎么缺心眼儿也不敢往深里问了,而是呆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心里一个劲儿的纳闷:“这位老领导怎么了?黄市怎么了?”

    顾琳溪这时也看出自己爷爷有些不太对劲儿了,心里也是纳闷,但她很聪明的没有当场追问,而是找了一个理由说老爷子劳累了一夜,又饿又困的需要休息,问齐霏有什么吃的没有。

    齐霏立刻表态,要亲自下厨给大家做早餐,然后她就到厨房里去了,陈策则是将顾天德和匣子叔往自己房间里让……除了自己的房间之外,他实在找不出别的地方来招待人了,一边往屋里走他还一边嘀咕呢:“没客厅真是太麻烦了。”

    顾琳溪则是暂时的留了下来,对齐建国说了几句客气话,让他别有什么顾忌,不是他刚才说错话了,完全就是因为老爷子一夜没睡了才会这样。

    “哦!那就好!那就好!”

    齐建国连连点头,不管他信不信,反正现在也必须这么信了。而且他现在也知道,面前这个跟自己女儿年纪差不多大的漂亮女孩,就是自己女儿的直属领导,顶头上司,有这个身份在这儿摆着,齐建国一个普通退休工人,就算在心里再有什么嘀咕也不敢质疑。

    又说了几句,齐建国就回到房间里去了,不敢继续留在这里。

    万一再说错什么话怎么办?

    既然自己水平不济,帮不上女儿的忙,那就只能躲藏起来,别再给她添乱就是了。

    陈策的房间里,地方本来就不是太大。

    现在,顾琳溪,顾天德,以及匣子叔都挤了进来,就显得房间里的空间更小了。

    尤其是匣子叔那将近两米的身高,往屋里一挤,小小的屋里就跟罐头似的。

    跟他们,陈策并不见外,先让顾天德老爷子在床上坐下,然后陈策就很主动的过来,给他做头部按摩。

    刚才已经听顾琳溪说了,老爷子一夜都没睡,这种熬夜的方式,年轻人还没啥问题,但是对顾天德这样年纪的老人来说伤害就很大了,现在做个头部按摩,可以疏通经络,对他的身体恢复有很大的好处。

    一边按,陈策还一边跟他们聊天,问了问老爷子的身体情况,匣子叔现在还锻不锻炼啊,顾琳溪忙不忙啊,以及昨天晚上他们发生的事情。

    而就在这聊天之中,陈策就发现顾天德的情绪非常不对劲儿。

    以前,陈策对这老头的印象是个乐天派,不管有什么事情都是乐呵呵的。

    可是现在,顾天德却是双眼无神,目光游离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几乎没有什么焦点,表情也很呆滞,似乎陷入了一场很久远的回忆而无法自拔,无论是陈策还是顾琳溪,跟他说话他就是嗯嗯几声而已,却没什么聊天的兴致,陈策觉得奇怪,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昨天晚上熬夜太久伤到了脑子?

    顾琳溪更是纳闷,因为刚才到陈策家里来,在门口下车的时候爷爷还好好的呢,怎么进来之后见到齐霏的父亲,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们说什么了?

    没啊……就是问了一句从哪儿来的,老家在哪儿之类的话啊!

    黄市?

    齐霏老家是在黄市,我知道,她档案上写着呢……可这又怎么了?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顾琳溪觉得非常不理解,以她的聪明劲儿,很快就猜到里面有什么隐情了。

    因为她发现不仅仅是自己的爷爷顾天德有点反常,甚至就连匣子叔也有些跟平时的状态不一样。

    带着一肚子的问号,几个人在陈策房间里坐了一会儿,齐霏把早饭做好之后送过来,几个人吃了,然后,顾天德就说要告辞,先回去了。

    忙了一夜,顾琳溪就给齐霏放了半天假,让她在家休息。

    她则是跟顾天德和匣子叔回去,而等回到家里,扶着顾天德回到房间里睡觉,见他睡着了,顾琳溪和匣子叔从房间里退了出来,直到这时,顾琳溪才有空问匣子叔:“匣子叔,爷爷怎么了?”

    “小姐,老爷年纪大了,熬不得夜,睡一觉就应该没事了。”

    “不,我问的不是这个!”顾琳溪道:“匣子叔,我问的是爷爷怎么突然情绪变的不好了?是跟齐霏的父亲有关吗?他刚才说什么了?我想了半天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黄市?匣子叔,您老也是我的长辈,请您别瞒着我,是不是爷爷曾经在黄市有过什么不同寻常的经历,刚才让他老人家触景生情了?”

    “这个……”

    顾琳溪这么一问,匣子叔明显有些犹豫了。

    顾琳溪冰雪聪明,一见匣子叔如此态度,顿时明白自己肯定是猜对了,于是继续追问道:“匣子叔,你就跟我说说吧,让我心里也有个数,爷爷心情这么不好,我知道详情了也好开导他老人家不是?匣子叔,你就说一说嘛!”

    顾琳溪开始撒娇了。

    虽然匣子叔不是顾家的亲人,但是这么多年住在一起,也就跟亲人差不多了,顾琳溪也没把他当外人,而是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长辈,所以在他面前撒撒娇卖卖萌也算理所应当。

    匣子叔依然有些犹豫。

    但是,顾琳溪不继续催他了,而是静静地等着,她知道,自己这样央求,匣子叔肯定能把实情告诉自己的。

    果然……

    等了一会儿,匣子叔终于缓缓的开口:“小姐,可能你已经忘了,其实……你还有个妹妹的,那时候你还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